去韓國留學才一個月的阿誠突然微信我,他說:「這裡的人都瘋了!」

我驚詫,忙問他遇到什麼怪事。他說:「我到韓國才三十幾天,班級裡凡是打過照面的人都驕傲地告訴我整過容。再說昨天,一個女孩興奮地告訴大家,說她媽媽給她的生日禮物是一筆錢,專門用來整容的;沒一會兒,另一個男生也說週末要去修個鼻子,錢是他一個夏天打工掙的。你說他們是不都瘋了!」

我調侃他說:「你鼻子那麼矮,要不也去墊一下?」

他說:「你才鼻子矮!我才不要像他們那樣,太愛慕虛榮了。」

我說:「愛慕虛榮怎麼啦?人家托爾斯泰說了,沒有虛榮心的生活是不存在的。誰不愛慕虛榮呢?」

還是拿整容來說,我們身邊整容的人會越來越多,也許你曾暗地裡嘲諷這些人「愛面子、虛榮、弄虛作假」,但你要接受另一個現象:有一些整過容的人,氣質舉止也跟著變好了。

你也可以花一筆錢把自己變成如花似玉的姑娘,或者魅力十足的美男子,這很容易。難的是變好看之後的事情。既然你有勇氣接受傷筋動骨的手術,有能力接受勞民傷財的修復,那麼你就要讓自己配得上這張精緻的臉才行。你的穿著打扮要跟上,行為舉止要跟上,談吐儀容要跟上,而且還需要長期的維護。其實,長相只是一個框架,搭起來很容易,可裡面的內容,最需要費心費力。

虛榮心很可能會變成你的一個目標──一個更美、更有內涵、更有能力的人。也許你目前和這個目標有一些差距,但如果你努力去滿足自己的這份虛榮心,你就會越來越接近這個目標,那麼最初在別人看來是貪慕虛榮、弄虛作假的事情,最後也就成真了。其實重要的不是真假,而是你最終在這個目標上面花了多少時間。

換言之,不怕你假,不怕你背負著虛榮之名,怕的是你沒有配上目標的精氣神──把假的變成真的的勇氣和耐心。

很多人都對「虛榮心」進行過口誅筆伐,最典型的口氣是:「虛榮是一隻妖,迷惑了多少人,生出了多少事,平添了多少煩惱,沒人說得清楚,也沒人擺脫得了。尤其是不愁吃、不愁穿、更注重精神享受的年代,虛榮這隻妖,只會蠱惑人越來越心浮氣躁,越來越迷失自我。」

那我問你,什麼叫「不愁吃、不愁穿」?餓不死、凍不死算嗎?什麼叫「注重精神享受」?安穩地窮著?自私地懶著?

不是這樣的。虛榮是人的天性,是避免不了的。但滿足虛榮的方式,卻能夠決定一個人的等級。人性的高貴,不在於沒有欲望,而是我們會用正當的方式去滿足。如果虛榮的能量把你變得更積極上進,它便值得我們驕傲。

我覺得,一個人愛慕虛榮,但有滿足自己虛榮的能力,就不可怕。怕就怕,你既虛榮,又懦弱,還懶惰。然後你就會被你的虛榮挾持,對工作挑三揀四,對感情猶猶豫豫,對生活缺失熱情。你就會把自己的遊手好閒同理想主義混為一談,就會把自己的患得患失和溫雅含蓄混為一談,就會把自己的好吃懶做與淡泊名利混為一談。

阿城問我:「你說,這麼愛虛榮,會不會遭報應?」我回應他:「當然會了,但你若是真夠虛榮,並且願意努力,那虛榮的報應就是名利雙收,傾國傾城!」

婷是我朋友圈裡最時尚的女孩,沒有之一。新款的服飾、前衛的妝扮和炫酷的髮型,婷隔三岔五地就會秀出自己的改變。如果哪個品牌出了新款包或者電子產品,她總是最先拿到手。你可別以為她是模特或者演員之類的,都不是,她就是一位雜誌主編。也別把她與不正常交易聯繫到一起,這些新潮的東西,她自己都負擔得起,因為她主編的雜誌銷量可以排進全國前五。

但在六年前,婷卻是另一副模樣。那時候的她剛剛從大學畢業,到一家發行量極低的地方報社工作。報社裡有一堆四十多歲的大叔大媽,可不管婷多麼想認真努力,卻始終提不起精神來。直到有一天,一位叫珍的女孩出現,事情就變樣了。雖然差不多是前後腳進的報社,可珍卻有著婷羨慕的優越感,比如新潮的衣服、鮮花禮物、升職加薪,反正好東西都是珍的。

這給婷造成了極大的心理陰影。憑什麼妳有那麼多男生表白,憑什麼妳那麼快就升職加薪,而自己還是一窮二醜?憑什麼妳總在用最新的電子產品,而自己只能和一部手機繼續「長情地告白」?憑什麼妳每次都穿著又潮又前衛的衣服,而自己像是活在「九○年代」?

婷在朋友圈裡寫道:「在那段老天沒睜眼看我的日子裡,支撐我往前走的,除了親朋好友的鼓勵,還有一股在心底慢慢發酵、慢慢膨脹的不甘。」對啊,既然總有一個人能成功,總有一個人被重視,總有一個人要在人海裡閃耀,那為什麼那個人不能是自己呢?

婷知道自己一無所有,她也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既然生活沒打算友情贈送,那她就只能用汗水去換。

婷心裡明白,她需要一些能讓自己在心裡可以認定它「很了不得」的東西,以此來撫慰那段暗無天日,一事無成,又不得不咬著後槽牙堅持的日子。那些東西會鼓勵自己、犒勞自己。

後來,婷也開始嘗試用更好的護膚品、穿更好的服飾,一步一步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她漸漸發現,為了追求更好、更美的生活,她的虛榮心在不斷膨脹的同時,隨之膨脹的是野心、努力和實力。

人的骨髓裡堆滿了惰性,要想趁早過上自己羨慕的生活,要想快點成為自己嫉妒的人物,你真的需要一股石破天驚的力量。但相對於那種「勤勤懇懇建設美好人生」的正能量,遠不如帶著一股酸氣的「憑什麼別人可以,憑什麼我不行」有用。

我從不覺得有虛榮心是件徹頭徹尾的壞事,但我要強調的是,滿足虛榮心要以正當的手段來滿足,這就是「靠自己」。自己喜歡的東西,就自己努力掙錢去買,刷自己的卡,過自己的日子,誰還有資格鄙夷你呢?那個有底氣、有能力的你又怎麼會在乎別人紅著眼睛評論的「虛榮」呢?相反,心裡會很美吧! 怕就怕,你一邊羨慕別人,一邊又嫌棄別人虛榮。你羨慕別人光彩奪目的生活,又不願意為此付出努力,只好擺出不屑一顧的姿態,酸酸地丟一句:「真虛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