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常常是很多家長強調的美德,在我們家裡,三個小朋友是均等的,我要求每個小朋友都要尊重每個人對於物品的所有權,就算是我們父母與小朋友,也是一視同仁的看待。我們東方傳統儒家思想中,家天下的觀念讓大家不尊重所有權,在家天下的世界觀中,天下所有的財務,都屬於皇帝。同樣的,在很多父母心裡,家裡面所有的東西,都只屬於父母。

但我認為這是不正確的。

如果我們已經將東西送給了小朋友,這東西就應該是小朋友的,而不是父母的。我們如果對這個東西的處置有意見,都應該詢問物品所有權人,也就是主人,他的想法,他的決定才能算數,不論他幾歲。只要他有認知的能力,我們都要尊重他。

很多父母的行為,其實都像假民主一樣,我送給你東西其實都是假的,骨子裡我還是認為我對東西有支配權和所有權,當我覺得你對這東西的處置得當,合我的意,我就認為東西還是你的;但如果不合我的意,我馬上就否認你的所有權,東西重新變成我的,等到你順了我的意思時,我再把所有權還給你,如果小朋友夠大,對我們這樣的動作提出質疑,我們就用一句,「我們是為你好」來當藉口。其實這種行為的背後,來自於我們的自傲與自負呀!

我之所以會這樣想,原因來自於我想要傳達給小朋友正確的觀念,對於他人所有權的尊重,還有對自己擁有的所有權的保護,相對於很多時候,我常常覺得所有權概念都被濫用了,例如我們常常要求小朋友要分享,甚至是強迫他們分享,試問,在成人世界中,你會願意無償的去分享你的財富,只因為對方向你提出要求嗎?我想大多數人是不願意的,對很多人來說,那樣的行為,和搶劫沒什麼兩樣。既然這是我們大人世界裡不願意發生的,為什麼我們就要強迫孩子們去接受呢?

當你的小孩不願意向其他孩子分享玩具時,作父母的為了展現所謂的寬容大度,搶自己小朋友的玩具給人家,然後說這是一個人應該有的好行為?

分享的確是美德,但這一定要建立在個人意願的基礎上,我分享是因為我願意,而不是因為被強迫,或是被挾持。要不然這就等同於大人世界的不樂之捐。

如果有其他小朋友想要玩我們家小朋友的玩具,我會請他直接和我們家小朋友溝通,去和他借借看,其實絕大部分時候,小朋友是樂意分享的。當然我也遇過小朋友不願意分享的情況,我會問他原因,當時他告訴我,想借玩具的那個小朋友很凶,所以不想借他。對於我來說,我也常常拒絕態度不佳,或是自以為是的求助者不是嗎?有時候懂得說不,別人才會珍惜你的好。所以,我尊重也理解小朋友的決定。至於我們是不是可以體諒人家的行為,或是再給他一次機會等等,那是另外一個層次的教育和討論,但是原則上,尊重小朋友對這一個東西的所有權,是一個最重要的準則。

但如果其他小朋友是來借一個公共的玩具,例如公園的盪鞦韆,那時候我就會很明確的告訴我們家的小朋友,這東西是大家的,每一個人都可以玩、可以用,你沒有權力不讓人家玩,因為這不是你的。所以無關乎來排隊的小朋友你喜不喜歡,你必須合理的讓出使用權,可以輪流,不能霸佔。

而如果這東西是人家的,主人回來索取了,同理可證,你能和主人商量,能不能再讓你玩一下,如果主人不願意,那你必須要馬上歸還,這是相對的尊重。

一樣的觀念和規則,不僅僅是對待外人,自己兄弟姊妹之間,也該是一樣的。俗話常說親近而生侮慢之心,我們對於身邊最親近的人,卻常常忘了最基本的尊重和禮儀。尤其做父母親的更應該如此,而不是爸爸叫你給弟弟,你就要給弟弟,媽媽叫你讓哥哥,你就要讓哥哥。如果我們能做到這點,才是真正的實現了對孩子的尊重,還有對孩子所有權的尊重。如果弟弟要玩哥哥的玩具,請跟哥哥借,如果哥哥願意借你,就沒問題。如果哥哥不願意借,那是哥哥的意願,我們要尊重。但是哥哥相對的也要承擔今天不願意出借的影響和後果,凡事皆可行、只是未必有益處。這句話來自聖經,我雖然不是基督徒,但是我很認同這句話。

東方文化中,父母親常常視孩子為自己個人意志甚至是財產的延伸,我一直認為這是不正確的。因為這樣的關係,我們常常會用我們愛你,我們是為你好,來告訴小孩,然後幫他們做決策,為他們做決定,越俎代庖的去處置他們應該擁有的處置權和所有權。等到自己的小孩無法承擔責任的時候,才發現這一路來,我們的思維是錯誤的。「尊重」是一切的根本和基礎,你尊重孩子,孩子就會尊重你,你尊重他所有權和一切,孩子就會尊重他身邊人事物的所有權和一切,還是回到那句老話,教育之道無他,愛和榜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