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軻是一個胸懷大志的青年,胸懷大志的人有一個特長,那就是可以一邊「腐敗」一邊想辦法。荊軻早就想好了,為了有機會綁架或者謀殺秦始皇,他還需要一個資源,荊軻要的資源就是樊於期的人頭,當時秦始皇重金求購樊於期的人頭已經天下皆知,荊軻認為只要拿到了樊於期的人頭,加上燕國督亢地區的地圖,就有機會完成使命。如果秦始皇聽說燕國不僅殺死了自己的仇人,而且還要把督亢割讓給秦國,一定會接見荊軻等燕國使者。

太子丹聽說荊軻還沒能要了秦始皇的命,卻先要求要樊於期的命,相當不情願。太子丹說:「樊將軍窮困來歸丹,丹不忍以己之私而傷長者之意,願足下更慮之!」樊於期窮途末路之際來投奔太子丹,太子丹實在下不了手要了樊於期的命。

太子丹下不了手,荊軻只好自己下手了。

不過荊軻是一個知識青年,他不會自己動手殺人,經過一番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洗腦工作,樊於期自殺了。荊軻找到樊於期,對樊於期說:「秦之遇將軍可謂深矣,父母宗族皆為戮沒。今聞購將軍首金千斤,邑萬家,將奈何?」樊於期不是聶政,雖然他自己成功逃脫了秦國的追捕,不過他的父母親屬都被秦始皇抓起來殺掉了。秦始皇現在又以千金和萬戶食邑的代價求購樊於期的人頭,荊軻想知道樊於期做何打算。

荊軻觸動了樊於期的傷心之處,他流著淚仰天長嘆:「於期每念之,常痛於骨髓,顧計不知所出耳!」荊軻聽到樊於期已經「痛於骨髓」,於是出了一個主意讓樊於期死個痛快,他說:「得將軍之首以獻秦王,秦王必喜而見臣,臣左手把其袖,右手揕其匈(胸),然則將軍之仇報而燕見陵之愧除矣。將軍豈有意乎?」

荊軻要用樊於期的頭去換取秦始皇的信任,然後再接近他、綁架他或者謀殺他,如果荊軻的計畫成功,不僅可以化解燕國的生存危機,也可以幫樊於期報仇。燕國的生存危機其實跟樊於期沒有直接關係,樊於期自己的血海深仇才是他慷慨捐獻人頭的理由。樊於期被荊軻說服了,他挽起袖子,露出胳膊激動地表態:「此臣之日夜切齒腐心也,乃今得聞教!」自從得知自己的親人被秦始皇全部殺害的消息之後,報仇雪恨的念頭就像濃硫酸一樣腐蝕著樊於期的心,對於不能報仇、只能苟且偷生的樊於期將軍來說,他的生活可用「生不如死、度日如年」來形容。因此當樊於期聽說了荊軻的建議,突然之間找到了解脫,只有死亡才能終結那鑽心的疼痛和刻骨的仇恨。

樊於期自殺了,把人頭留給了荊軻。這是太子丹動了綁架、殺人的念頭以後死的第二個人。太子丹聽說樊於期自殺的消息,再次痛哭流涕,這真是「生非容易,死非難」。樊於期死後,太子丹和荊軻的責任更加重大,如何好好利用樊於期捐獻出來的腦袋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

易怒之人註定是悲劇主角,不必要的清高害死人

為了提高綁架、謀殺秦始皇的成功率,太子丹為荊軻找了一個助手。這位助手是當時燕國江湖上聲名顯赫的少年亡命之徒─秦舞陽。秦舞陽十三歲就殺過人,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少年暴力犯罪分子。與知識青年荊軻溫文爾雅的氣質不同,秦舞陽是一個殺氣騰騰、氣勢逼人的刀鋒少年。當秦舞陽像一陣寒風從燕國的大街上掠過,人們都會本能地低下頭,沒有人敢和秦舞陽那雙充滿殺氣的眼睛對視。從經歷和氣質來看,似乎秦舞陽才是綁架殺人的最佳人選,而不是知識青年荊軻。

但是荊軻似乎對太子丹給自己找的搭檔秦舞陽並不感興趣,他在等待一位遠方的朋友與他一起去出生入死。這位遠方的朋友到底是誰,《史記》上並沒有明確記載,或許司馬遷老先生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有理由相信見多識廣、人脈資源豐富的荊軻既然對這位朋友充滿期待,這個人一定是個高人,由於這次任務的特殊性,這位朋友很可能就是一個真正的武林高手。

然而當人們需要高手的時候,高手總是離得很遠,荊軻等了很久都沒有等到那位高手朋友出現。荊軻還想再等,太子丹卻等不了了,他找到荊軻以一種極其客氣卻又咄咄逼人的方式提出了建議:「日已盡矣,荊卿豈有意哉?丹請得先遣秦舞陽。」太子丹懷疑荊軻是否真的要去做這件玩命的工作,畢竟這是一件有去無回的任務,況且荊軻一開始並不情願接受這個任務。

面對相同的情況,大多數人都會後悔,何況是本來擁有大好前途的知識青年荊軻。所以太子丹建議如果荊軻不想去,那不如派秦舞陽先去,工作總要有人來做,離了秦始皇地球一樣可以轉,離了荊軻秦始皇一樣可以死。自尊心強大的荊軻受了刺激,他可以容忍別人冒犯和挑戰自己,卻不能容忍別人懷疑他的誠信和人品。

荊軻憤怒了:「何太子之遣?往而不返者,豎子也!且提一匕首入不測之強秦,僕所以留者,待吾客與俱。今太子遲之,請辭決矣!」(「今日去了而不能好好回來覆命的,那是沒用的人。現在只提著一把匕首就要深入不可預測的強大秦國,我之所以停留,是在等待我一個朋友與他一起去。既然現在太子嫌動身晚了,我就辭別了。」)太子丹對荊軻的懷疑讓他很受傷,他認為綁架、謀殺秦始皇不是意氣用事,面對這樣一個當時天下最強大的敵人,絕不是想跟人家玩命就能玩命的。要完成這樣一件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沒有得力的助手是很難成功的,所以自己要等一個高手來助陣。在荊軻的眼裡,秦舞陽只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罪犯,而不是一個可以託付大事的職業殺手。自尊心很高的荊軻又犯了一個錯誤,他明知道自己是對的,卻沒有堅持自己的意見,在太子丹的激將法之下,荊軻賭氣地表示立即出發。

西元前二二七年秋天,易水河邊。

寒冷的風從北方吹來,提醒人們到了一年當中蟄伏的季節。一群人白衣白帽出現在易水河邊,他們是太子丹和太子丹的食客們。荊軻的老朋友著名的音樂家高漸離也來了,他抱著那把築,那把陪伴荊軻度過憂傷、難忘的青春歲月的築。易水河畔,高漸離彈奏的音樂響起,荊軻開始高唱那首中國歷史上最悲情、最煽情的離歌:「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復為羽聲慷慨,士皆瞋目,髮盡上指冠。」(荊軻的歌曲進入高音,旁聽的送行人群被這首高亢而悲壯的歌曲感染得怒目圓睜,怒髮衝冠。)荊軻遠去了,就像他當年離開故鄉開始遊學一樣,這次他甚至沒有回頭看一眼身後蕭瑟的大地和人群。

白衣白帽是在戴孝,在送別的人們眼裡,荊軻已經死了,他將作為一個烈士載入史冊。

潛規則:丟掉壞脾氣、不為小事抓狂才是高手

我們經常為了一些事情抓狂,但其實仔細想一想,這些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我們只是在鑽牛角尖,把問題擴大而已。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每天都有許多的「小事」在發生,像是被插隊、被超車、和同事發生小口角,或是受到不公平的對待等。如果我們能學會不為小事煩惱,用更寬容的態度看待這些狀況,就可以獲得更大的回報。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只怕遇到豬隊友!

荊軻到達咸陽以後,立刻帶著千金的厚禮拜訪了一位名叫蒙嘉的人。蒙嘉的身分在《史記》上的記載是「秦王寵臣中庶子蒙嘉」,也就是一位秦始皇的寵臣。我們知道在秦帝國當中蒙姓是一個顯赫的家族。蒙驁在秦昭王時代做過秦國的上卿;在秦莊襄王時代,蒙驁率領秦國大軍屢次討伐韓國和魏國,為秦國拓展了大片領土,並在占領區創立了三川郡和東郡。蒙驁的兒子蒙武和孫子蒙恬都是秦帝國赫赫有名的戰將,為秦始皇統一大業立下汗馬功勞。

荊軻用千金開路,透過蒙嘉打通了接近秦始皇的關卡。蒙嘉拿了荊軻的錢,就替荊軻辦事。他很快就向秦始皇轉達了燕國的願望。蒙嘉對秦始皇說:「燕王誠振怖大王之威,不敢舉兵以逆軍吏,願舉國為內臣,比諸侯之列,給貢職如郡縣,而得奉守先王之宗廟。恐懼不敢自陳,謹斬樊於期之頭,及獻燕督亢之地圖,函封,燕王拜送於庭,使使以聞大王,唯大王命之。」當時秦國統一天下的征服戰爭順風順水,前方捷報頻傳,因此當時的秦始皇自然產生了唯我獨尊、天下無敵的驕傲情緒。當秦始皇聽說燕王因為害怕自己而願意投降稱臣的意願時並沒有懷疑,按照蒙嘉的說法,燕王只要能保留諸侯的地位和先王的宗廟,就可以向自己稱臣,為了表示誠意,燕王送來了樊於期的人頭和督亢地區的地圖。

秦始皇非常高興,雖然當時的秦軍戰無不勝,但畢竟打仗需要耗費大量資源,如果燕國能夠不戰而降,對於統一大業來說實在是最節約的一種方式。秦始皇下令按照最高規格的外交級別接見燕國使者,在咸陽宮秦始皇和秦國群臣穿上了朝服,設置了九賓,等待燕國使者正式送上樊於期的人頭和割讓土地的地圖。九賓是古代外交上最隆重的禮節,有九個迎賓贊禮的官員延引上殿,相當於現在的國家元首接見外國大使的禮節。

咸陽宮,大殿之上群臣側立兩旁,等待燕國的使者送來的禮物。荊軻和秦舞陽走了過來,荊軻手裡捧著一個精美的禮盒,裡面裝著樊於期將軍的人頭。此刻在黑暗的盒子裡,樊於期將軍正睜大眼睛等待那個歷史性的時刻到來,死或不死,對樊於期來說已經不是問題,但對秦始皇仍然是個問題。秦舞陽跟在荊軻的身後,手裡捧著一個長匣子,裡面是一卷燕國督亢地區的地圖。

咸陽宮很壯觀,這條路很漫長。從來處來,向去處去,對於荊軻而言,生命就是一個行走的過程。

然而此時跟在荊軻身後的秦舞陽卻開始打哆嗦了,他突然發現咸陽宮與燕國的大街有很大的不同。市井大街本來就是艱難謀生的良民的天下,在那裡敢以死相拚的亡命之徒畢竟是一小撮、極少數。而此刻的咸陽宮卻是一個帝國暴力系統的核心,在這裡集中了以暴力手段和暴力戰略謀生的帝國精英,秦舞陽知道這些人絕非善類。在這裡秦舞陽再也看不到那些懦弱的人們和閃躲的目光,此刻大道兩旁的武士和大殿上的群臣,正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漠然地注視著從他們面前走過的秦舞陽,彷彿一群老虎注視著一隻瘦骨嶙峋的狐狸。

秦舞陽後悔了,在戰國時代或許每天都有在大街上殺人後成功逃脫的罪犯,然而在王宮裡成功綁架、謀殺一國君主後能活下來的人,註定是千年難遇的奇蹟。在此之前秦舞陽相信自己有能力創造奇蹟,國王的身體也是肉做的,一刀捅下去也會流血、也會害怕、也會死亡。然而當秦舞陽走進了巍峨壯觀的咸陽宮,他知道此前的想法很傻、很天真,在這樣的地方是不可能創造奇蹟的。

明知要死卻要慢慢地走過去迎接自己的死亡,這是世上最恐怖的事,此刻秦舞陽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他四肢顫抖、艱難前行。咸陽宮大殿上的群臣注意到了這個驚恐萬狀的孩子,他們覺得很奇怪,經歷這種大場面雖然難免緊張,但是秦舞陽這種緊張程度恐怕已經不是正常狀態了。

荊軻也注意到了身後目光散亂、步履蹣跚的秦舞陽和大殿上詫異的目光,他在心裡暗暗嘆了一口氣,人還是需要一點氣魄的,不管是做殺手還是做寫手。此時荊軻和秦舞陽已經走到了大殿之上,那高高在上的年輕人就是自己此行的目標了。荊軻回過頭向已經接近精神崩潰的秦舞陽微微一笑。亡命徒秦舞陽覺得知識青年荊軻的笑容實在好看,這時候還能笑出來,荊軻算得上千古風流人物了。

潛規則:要在職場發光發熱,就請遠離豬隊友!

每個人或多或少在工作上都會遇到,通常可以將豬隊友定義為以下常見特徵:愛抱怨、愛比較、工作沒效率、做事常出包、常扯後腿等,總而言之,就是應該單獨好好完成的工作,卻常搞到連累同事揹黑鍋,或是拖跨整個團隊,遇到這種隊友,要改變他的行為非常難,與其花精力改變他,不如先保護自己。此時,落實定期對主管的工作內容定期報告,就是很重要的事情,透過定期報告個人工作內容,區分與豬隊友的權責分配,避免惹禍上身。

書籍簡介_歷史的賭局:《史記》教你「一手爛牌也能贏」的江湖潛規則



作者:扶欄客
出版社:野人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6月21日

讀歷史知人性,《史記》告訴你:
「人生不怕坎坷,就怕賭錯局、跟錯老闆!」
扶欄客帶領你從古代江湖人物跌宕的人生際遇,
學會提升自我價值、做對決策的職場翻身哲學。


扶欄客

新浪、天涯品牌作者,當紅網絡寫作高手。1974年11月出生,寧夏銀川人。1997年畢業於寧夏大學外語系英語專業。2004年畢業於澳大利亞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RMIT University),獲管理學碩士學位。現居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