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媽媽不再陪我去上課以後,每天,我一下課她就接過我的書包,拿起我的課本,像個好學不倦的學生一樣,不停地問我老師教到哪裡?上課完全無法專心的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媽媽,於是媽媽就自己翻,只要翻到我在課本上亂塗鴉的地方,大概就是老師教到的地方了。

平常媽媽都是邊做家事,或餵大妹吃飯時,邊把課本放在一旁用半生不熟的國語,逐字逐字地讀,讀不懂的就用鉛筆輕輕地圈一個小圈在旁邊,晚上再問爸爸或二姊,然後再經由她的方法,教我識字、讀書。我也不知為什麼,媽媽講的時候都會,隔幾分鐘再看,就全忘光光,爸爸常開玩笑地對媽媽說:「繳一人學費,兩人受惠,一人吃兩人補,但該補的都補不到,都肥到媽媽身上了!」

這種情況一直到我升上五年級,我們全家搬到大溪後,媽媽為了家計,不得不到工廠去上班,我才開始靠自己去認識了幾個字。後來當我為人父,有時看到我太太急切地想要教會孩子,偶爾會稍微大聲地斥責孩子,我都會不忍地走過去,輕輕拍拍孩子的肩膀,並為太太按摩打氣。

偶爾,我會回想起小時候媽媽的用心,她從不曾因我學不會而罵過我,她總說都是她不好,才會讓我的頭燒壞了。小時候還以為媽媽是應該的,直到為人父母後才了解,接納孩子不一樣的特質,容忍孩子一再挫敗,除了需要好的修養,更要有無怨無悔的愛!

然而我從未對媽媽的付出,表達過任何感恩的意思。還記得小時候的我,由於識字不多,所以,每次考試幾乎都是抱鴨蛋,媽媽每次翻到零分考卷,都會偷偷地抽起來,拿爸爸的私章在右上角蓋個章,然後放回書包。還有,我每次下課回到家,從來都不記得老師交代了什麼事,或要做什麼功課,也都是媽媽去問我們班長阿義才知道的。

任何事都往好處想

有一次,二姊不知考什麼試,拿考卷給爸爸簽名,爸爸稱讚二姊成績有進步,不錯!我也高興地翻出鴨蛋的成績,爸爸也很高興地說:「我們阿偉也有分,不錯!不錯!阿偉也有分。阿偉的分和姊姊的分不一樣,都是好分!」

有一天,老師發考卷,我依然是「好分」,我高興地和其他考得不錯的同學一起炫耀著我的考卷:「我也有分,我的分跟你不一樣而已,我的是『好分』!」

可能我說話太大聲擾亂了教室秩序,老師略帶諷刺地說:「盧蘇偉,你的鴨蛋是你爸媽花很多錢買來的,你一定要捧好,拿回去叫你媽媽煮給你吃,知道嗎?」

同學哄堂大笑,還有同學開玩笑說:「老師,你不是說:『蛋不可以一次吃太多。』盧蘇偉這次考試要吃五個蛋,會不會太多了!」

又一陣狂笑,還有同學笑到忍不住拍桌子、抱肚子,還有誇張地滾到地上,我也覺得很好笑,跟著大家一起大笑。

我記得我當時還慎重其事地告訴老師,我一天只吃一個,不會吃太多。但回報我的是又一陣的爆笑聲!

老天真是厚待我!爸媽的教導裡,怕我和同學起衝突或被欺負,不是教導我如何防範別人的嘲笑或欺負,而是教我把任何事都往好處想,「善解」別人的對待及行為。因此,我當時真的很開心,還一再地提醒自己,回家後別忘了要媽媽煮鴨蛋給我吃,一天吃一個!

我考10分的獎勵,是一隻大雞腿!

回到家,難得看見爸爸提早回家,我突然想起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事,還來不及走到房間,就在地上把書包放下,找出了我疊在一起的五張考卷,用兩手捧起交給爸爸。

爸爸早已習慣我的零分,但他仍一副很認真的模樣,一張一張地看,每看一張都從口中發出讚美的聲音:「這張『有分』,這一張也『有分』。」

看到最後一張,爸爸突然睜大眼睛,仔仔細細看了一次。他大聲地驚呼:「阿偉!這張真的『有分』!」

爸爸可能太高興了,竟然嚷了起來:「阿偉,真的考到分數了!真的耶!」

爸爸的驚呼引起同住工寮的鄰居注意,爸爸高興地展示我的那張看起來和其他四張差別不大的考試卷──

「真的有分,是10分耶!」

鄰居的心裡真正想什麼不知道,但嘴裡都帶著笑容恭喜爸爸,也肯定地對我笑,或摸我的頭。

爸爸似乎也察覺到自己似乎太誇張了一點,所以趕忙解釋:「阿偉這次生病燒壞了腦,最近才學會寫自己的名字,每次都是考鴨蛋,這次能破蛋,我才會那麼高興。」

媽媽看家裡聚著人有些緊張,手裡還來不及放下拜土地公的牲禮,就趕忙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萬嫂,妳阿偉考到分數,妳萬兄在高興!」

爸爸把考卷拿起來,在媽媽眼前揚一揚:「菊仔!妳有教就有進步,真的『有分』了!」

媽媽有些不好意思,要走進屋裡放好牲禮,爸爸有些興奮地叫著媽媽:「有什麼好吃的,拿給阿偉吃,給他鼓勵一下!」

媽媽點點頭走進廚房,不久就拿了隻雞腿和裝醬油的小碗到我面前,我看得口水都要流出來了!當時小孩能啃整隻雞腿,是莫大的驕傲,我拿著雞腿,迫不及待就到門口找地方坐下來,準備好好享受。因為吃雞腿是很難得的經驗,我還捨不得一口就咬下,用雞腿沾著醬油用舔的,可能我太陶醉了,開始咬一口,才發現左右鄰居大大、小小的孩子正圍著我,看我吃雞腿,我也管不著那麼多,繼續享受我的獎品。正在享受口中的滋滋美味時,我看見阿義的爸爸急步走過來,對著面帶笑容相迎的媽媽大聲地說:「萬嫂,拜託你們別這樣寵小孩。整隻雞腿這樣給小孩吃!我家四、五個小孩,哪有雞腿給他們吃?」

媽媽委婉地致歉,並把賞我雞腿的緣由說一次給阿義的爸爸聽,不料他爸爸聽了更生氣:「十分吃雞腿,我阿義考一百分,不就要吃『仙腿』?阿義,去拿考試卷來給大家看看什麼才叫真正的分數!」

他考90分,少一分,打一下…

阿義的爸爸是個養子,從小都沒機會讀書,把全部希望都放在家中的唯一男孩阿義身上,阿義很爭氣,成績一直都是班上第一名,一年級開始每一學期都當班長。阿義的爸爸在這附近,和任何人聊天,都會把話題轉到阿義身上,讓大家恭維稱讚他,可是他是個嚴苛的爸爸,常小題大作,公然教訓、處罰阿義及其他姊妹,大家似乎也習慣了,所以,就略帶嘲諷,開玩笑地你一句、我一句地談論阿義。

「對啦!早就要拿出來給大家看,我做老爸十幾年,都沒看過一根筷子串兩顆雞蛋的考卷!」

「對啦!對啦!以後阿義考試卷拿回來,要貼在事務所公布欄,給大家學習。」

「第一名!狀元郎!這是我們『石壁腳』的光榮!」

阿義就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語中,把月考考卷拿出來,阿義的爸爸驕傲的樣子,像要宣布聖旨一般:

「王仁義!100分!」

「王仁義!100分!」

「王仁義!還是100分!」

阿義的爸爸每唸一張,就把考卷揚一揚,然後交給大家傳閱,這些同樣是為人父母的百感交集,但都不得不佩服這麼多100分的爸爸,恭維的言語中都可以感受到一股酸味。阿義的爸爸拿起另一張考卷,故作驚訝狀:「王仁義,90分!10分跑去哪裡?說!你說啊!」

阿義一臉驚恐,有一位鄰居為了化解氣氛,開玩笑地說:「10分,就跑到阿偉家去了!你剛剛沒看到啊?」

大家把剛剛看到別人孩子100分的交雜起伏心情,以大聲誇張的笑聲傾吐出來。

阿義的爸爸感覺很不是滋味,把怒氣轉向阿義。

「我們約定過少一分打一下!來,趴著!」

阿義雙手扶在木板牆壁上,乖乖等爸爸處罰。阿義的爸爸當眾抽出皮帶準備抽打阿義,眾人東勸西阻的,阿義的爸爸最後翻臉,表示教小孩是他的事,誰阻止就打誰,弄得大家自覺沒趣地一個個走掉,阿義的爸爸也下不了台,狠狠地用皮帶,重重地抽打阿義,不管阿義如何哀號、求饒,都堅持要打完10下。鄰居有人不忍又走回來勸阻,只加深了阿義爸爸的決心。阿義爸爸的舉動,惹來鄰居的怒氣和咒罵:「你這樣的爸爸,讓你生到的小孩,真是『衰』!」

鄰居有的走,有的離得遠遠地觀看阿義被他爸爸用皮帶抽打。原本可口的雞腿,因為這幕插曲,吃得心驚膽顫,索然不知滋味,但我絲毫不想理睬大人的紛爭和鬧劇,繼續啃我的雞腿。

不久,阿義被打完了,阿義的爸爸躲進了家裡,留下阿義淚流滿面,痛苦不堪地揉著手和自己的屁股。我用眼睛餘光瞄阿義一眼,除了屁股,他的手臂上也有傷痕,可能被打屁股痛得受不了,用手去護屁股,被皮帶抽打到的後果吧!

雞腿吃完了!我仍捨不得丟掉,繼續用雞骨頭沾醬油再舔。阿義坐在他家門旁的地上,頭埋在膝頭上飲泣著,我從來沒有被這樣打過,不明白他此刻的感受及想法,但我依稀記得當時自己的決定:「分數一定不能考太多,名次一定不能太少,否則會被打!」

書籍簡介_看見自己的天才



作者:盧蘇偉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1月25日

盧蘇偉

世紀領袖文教基金會創辦人,現任董事長。創意潛能研發中心召集人。

幼時因為腦膜炎的侵襲,直到小學五年級才學會認字。

他讀過特殊教育班;他花了7年,重考5次,才考上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系,而因為找到了自己對的讀書方法,他以全系第三名的優異成績畢業。參加專門技術人員社會工作師高等考試及格,曾任板橋地方法院少年調查保護官20多年。後來繼續研讀,獲台北大學犯罪學碩士,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博士班肄業。更成立了世紀領袖文教基金會,協助迷途孩子重新找到人生的方向。

已出版《看見自己的天才》、《這是我要的人生嗎?》《只要你想你要,你就得到》、《相信自己,你最棒!》、《關鍵1秒》、《這一生,你為何而活?》、《總是拿到缺一角的奶油蛋糕─人生的重建課》、《讓天賦飛翔》、《別和孩子比蠻力》及數十本暢銷勵志、教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