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照單全收

我有一個歐洲來的好朋友,每次在網路上收到一則有意思的新聞,要轉寄之前,他都會先到snopes.com這類的網站上查證,確定不是假新聞,才會分享。

「為什麼你會想這麼多呢?」一開始,我覺得他未免太過小題大作,因為網路上消息真真假假,大家都心裡有數,就算偶爾不小心轉了假新聞,大不了刪掉就是了,而且通常到時早就已經被其他新聞洗版,誰也不記得。

 「因為我在高中的時候,有個很特別的歷史老師,他教得非常生動,但是最特別的是,他每一堂課都會提醒我們:『剛才這一堂課,我教的內容當中,其中有一項是我故意講錯的。你們要好好回想,不然考試出來答錯,我可不負責!』」

 從那時候開始,他養成對於別人說的話,無論多麼有道理,也不敢照單全收的好習慣。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他養成了凡事都先經過思考的習慣。

你想過所謂的正確答案背後是什麼嗎?

就像許多亞洲家庭一樣,從小我只有不斷被鼓勵要「會讀書」,卻從來沒有被鼓勵要「會思考」。

而所謂的「會讀書」,在大部分傳統亞洲老師、父母眼中,其實就是「會考試」。如果很愛讀書,但不會考試,根本一點用都沒有;尤其是看不會考的「閒書」,簡直就是罪大惡極!好書的價值,完全不能跟會考的教科書相提並論。

為了加強讀書的重要性,大人還會訴諸生存的危機,用恐嚇的方式說:

「你如果不讀書,以後就找不到好工作,等爸爸媽媽死了,你就會淪落街頭變成乞丐。」

當我幼小的時候,父母說的當然都是對的。一半出於恐懼的力量,我很努力讓自己變成一個即使不愛念書卻很會考試,即使完全不懂也可以猜答案的學生。

一路到十幾歲,開始背著二十公斤的背包自助旅行去看世界的時候,我的觀念才開始遇到從來沒有遇到過的挑戰。

起先因為經費拮据,在貧窮的國家,看到許多讓我一個來自台灣的窮學生,突然變身天之驕子的窮人、乞丐時,我忍不住想起從小聽到的父母的警告。

他們是因為不念書,才變成乞丐的嗎?才三、五歲的小孩,怎麼可能念書呢?

那些大人真的是因為不努力工作,才淪落街頭嗎?我仔細觀察,他們整天在繁忙的十字街頭努力行乞,工時輕易就超過十幾個小時,比我在餐廳打工時間還要長、工作還要辛苦。可是為什麼我身為學生的兼差工作可以讓我存一筆雖然數目不大,但足夠自助旅行的錢,他們工 作這麼勤勞,卻連三餐都吃不飽?

我的脊背一涼,父母灌輸我的觀念,搞不好是錯的!

我忍不住懷疑,我之所以沒有變成乞丐,並不是因為聽從父母的話認真念書,努力工作,做了任何特別對的事情,只是比較幸運,出生在一個從小有義務教育,滿十五歲以後就可以合法打工存錢,賺足夠的錢活下來的國度。

當然,我立刻先想到的是自己。我是多麼幸運啊!原以為像我這樣手頭拮据的自助旅行者「很窮」,窮到半開玩笑形容自己「接下來要吃土」,直到發現在真正貧窮的人心目中,只要能夠拿護照,即使買一張最廉價的機票自由地到另一個國家去,本身就是富裕的表現,才知道自己或許手頭拮据,但並不「窮」。

接著,我才想到別人。對這些明明沒有做錯什麼事,命運卻如此悲慘的人,我應該如何面對?

給他們錢嗎?給得太少,沒有意義;給多了,我給不起。

給誰呢?穿得最骯髒破爛的,不一定是最需要的。如果只給殘障的,會不會變相害原本好手好腳的乞丐,不得不斷手、斷腳、瞎眼,以博取同情?

然後,好像很會回答考試卷的自己,突然覺悟到自己根本不會思考「遇到乞丐該怎麼辦」這麼簡單的問題。

雖然開始學習當旅人的我,想不通為什麼,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但幾乎可以確定,從小聽大人說不努力讀書、工作就會變乞丐的說法不會是正確的。

大多數只知道背正確答案的人,不見得知道怎麼想。

而這個社會上不會思考的,不止我一個,其實我的父母、甚至老師,搞不好也不知道怎麼思考。

否則當我三歲時問為什麼看見綠燈了可以走、紅燈卻要停的時候,大人不會只告訴我:「反正就是這樣,不要問那麼多。」

他們其實根本不知道,也沒有想過要知道。

雖然有一點晚,但是自從出發去旅行,看到世界的樣貌以後,我決定不會成為這樣的大人了。Josh作為一個國中生,為什麼可以有這樣的思考力,當年的我卻沒有?一個人要如何養成「思考」的習慣?沒有一個鼓勵思考的家庭跟學校作為支持,又該如何學會思考?

書籍簡介

用12個習慣祝福自己:養成免疫力‧學習力‧判斷力
作者: 褚士瑩
出版社:大田
出版日期:2016/10/01
語言:繁體中文

褚士瑩

擔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的緬甸聯絡人,協助訓練、整合緬甸國內外的公民組織,包括各級NGO組織、少數民族、武裝部隊、流亡團體等,有效監督世界銀行(The World Bank Group)、亞洲開發銀行(ADB)及世界貨幣組織(IMF)在缺席二十多年後重回改革中的緬甸,所有的貸款及發展計畫都能符合財務正義、環境正義,以及其他評量標準,為未來其他各項金融投資進入緬甸投資鋪路。

回台灣的時候,他跟在地的NGO工作者,一起關心客工、新移民、部落、環境、教育、社區營造、農業、自閉症成人、失智症家屬的支持等,希望更多優秀的人才能夠加入公民社會,這個領域的專業人才能夠一起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