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戰新娘

專門研究極端組織的英國民間調查機構「 戰略對話研究所」(Institute for Strategic Dialogue)在2015年5月發表的報告中指出,推測目前加入「伊斯蘭國」的西歐人大約有4千人,其中大約有550人是女性。而且自2014年以來,女性人數急遽增加,尤其是十幾歲的國高中生。伊斯蘭國吸引女性加入的目的,是讓她們和外籍聖戰士結婚。

信奉伊斯蘭極端主義的恐怖組織積極招募女性成員,是「伊斯蘭國」創始以來的新現象。以前雖然也有女性在巴勒斯坦或伊拉克進行自殺恐怖攻擊的例子,但因為女性的本職是侍奉丈夫和照顧孩子,所以像蓋達等原有的伊斯蘭主義組織,一向不把女性當作從事聖戰的戰士來用。

然而,宣布建國的「伊斯蘭國」卻把女性當作增加人口的手段,讓她們和男性聖戰士結婚,生下新世代的恐怖份子。

2015年2月,3名15~16歲的穆斯林女學生,為了加入「伊斯蘭國」,集體離家出走,從倫敦飛往伊斯坦堡。警方特地為此採取例外措施,公布機場的監視器畫面,呼籲民眾提供情報,卻仍然無法阻止她們進入敘利亞。

她們一個是衣索匹亞出生的女孩,另外兩個則是孟加拉裔的移民之女,她們都是體育十項全能、成績優秀的優等生。照片中的少女雖然戴著頭巾,手裡卻拿著NIKE的手提包、身穿牛仔褲,看起來就像是歌頌西歐自由的普通移民第二代或第三代的少女。

3人從伊斯坦堡搭乘巴士前往敘利亞邊境。根據巴士站的監視器捕捉到的影像來看,她們一改在倫敦機場穿著的輕便服裝,換上一身保守的伊斯蘭女教徒會穿的黑色長袍。她們在邊境附近被前來迎接的男子開車載走了,這一點可從土耳其的監視器畫面獲得證實。英國警方當時宣布,2014年從英國前往敘利亞的女性共有22人,其中18人還未滿20歲。

「伊斯蘭國」為什麼特別偏好少女呢?理由非常簡單,因為這個「偽造國家」獎勵女性十多歲就結婚。

「伊斯蘭國」在網路上公開「女性規範」,根據英國民間團體英譯的文件來看,女性到了9歲就可以正式結婚。而且,女性規範裡明確記載:「純潔的女子大都在16、17歲時結婚,因為那是正值青春、活力旺盛的年齡。」

之所以規定9歲是結婚的下限年齡,應該是因為記載先知穆罕默德言行記錄的《聖訓》說:「他的妻子阿伊莎(Aisha)6歲時嫁給他,9歲時就正式結婚(性交)了。」女性必須在年輕未懂世事之前結婚,是「伊斯蘭國」一貫的主張。

年輕女性的存在也有助於鼓舞來自外國的年輕士兵。《古蘭經》裡雖然記載,為聖戰殉教的人到了天堂後,可以獲得處女的獎賞,但這還是比不上在現世就懷抱活生生的處女來得實際。

網路的美好世界

「伊斯蘭國」是如何蠱惑歐洲少女的呢?網路動畫和部落格成為招募年輕人最強而有力的手段,這一點大家早就知道了,但是針對男女不同性別的對象,他們的宣傳策略又會有所不同。

例如:2014年春天,出現在網路上的「高鳴之劍」影片。在齊聲歌頌阿拉的背景音樂聲中,原本仰望天空的畫面急轉直下,變成「伊斯蘭國」聖戰士的進軍畫面。揮舞黑色旗幟、身著戰鬥服的男性們,一面追著「敵人」的車子跑,一面拿著自動手槍不斷射擊。渾身是血的犧牲者屍體,交疊在滿是彈痕的車子裡,女人和小孩也一律格殺無論。血腥的戰鬥持續進行,影片裡甚至使用了拔劍出鞘的音效,讓畫面充滿動畫遊戲的臨場感。

針對女性宣傳用的部落格則完全不同,使用的影像和針對男性那種逼真的畫面不一樣,這裡沒有影片,只有照片,撰文者都是早一步加入「伊斯蘭國」的歐美女性。部落格上的照片盡是受到戰火波及而受傷的孩子、四處逃竄的母親,以及迷惘徬徨的孩童。他們絕望的眼神似乎在無聲地訴說著:「救救我!」在敘利亞實施獨裁統治的阿薩德(al-Assad)政權下,孩童成了犧牲品。她們用照片對瀏覽部落格的人呼籲:「我們需要你的幫忙。」

另外,也有描寫甜蜜婚姻生活的部落格。

上面滿滿都是和聖戰士結婚的照片,或是身穿白衣的男性把皇冠戴在女性頭上的照片,而且照片四周還鑲滿紅色愛心,並貼上「我最愛的丈夫,我永遠愛著你」、「直到殉死把我們分開為止」等早期少女漫畫才會有的旁白。滿臉落腮鬍的民兵也在部落格中化身為長髮飛揚、手持手槍、縱馬馳騁沙漠的英雄,這一切似乎都是為了迎合追求理想王子的少女夢。

有些部落格甚至會寫「只有某些地區才有戰爭」、「這裡每個人都相敬如賓。居住和水電完全免費」,目的是為了灌輸少女們「女性也能安心來到這裡」的印象。

在「伊斯蘭國」統治的地區,女性必須戴上黑色頭巾,違反規定就要受到鞭刑。還有,女性附屬在男性之下,連單獨外出都不行。向來在西歐歌頌自由的少女們,為什麼會想要投身於這樣的地方呢?而且,她們還都是在自由自在的家庭環境中長大的認真學生。

我曾經訪問過專門研究伊斯蘭女性的瑞士佛立堡大學(University ofFribourg)的助理潔拉汀.卡蘇杜(Geraldine Cassuto)這個問題,她回答我:「多數女性會對受到壓抑的人產生強烈共鳴,她們厭惡充滿矛盾的社會,想要打造一個正義的社會,所以才會被極端組織『還有另一個美好世界』的訴求所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