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謠傳「帶人要帶心」,有過幾次擔當主管經驗後,我深知過去眼睛長到頭頂的態度如不改變,很難與團隊共事。所以我沒把心思放在管理工作上,反倒花了很多時間在人上面。為確保團隊運作和諧,我花了很多時間跟每一個人溝通,並且傾聽他們的想法,試著討好每一個人。

起先,感覺好像起了效用,大家願意溝通,會議桌上一片和諧,每個人相安無事,隨口就能向我分享問題與麻煩,團隊協作默契感覺上好像有到位。深不知這麼做,已為自己埋下一顆定時炸彈,成為團隊垃圾桶的同時,我也變成他們情緒寄生蟲的宿主,直到在某個時間點、某個案件,終於引爆了。

隨著團隊成員跟我談論越多工作上的事情,我肩上重擔日趨越增,他們以為我能為他們喉舌或解決問題,因此我得到的不是太多解決工作的實質內容,而是一些對於工作、同事、公司、老闆的各種看法。

某日會議,我要求專案經理將進度時程表開起來,請所有人討論每項工作該如何對應。專案經理才一打開,一夥人就鼓譟不安。設計率先發難:「為什麼我的時間點是被這麼安排?你有找我討論過嗎?」專案經理趕緊回覆:「紀香請我先做,我就先排了。」設計:「你知道我手上正在做的事情有多少?你以為排一排就沒事了嗎?」設計講得很直又不客氣。專案經理這下被惹毛:「我也是照主管的要求把工作時程排出,這會議不就是要大家對焦討論嗎?有必要態度不佳嗎?」設計聽完專案經理一席話後更火大。

程式設計師跟著加入戰局:「妳設計在那邊說什麼?把時間定了,我接續做前端程式開發才能有個概念。」設計師一把火燒得更猛烈:「除非專案經理幫我解決其他部門的需求,不然我時間有限,很難在這會議上給你們答案。」專案經理非常無奈,轉頭看著我,我則跳出來打圓場:「大家先熄熄火,是我要求專案經理先排好,沒跟大家先溝通是不希望干擾各位已經在做的工作,才想藉這會議來找出交集。」

我不說還好,一說大家開始你一言我一語。設計:「開這會沒效率,專案經理自己做爽爽,其他人怎麼配合?」專案經理:「妳要是比較行就自己來做啊?何苦一直抱怨?」程式設計師:「沒效率的會議我不想參加。我走了,有結論後再來跟我說。」他頭也不回的甩開門離開,然後是設計,最後只剩下我跟專案經理兩個人呆坐在會議室裡。

專案經理:「其實我已經找過他們好幾次,但他們總以沒空為理由,或質疑我對他們正在做的事不了解。最後我只好先把時程表做完,沒想到他們反應如此之大。」我聽了後點點頭,理解專案經理的狀況,想主動替他解決問題。

我私下找設計閒聊,設計說:「會議上的反應不是針對你,但專案經理總在狀況外,又喜歡講一堆廢話,我當然要在會議上表態啊!」我聽了後,安撫設計那股悶氣,再向程式設計師道歉,他說:「我是覺得設計擺明不想做而已,哪來如此多廢話,專案經理也什麼都不懂,到底該做到哪裡也不清楚。」

含我不過才四人的小組會議,已鬧得不可開交。我在會議後去關心每個人,試圖緩解各方情緒,可卻沒料想到,這麼做只是讓他們將自己不合理的作為,更是放大且合理化。

專案經理跑來找我:「這位設計太難相處,我不大想跟她講話,你能代為去做嗎?」我聽了後,試著說服專案經理應該想辦法解決,但他情緒上來,說什麼也不願意。我回去找設計:「有沒有我能幫妳的地方?畢竟專案還是要走下去,大家互相嘛!」設計回我:「我為什麼要跟門外漢互相,我又不是來替他打工的!」

每個人都在情緒上頭,這事當下無解,可造成這整件事情的成因,全出在我身上。過去,我習慣用情感與他們交流,導致他們習慣用情緒來對話,而非用理智來解決問題。因此,當遇到狀況時,他們第一時間反應不會先對事,反倒針對人,情緒一傾洩出來,彷彿水庫洩洪般一發不可收拾,大家從對安排時程一事的不諒解,轉而矛頭集體指向我,對我為何雇用專案經理以及要求他所做之事產生許多質疑。我瞬間成為大家砲火攻擊的對象,毫無招架之力。

隔沒多久,專案經理找上門:「我無法與這群人共事,我要離職,這邊不是個可以做事的地方。」

再來是設計:「我想換部門,其他部門互動單純一些,不用被你們干擾。」

程式設計師:「我可能沒多久會去另外一間公司,這陣子我幫你做些簡單的案子,就現況來看,也無法做什麼大事。」

一瞬間,我的世界天昏地暗。我不斷的找每個人談,試圖安撫他們不滿的情緒,但在過去我讓他們太習慣用情緒來處理事情,養成他們碰到事情就只想到自己,用脾氣來面對工作障礙,以為我能永遠當那個垃圾桶,直到我沒有利用價值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