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次演講中,提問者問我,「最難做到的道德行動是什麼?」我當時的答案是「超義務行為」,例如「為他人犧牲自己的生命」。但回頭想想,其實多數人都願意為自己的親人犧牲,甚至是基於一瞬間產生的直覺,就能做出此類行動。

經過仔細比對各種道德要求之後,我認為對於平凡的人來說,最難做到的,其實是一個華人文化圈的特有德行,叫「慎獨」。慎獨的意思是,在只有自己一人的狀況下,仍小心注意自我行為是否符合道德要求,甚至比在他人面前更加專注。

有些人認為不用別人「盯」就能把事情做好,是天性,但其實人類「天性」正好與此相反。天生擁有「自律」特質的人非常的少,要有這種表現,需要經過一段辛苦的道德自我訓練。

這難在哪呢?根據一些非常知名心理學的實驗,人在有眼睛監視的狀況下,行為的確會更加符合道德規範;甚至只要是「假的眼睛」,例如佛塔上畫的大眼,或是沒接電的監視器,也都能產生相同的效果。

這代表你會害怕他人的眼光,是種天生的、內建的反應機制,那要在沒人看到的狀況下仍保持同樣表現,就會是一大挑戰了。因為受到基因的影響,在自然狀況下,多數人要做到人前人後一致,就必定經過一番磨練。

有種古人的智慧,是以宗教心態來補強這方面的不足。「舉頭三尺有神明」這種說法,就是其中的東方代表,而在西方,也有全知全能神的概念;這些神會知道你在幹嘛,不論你躲到哪,祂都會知道。透過這種宗教式的想像,人就創造出監視自我行動的眼睛,並規訓自己的外在行動。

但這樣的想法在當代倫理學中並不討喜,因為對於不信這一套的人來說,就沒什麼效果。雖然「因有眼睛而改變行動」是人的天生特質,而「覺得有眼睛在看自己」也是天生特質(很可能是演化出來的),但後者明顯比較弱,這也讓我們經常在沒真人看到狀況下選擇墮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