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沒有打過綠豆和粉圓?當然有,而且還曾經打得很凶。當年的我很相信「玉不琢,不成器」、「養不教,父之過」,孩子做錯事情,我就要讓他深刻地記得這個錯誤,不要再犯,因此「打孩子,是因為我愛孩子,是因為我要讓孩子變好」就成為我的教養信念,還會覺得「打在兒身、痛在爹心」,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如果孩子不做錯事情,我就不用打孩子呀,千錯萬錯,都是孩子犯了錯。

如果當時有人告訴我:「不要打小孩。」我會認為這樣的父母是溺愛孩子的、是沒有善盡教養責任的。如果有人跟我說:「打小孩會讓孩子變壞。」我也會回擊:「我還不是被打大的,現在也活得好好的呀。」

而我現在卻要告訴你:「不要打小孩。」「打小孩會讓孩子變壞。」我可以理解你的回應與擔憂,因為我自己就是過來人。

我們童年的社會充滿著禁止與限制,在強調威權的社會制度裡,就像是在寒冷的冬天,每個人都穿上一層又一層的厚衣服一樣,家庭很自然地存在著上對下的關係、黑臉白臉的相互唱和,父母對孩子打罵、威脅、恐嚇、處罰、獎賞,是很符合當時的社會氛圍的,就連孩子—當年的我們—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好奇怪的。

而如今的社會已經是強調自由、民主、人權的年代,再加上全球化與網路普及的推波助瀾,如果父母仍然堅持採取威權式的教養方法,換來的就是孩子的叛逆和革命。就像是在炎熱的夏天,每個人都是輕薄短少的穿著,若要求孩子穿著厚外套,只會讓孩子更急著想要脫掉而已。

打罵無法讓孩子累積行為經驗

就像服裝換季一樣,父母對孩子的教養方式也要跟著換季。「不要打小孩」,並不表示要溺愛孩子、也不是放棄教養的責任,而是要學會如何在自由、民主、人權的年代,採用「溫和而堅定的態度,自然或合理的結果」的教養法則,讓孩子學會「平等且互相尊重、自由且承擔責任」。

以前的我說:「我還不是被打大的,現在也活得好好的呀。」讓我不禁聯想到「抽菸與肺癌」的關係。我們不能否認,有人抽菸一輩子,也沒有得到肺癌;反而從來不抽菸的人,卻罹患了肺癌。因此有可能孩子被打罵一輩子,也沒有變壞;反而從來沒被打罵的孩子,卻變壞了。

然而如同抽菸一樣,已經被證實對身體是不健康的;打罵、恐嚇、威脅、處罰、獎賞的教養方式,對於孩子心理所造成的損害,也有許多的實證。既然抽菸不健康,何不戒菸呢?

當然,繼續抽菸也是一種選擇。既然打罵、恐嚇、威脅、處罰、獎賞的教養方式有損害,何不改變呢?當然,繼續打罵仍然是一種選擇。

人生漫長,過程中直接、間接的關連因素太多了,而幸福快樂美滿的親子家庭關係,一代比一代更好,而不是一代不如一代,才是我們所鼓勵和追求的。世界在進步、社會在改變,親子家庭關係又何必局限在上一代的模式呢?

很多父母問我:「我還不是被打大的,為什麼現在不能打孩子?」「我們小時候也沒有被無條件地愛過,為什麼現在要無條件地愛孩子?」「孩子被同學欺負很正常呀,總不能一直保護孩子吧?」

乍聽之下都對,卻讓我感覺到「媳婦熬成婆」的惡性循環:「過去我被打,所以孩子也應該要被打」、「過去我沒有被無條件地愛過,所以孩子也無法得到無條件的愛」、「過去我被欺負,所以孩子也應該被欺負」…如此的循環,總要有一代喊停,重新回歸人性、回到孩子的需求做為出發和考量。我們兒時的愛不夠、不被尊重、不被關心、被學校框架、被老師束縛…不代表孩子也要走同樣的路。唯有父母覺醒,才有可能改變下一代孩子的命運。

從綠豆四歲、粉圓兩歲那年,我下定決定不再打他們後,到現在將近六年的時間,我們實踐著「溫和而堅定的態度,自然或合理的結果」的教養法則,親子關係相當融洽,孩子也具備了獨立、自主、負責的能力。有時候我們會聊到六年前的生活,綠豆和粉圓都還能夠具體說出,我曾經在哪一個情境下打罵過他們,他們對於被打罵時的恐懼、不安和難過印象深刻,但至於為什麼被我打罵?我不記得、他們也不記得了。因此也證明了,打罵並無法讓孩子累積行為的經驗,只是讓孩子為了趨吉避凶,而將行為轉為地下化,或是養成找理由、找藉口、怪別人的脫罪習慣而已。

要改變自己的教養習慣並不簡單,要學習民主的教養模式也不輕鬆,但在了解了社會的演變和孩子的發展之後,我們就有了改變的勇氣與學習的動力了,當然,最終的選擇權還是在你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