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是我同事的女朋友,之前在一家高檔賣場裡面做銷售。由於工資與銷售成績直接掛鉤,所以Z很賣力。她每天早上7點半就到了賣場,晚上11點多才回到家,為了能夠爭取更多的業績,Z甚至取消了週末、節假日與男友的各類約會、旅行。

可是到了年底,Z還是收到了一份辭退書。Z覺得特別委屈,她向每一個她熟悉的人哭訴,她不明白為什麼自己這麼努力工作,竟然還會被辭退。

同事也跟著憤憤不平,說:「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工資低也就算了,至於要辭退嗎?」

我對同事說:「沒有功勞,苦勞有什麼用呢?沒有銷售,老闆拿什麼給你開工資,拿什麼交房租、電費,難道就因為你每天在賣場裡待著,老闆就可以少繳費了?

「在商業社會裡,只有功勞才會產生價值啊,苦勞如果沒能變成功勞,那它就是在浪費時間,而且是浪費所有人的時間。更難聽地說,你都沒有替老闆掙錢,他還留你這麼久,他才是有功勞!」

同事聽了,白了我一眼,皺著眉頭說:「道理是真的,可這也太殘忍了。」

我點點頭,說:「是啊,真相一直都這麼殘忍,但每個人都應該懂得怎麼接招。比如改變自己,比如轉行,最後我們要成為的,是那種有功勞、有價值的人。」

優秀學生的基礎標準是什麼,至少有一項是成績,你說你學習刻苦,尊師重道,最後成績穩定地排在末尾,你還好意思提自己辛苦嗎?同樣的,優秀員工的標準就是業績。沒有業績,談再多的苦勞都沒用。

這是以結果論英雄的時代,更是以結果作為標準來檢驗一切的時代。

在一檔職場類綜藝節目上,評委史玉柱給大家提了一個問題:「如果你是老闆,你有一個項目,分別由兩個團隊實施,年底的時候,第一個團隊完成了任務,拿到了事先約定的高額獎金,另一個團隊沒有完成任務,但他們很辛苦,大家都很拚,都盡了力了,只是沒有完成任務,你會獎勵這個團隊嗎?」

一個選手說:「因為他們太辛苦了,我得鼓勵他們這種勤奮的精神,獎勵他們獎金的20%。」

一個選手說:「那我得看事先有沒有完不成項目怎麼獎勵這個約定,沒有約定就不給。」

還有一個選手說:「我得看具體是什麼原因導致他們沒完成任務,再做獎不獎的決定。」

史玉柱說:「要是我,我就不會給,但我會在發年終獎的當天請他們搓一頓(吃一頓)。功勞對公司才有貢獻,苦勞對公司的貢獻是零,我只獎勵功勞,不獎勵苦勞。」

你是個加班狂,每天七點半就到公司,吭哧吭哧地幹到下午六點下班。出去吃個便當,回到公司接著拚命到半夜才回家。這樣是很辛苦,但這不叫功勞。

你每天早起晨跑、讀書、冥想,心裡夢想著做個有趣、有情調、有追求的人。這樣是很酷,但這也不叫功勞。

功勞的構成,無非是任務完成的「數量」和「品質」,也就是「你做了多少」和「你做得多好」,與你流了多少臭汗、上了多少小時的班沒有半點關係。

當你「努力」了一天卻沒有像樣的結果,那你今天對公司的貢獻就是零。「任務能否完成」是基數,「努力」是係數。殘酷的事實是,當基數為零時,係數再大也沒有任何實際價值。

試想,如果成龍沒有那些好作品,他一身的傷還有意義嗎?如果愛迪生沒有找到鎢絲,那他之前的上千次失敗,還有誰會去在意?

你要記住,「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是庸才說的話,優秀的人從來都是用結果來證明自己。

梭羅曾說,光有勤奮是不夠的,螞蟻也是勤勞的,關鍵要看你為什麼而勤勞。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很多埋頭苦幹的人,最後卻不盡如人意。

比如你決定減肥,於是你每天早起去跑步,可一個月後,你減肥效果並不理想。於是你去請教了一位運動和減肥方面特別專業的朋友,他了解完你的具體狀況後,向你介紹了「什麼是無氧運動」、「什麼是有氧運動」、「什麼是正確的跑步方式」、「該給自己配置什麼樣的裝備」、「如何膳食搭配」等。然後你後面的一個月狀況就會完全不一樣,你的體重會有規律地下降,而且跑起來更加輕鬆,完全不像原來的感覺就像是在服苦役一樣。

你看,這兩段時期內,你的「努力」程度其實是差不多的,但結果卻有了天壤之別。

現實中,對沒有成效的努力,我們總喜歡抱怨命運不濟,老天不公,卻不曾回頭反省:自己所謂的努力,所謂的付出,是否夠專、夠誠?是否偏離了方向,違背了規律?

總有人,為了追逐潮流,沒顧及自己的弱點,沒充分了解市場,就開始跟風創業,在投入金錢,及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以失敗收攤;總有人,為了所謂的面子,涉足不熟悉,或違背發展趨勢的領域,以致被排擠出局。

如此的人生,不能說沒有付出,但與功勞無關。

書籍簡介__不要在該奮鬥時選擇安逸



作者:老楊的貓頭鷹
出版社:高寶
出版日期:2017年4月26日

老楊的貓頭鷹

用後腦勺盯著這個功利世界的85後貓奴,惜時惜命,喜用炙熱的文字揭穿並非靜好的歲月。不負責疼愛你,只想喚醒你。

這本書――
他想寫給活在這世界上,卻離世界很遠的你;
他想寫給在大勢已定、無可更改時才遲遲進場,卻又在勝敗未分時提早離席的你;
他的毒舌提醒你:餘生不長,請溫柔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