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已經沒有人爭辯數位新聞是否會威脅到紙本媒體。每一家老刊物都體認到競爭性的挑戰,但我們可以想像老刊物既已了解數位威脅,未來自會調整策略,最後能主宰網路新聞的世界,就像主宰紙本新聞一樣。畢竟,大型老刊物擁有龐大的員工群,裡面多的是才華洋溢的記者。他們也有高明的編輯、國外的辦事處、寶貴的品質和聲譽。

但此刻,非常多的資金被押在數位新創公司上。老刊物還在緊張地寫備忘傳閱,爭辯如何讓那些手沾油墨的老員工採取數位思維。就連老刊物的年輕記者都發現很難改變思考方式,他們仍然順應既有的誘因,吸收原來的文化。光是將精通科技的千禧世代拉進來,不足以推動組織跨入當前的數位新時代,還必須重訂行為準則。

並不是所有的經濟改變都具有破壞性。經濟情勢有一些改變相對較細微,老公司憑藉現有的結構或許完全可以理解。技術變革若沒有大幅改變市場重視的價值,應該就不會讓老公司措手不及。事實上在某些情況下還可以有很好的結果。很多老刊物在數位革命最初幾十年其實表現非常好:電腦讓公司得以大幅縮減生產成本,同時改善產品外觀。

有了電郵,他們可以更輕易與國外通訊記者溝通,或從海外收集資訊。但更戲劇化的改變可就構成問題了。

《經濟學人》長期以來一直面對網路競爭對手的挑戰,我們發展出一套數位產品來因應:一個網站,一組部落格,紙本刊物的平板與智慧手機版,影片部門等。過去的內部結構讓紙本的生產具有超高效率,現在推行數位版卻形成阻礙。

從上班週的時程安排、新聞價值的判斷到我們的寫作習慣,《經濟學人》編輯辦公室裡的一切都是為了創造特定產品而設計的:此所以我們會表現特定風格,會限制長度與呈現方式。這些結構會限制我們的想像力:當我們要想出網路報導的創意方式時,會比那些原本就只想這件事的組織更困難。

這些結構以不明顯的方式影響我們經營網站的方式:我們在尋找新聞故事時注意的角度和數位刊物不同;比較少注意社群媒體,較注意傳統日報以及我們與其他紙本刊物或消息來源的對話。

這類習慣會影響老刊物投入數位工作的資源。有人研究遭到破壞性挑戰的公司,發現他們通常投資較多心力在漸進式創新,較少計畫往非常不同的方向發展。

舉例來說,《經濟學人》將發展高品質紙本刊物的平板電腦版列為第一要務:這是很實用的數位產品,但仍然仰賴基本的紙本模型,由讀者付費訂閱每週的新聞組合(事實上,內容就和紙本讀者的信箱裡收到的一樣)。我們還投資更激進的方式,如建造多媒體部門。但研究也顯示,傳統公司的激進投資通常比新創公司的相似投資較不具生產力,這是因為現有的誘因結構會造成限制。

這就是真正的阻礙,不論是在《經濟學人》或其他受到威脅的事業。傳統結構會直接阻礙創新,這是事實,但最重要的影響是傳遞給勞工的訊息:紙本產品還是最重要的。

編輯經常指導記者投入更多的時間和思想在網路內容上,例如要注意部落格貼文和多媒體。但記者總會受到時間限制,還是必須設定好先後順序。企業文化告訴他們,當截稿日期將屆時,紙本優先。當所有的內部訊息清楚顯示,唯有當例行的紙本工作都處理好之後,才能嘗試發展最優質的網路產品,結果便很難發展出最優質的網路產品。

媒體絕不是面對這些影響因素的唯一產業。像IBM這樣的電腦製造廠發展出非常完善的結構,讓他們在主機商業系統的發展上很難被打敗。同樣的內部結構卻也讓IBM遲遲未能體認桌機的威脅,最後終於採取行動時卻又拙於進攻桌機市場。

IBM確實努力避開內部主機文化的侷限,成立半獨立單位來建造個人電腦事業;但因傳統主機單位的員工抱怨個人電腦單位影響他們銷售產品的能力,公司最後被迫「調回」那個單位,形同讓出市場。

當一家公司耗費數十年發展一種內部文化,使其最適合在一種經濟情勢裡有優異的表現,之後想要因應新環境調整文化時會非常辛苦。

在舊世界裡會有一套誘因結構讓勞工維持例行性的作業,這些在新世界裡可能證明是極大的負擔。因此老公司未必都能在改變中存活與興隆,剛發跡的公司卻非常善於探索新機會,主要是因為他們加入競賽時完全沒有組織的包袱。

書籍簡介

書名:二十一世紀工作論
作者:萊恩.艾文
出版日期:2017/07/06
出版社:商業周刊

科技愈進步,人愈被取代,薪水愈賺愈少……
工作者、企業、政府最關心也最急迫的問題:在機器為王、勞力過剩的時代,未來該往哪走? 《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作者皮凱提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