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我遇到兩個朋友去參加一個社交聚會,明明已經到了飯店卻還逗留在樓下亂晃。他們說,遲到15分鐘再進去比較好,太早入場沒什麼人又沒事做,會很尷尬。

人人守時豈不是比人人遲到更好,但為什麼為人詬病的集體遲到現象卻一直存在?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讓我先講一個故事,取材自法國思想家盧梭筆下的群體困境。

假設你和夥伴相約去打獵,說好了分頭埋伏,希望能圍捕到一頭鹿。鹿肉鮮美,足夠兩個人吃五天,不過獵鹿一定要兩人合作才能成功。可是就在等待的過程中,你發現樹林裡有兔子。兔子很小,憑一人之力就可以抓到,帶回去夠自己吃三天。

這時候該怎麼辦?

如果你繼續配合等待,而夥伴也乖乖在另一頭埋伏,那你們一定可以聯手獵到一頭鹿。但如果夥伴那一端也有兔子,而且他竟然逕自跑去抓兔子,那你為獵鹿所做的努力都將白費,最後會空手而回。反過來說,如果你自己跑去抓兔子,則不管夥伴怎麼做,你這次打獵都保證有收穫,至少能帶一隻兔子回家。

真是兩難。

我們可以看到,你的最佳做法取決於「你認為」夥伴會怎麼做。只要你對夥伴有信心,就應該繼續等待獵鹿的機會。但如果你不確定他會不會自己跑去抓兔子,或許就應該採取最「安全」的做法,自己也抓一隻兔子回家就算了。可是這樣一來,你和夥伴就失去了一個可以共同創造最佳局面(帶一頭鹿滿載而歸)的可能性。

如果我們進一步思考下去,很快就會發現你對夥伴的信心其實也取決於他對你的信心。如果你知道夥伴信任你,那麼對他來說最好的做法就是合作獵鹿,而在夥伴願意合作的情況下,你也應該合作。但如果你覺得夥伴對你缺乏信任,他很可能就會自己跑去抓兔子,在這樣的情況下,你也不用一廂情願地配合等待。

到頭來,兩人之間能不能合作,關鍵就在於有沒有信任。如果兩個人缺乏互信的基礎,就算雙方都有意願合作,也會因為不確定對方是否真的願意配合,而陷入獨善其身、無法共創價值的困境。

現在讓我們回到遲到的問題,情況和獵鹿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