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有兩條新聞,在很多人的心底,點燃一盞燈,亮了起來,也溫暖了起來,感覺好有希望,有一種「我也好想這麼做」的衝動。

第一條新聞,是一家五口用256天壯遊23國,花費130萬元。夫妻倆30歲上下,3個幼兒分別5歲、3歲、1歲。為了完成這個計畫,一般人認為最重要的兩樣東西,他們都大膽捨棄,賣了房子,辭了工作,做出如此大的犧牲,為的是什麼?29歲的賴玉婷說:

「我想透過旅遊,讓孩子知道很多事情,像是戰爭沒有離我們很遙遠、野生動物和動園裡的動物不一樣、學會愛護這個地球等等。」

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企業可以接受嗎?

第二條新聞,是年輕攝影師CJPAPA一家四口徒步環島一圈,花了112天,孩子一個3歲、一個2歲。起初CJPAPA「很想做點什麼,試著脫離舒適圈」,加上孩子正值最需要父母陪伴的年紀,於是和太太推著兩輛娃娃車就出發。CJPAPA說:

「我想讓孩子在記憶裡,有一段漫長的時間,是和父母一起用腳走過台灣。」

這是典型新世代的故事!對於年輕人來說,追隨內心的鼓聲往前進,做自己想做的事,是非常重要的,重要到連工作、金錢、房子都可以捨棄,這是上一代無法想像的魄力與決心,更是傳統社會難以接受的生涯節奏。

他們對於生命是要100%地自主,掌握在手裡的,但是這樣令人敬佩的勇氣,在面對求職當下的那一刻,遞出來的履歷,在工作經歷欄裡,不時跳出幾段空窗期,企業能夠接受嗎?

在台灣,尤其是大企業,並不樂觀。

連請假生孩子,都不敢…

每個人都有一個自我要去追尋,有多個夢想要去完成,但是多數人最後都引以為憾,或是未能成行,或是未能走到終點。一般人以為,綁住雙腳的是錢準備得不夠,然而這兩對夫妻的故事告訴我們,即使像環遊世界這麼昂貴的夢想,其實花的錢不如想像的多,那麼,究竟什麼是平凡如你我勇敢前行的阻礙?

答案是,工作!

夢有很多種,像我的朋友Ann是想生孩子。她是留美碩士,聰明優秀,高挑美麗,今年38歲,婚後6年未孕,隨著年紀的增長,心裡慌到不行,從前年起便試探請長假的可能性,也不過2星期,主管的態度卻不置可否,每每到了請假前夕,工作卻排山倒海襲來,主管總是以人手不夠為由,要她再緩緩,幾次下來,Ann越來越不敢請假,覺得主管好像在暗示不同意,那麼Ann怎麼想呢?

「我害怕丟掉工作,畢竟這是一個穩定又薪水不錯的工作,除了不方便請長假之外…」

「如果因此丟掉工作,我已經38歲,要找到工作並不容易,更何況像這樣的好工作!」

連擁有孩子這麼重要的人生大事,都會為了工作而卡住,遑論其他的夢想。可是,這並不是員工多慮了,在台灣,它是鐵錚錚的事實!

職涯中斷,就是「髒點」?

最近一位人資主管發表文章,一名四大校的碩士,待過台灣品牌價值第一名的公司,休息一年做自己想做的事,文中未說明是什麼事情,且讓我們想像一下,也許是繞著地球壯遊一圈,也許是支持一個公益組織當志工,也許是鍛鍊體魄,挑戰鐵人三項,也許是寫了一本小說,參加文學獎…Whatever,等他再回到就業市場,面試機會變得極少。這位人資主管說:

「我必須坦誠的告訴你,在人資這一關就很難過了,因為你讓我們很疑慮。」

我很不欣賞這種論調,但是說真的,一點都不陌生!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常常需要與大企業主管,針對履歷自傳的內容交換意見,發現不論是圓夢或資遣,讓生涯中斷,出現較長時間的空白,對企業來說,都是「髒點」,這樣的履歷稱為「弄髒了的履歷」。在徵才這件事,企業有嚴重的潔癖,幾近神經質,無法容忍任何髒點。

工作,不是人生的全部

他們想不通,一個有企圖心的年輕人,怎麼會無緣無故的休息一年,去做「與工作前途無關緊要」的事情呢?在他們的腦子裡,生涯就像一隻泰迪熊,一定要塞滿,緊緊實實,眼睛不可以凹,鼻子不可以塌,而且要通通塞進與工作前途相關的事情。只要哪裡沒塞滿,就是髒點,就會懷疑求職者的心不在工作,不足以信任,也不堪大任。

可是,這種想法,放到現在年輕人的生涯布局裡,根本不通!

他們認為,生涯規畫不是「找工作」,而是「經營人生」,追求的是人生全面性的滿足,工作只是其一,不是全部,還有其他面向。他們也重視工作,不過更重視有無意義、有無價值,一個有成就感的人生不是看外在價值,不是追求功成名就,而是對自己產生的意義有多大、對家人的連結有多強、對社會的奉獻有多少。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他們可以不在乎它是不是「工作」,以及會不會影響前途。

因此,畢業之後,新世代會將前幾年用來追尋自我,即使是工作,他們也要求裡面要有自我。自我這個東西,對於長一輩的人來說,是抽象的;對於年輕一代,卻是實實在在的,一定要緊握在手上,感受到自己這個個體在世界上的真實存在。在一路追尋自我的過程中,一定有迷惑、有矛盾,會做錯選擇,會挫折失敗,出現撞牆期,而且一時半刻無法順利轉彎,可是它們都是成長的養分,都會回饋到工作崗位上的表現。

時間表,自己訂!

人類的夀命拉長,退休年紀也跟著延後,未來工作到70歲或80歲再也不是新聞,生涯就變得不那麼緊迫,沒有一張「什麼時間做什麼事」的固定時間表,工作隨時可以中斷,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然後再回到崗位繼續工作,也會變成常態,生涯不再線性發展,而是走向不斷迷你循環,跳tone的數位人生。

這是年輕一代的人生,他們有自己的時間表、自己的節奏感,以及滿意人生的藍圖,企業非要接受不可,否則就找不到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