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算重度玩家,但我很喜歡上Steam遊戲平台瞎逛。Steam平台有個好處,就是遊戲的分類非常完整且多元,而且允許User自行為遊戲加上五花八門的標籤:像是「模擬」、「策略」、「養成」、「二戰」、「動作」等等。在「擺脫職涯困境的系統化做法」講座中我也建議大家,把工作當成一場遊戲,設定關卡與目標,並且蒐集反饋,一步步達成心中的目標!我覺得每個行業中特別有成就的人,都很像是遊戲玩家,他們也非萬能的全才,而是依據不同人格特質選擇他們最擅長、最有熱情的「遊戲種類」,在過程中一邊挑戰難關,同時也享受成就感!

擅長「快打旋風」的人未必專精「文明帝國」。從事顧問工作15年,接觸了上百種不同的專業領域,我冥冥中感覺到每種職業也都隱含了對應的關鍵特質。如果你本身具備了這項特質,相對容易在對應的職業中找到熱情,並且成為佼佼者!

以下就是我這些年的觀察:職業與其個人特質的對應。

一、工程:喜歡「建構」的特質

我認識頂尖的工程師,不管是軟體、硬體、機械還是化工,都對從無到有「建構」出一個新東西有極度熱情。很多人認為擁有數字能力、空間觀念這些智能才能成為一個好工程師。我的看法是這些智能就像NBA球員的身高一樣,不能太差,但超過一定值後成就就跟身高無關了。我身邊就有智力測驗的空間觀念馬馬虎虎,卻成為優秀建築工程師的朋友,就因為他對建造房子有強大的渴望。被諸多工程師奉為神明的賈伯斯,據說也不會寫程式,但是他渴望創造新東西的熱情讓他成為經典。

二、會計:在意「無瑕」的特質

會計的責任就是把公司營運的所有數字串接在一起,不能產生任何矛盾與瑕疵,如果在報表上「合不起來」就是嚴重的漏洞。這種工作有時候非常繁瑣,需要極度的耐心與細心才能完成。除非這個人內心對於「瑕疵」非常敏感,而且對於一份完美無瑕的報表有所堅持,否則會計工作還真的挺痛苦的。我周圍好多優秀的會計都是處女座,更加深了我對這件事的看法!

三、醫療:心存「關懷」的特質

關於這段我想了好久才下筆,我原本想到的是「系統」與「平衡」屬性。因為人體就是一個複雜的系統,系統不平衡我們稱之為生病,一位優秀的醫師/護理師對於回復系統平衡必定充滿熱情。但我發現錯了,這世界上有很多種有機無機的系統,為什麼醫師對於「人體系統」特別執著,顯然背後還是出自於對人的「關懷」。我周圍幾位優秀的醫師都對「人」充滿感情,臉書上一位醫師好友曾表明對人性與法律的失望,自稱絕不會主動救助陌生人,結果在高鐵上一聽到有人需要協助,直覺反射就是衝上去幫忙,我想這就是所謂的「醫者仁心」啊!

四、銷售:熱衷「探測」的特質

我們心中對業務的形象,往往是能言善道,甚至有點油滑的角色。但是當我認識更多的超級業務後,我發現他們都是善於觀察並且探測人心的高手。好的業務不會對自家產品滔滔不絕,而是仔細地從各種角度擷取跟客戶相關的細節,在心中猜測客戶的想法,然後透過問問題去確認自己的猜測。猜不對就換個切入點再來,猜對了當然就距離成交更進一步,這其實是一種很邏輯化的過程,跟探勘石油差不多。那種只靠攀關係、耍嘴皮的業務,反倒沒抓住銷售的精髓。

五、學術:窮究「因果」的特質

從事學術或研究工作的人往往都是資質相當優異的,但其中僅有少數人能達到拔尖的地位。我自己的觀察,這群佼佼者的共同特質就是對於事物背後的「因果」關係有種「非搞清楚不可」的執著,其實這也就是「求知慾」的本質。愛看書,喜歡學新東西並不等於擁有求知慾(很多人只是愛蒐集碎片知識的「人肉硬碟」),真正的「求知慾」是對於事物背後所隱藏的關連充滿好奇,並透過閱讀、調查、分析、實驗等手段釐清因果,這樣的人從事研究工作比較容易忍受挫折,並從中獲得樂趣與成就。

六、法律:善於「交換」的特質

我自己是個帶點反骨,偏好打破規則的人。以前很不能理解為何有人會喜歡「法律」這個充滿規定與條款的領域,我猜都是些喜歡規則的老古板。後來與身邊學法的朋友聊天,才發現對這個領域充滿熱情而且成就不凡的人,其實頭腦都相當靈活,善於變通,跟生硬的條文形成鮮明的對比。其實法律之所以存在,並不是大家直覺想到的公理、正義與維護倫理,而在資源的分配與權責的對價關係:從夫妻財產與監護權的爭議、勞資爭端、到刑事案件的刑責,都需要交換與權衡的思考。或許這也說明了為何政治人物中法律出身的特別多,因為政治的重點往往也在資源與權力的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