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有篇當兵文一直出現在我版上,大意是一個高學歷知識分子在部隊裡面很驚訝的發現原來台灣有另外一個世界充滿了身世悲慘沒機會念書的8+9(編按:PTT鄉民百科),他在閱讀了150篇自傳與訪問了超過30個8+9後,很感慨的寫下了家庭教育的重要性,以及階級是世襲的感言。字裡行間充滿自省與反思,文末還呼籲大家不要用批判性的眼光去看別人。該文引起了很大的迴響,沒記錯的話好像有一萬多個分享。

我相信這個作者的所寫是出於真心,在他過去的世界裡,從來沒有機會跳脫出同溫層去接觸到社會中的其他階級,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感觸。看著他的文章,我像是看到很久以前的自己,而我後來的體認是:收起你那自以為是的憐憫吧,真的有心,就蹲下去跟他們站在同一個角度看世界。

大學時代,我有幸在教會擔任青少年輔導,服事附近社區的孩子。若不是他們,我不會知道原來台北市會有14歲的國中生,窮到一整個禮拜只有一條吐司果腹,得靠在學校打零工才能換得一頓營養午餐,一整個冬天只有兩件長袖外衣禦寒。

10歲的國小女生放學得幫忙做資源回收,垃圾堆滿家中臭味四溢不說,晚上睡覺得揮手趕蒼蠅蟑螂。後來有將近三個月不見她人影,跑去她家才知道她因為床邊有腐爛老鼠屍體,她不自知吸入了太多的穢氣生了重病。

一個學生因為身上帶刀被教官逮到懲處,他抓狂下放火燒了訓導處,教官找不到他的家人只好打電話給我;一個學生半夜十一點來找我借錢,因為他把要賣的毒品弄丟了,藥頭揚言要砍斷他一手一腳。

問他為什麼身上要帶刀?因為怕關了七年剛放出來的通緝犯爸爸,會回家裡搶錢打媽媽;為什麼要賣毒品?因為缺錢照顧智障的媽媽跟精神病的哥哥。

當然不見得每個理由都這麼冠冕堂皇,也有拿刀是隨時要跟人家釘孤支的,販毒是想要賺快錢、買手機車子玩線上遊戲的。

但不管理由是什麼,越認識他們,我越不知道能為他們做什麼。只能搥他們幾拳,吼他們兩下,陪他們在橋底下抽煙,擦一些還能擦的屁股,看有沒有機會講幾句聖經上的道理。

不過我也不是永遠這麼有耐性。曾有一個孩子出生就遭遺棄,被一個清潔婦撿回家養,但家裡其他人當她是累贅,從小對這小女生拳打腳踢。一次偶然機會來到教會裡,許多叔叔阿姨付出全心全力,從國小陪她陪到國中三年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