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聯總裁徐重仁上週閃電宣布退休,全聯說法是屆齡70功成身退,但網路上卻謠傳是「被退休」,主因太會花錢,與全聯原本的企業文化無法融合。陳啟鵬老師從歷史故事帶我們看一個稱職的CEO應如何面對挑戰....

一家公司的存續有許多要點,其中CEO的決策,絕對是商戰中的重要關鍵,而CEO決策又取決於個人行事風格與經驗,好的CEO能提出前瞻性的規劃,為公司力挽狂瀾或攻城掠地,這也是目前世界級大公司,對優秀CEO翹首企足的原因。

然而,新任CEO要適應原有的企業文化,又要兼顧各種事業體,所下的決策又要能展現出成績,當真是一大挑戰,不過放眼中國古代,早就給這些CEO提供了足以參考的案例,而這一回,我就要拿以阻止「河伯娶親」而知名的西門豹,來解析身為CEO應有的態度與作法。

徐重仁沒學到的一堂課》從西門豹「河伯娶親」的故事,看CEO如何改革企業文化
照片取自:網路

CEO改革企業文化,須因勢利導成有利自己的局面

戰國時魏的鄴縣位在河北,原本應該是富足安康的地方,但此地卻有一個「河伯娶親」的陋習。鄴縣旁邊有一條漳水,經常氾濫成災,當時的巫婆假稱是河伯憤怒的結果,要每年送一個美麗的少女坐在船上,自沉水中讓河伯娶親,才能平息洪水。但這個娶親的陋習沿襲下來,卻成為百姓痛苦之所在。原來,巫祝、長老與官吏以舉辦盛大儀式為理由,向百姓搜刮大筆金錢;而村民為了不讓女兒被河伯娶親,紛紛逃離此地,人口越來越少,連帶使鄴縣越來越貧困。

西門豹來到這裡當縣令之後,首先發現了這個陋習,他進一步察覺陋習的背後,其實是巫祝、長老與官吏分別利用自己的職權、地位與權力,所形成的共犯結構,而共犯結構的背後,當然是因為龐大的利益,他可以直接下令禁止,但卻沒有這麼做,那他是怎麼對付呢?

西門豹先是不動聲色,在河伯娶親當天到河邊觀看,等新娘到了之後,他假稱不夠漂亮說:「煩大巫嫗為入報河伯,得更求好女,後日送之。」

西門豹請巫婆先去通報河伯另挑美女,隨即命人把巫婆丟下河裡,巫婆是河伯的代言人,長老和官吏明知道這是送死,但也無法出言阻止。西門豹等了一會兒,藉口巫婆去太久,要趕緊催促,便把她的徒弟一一丟下去。然後等了一會兒,又以女人腳步太慢為由,再把那些長老一一丟下去,重點是,整個過程西門豹神情肅穆,虔誠以對,旁人根本無法出言阻止。而後西門豹又假裝不耐煩說:「巫嫗,三老不來還,奈之何?」順便看了貪官汙吏一眼,此時這些官吏知道厲害了,紛紛「皆叩頭,叩頭且破,額血滿地,色如死灰。」西門豹看了,知道這些人得到教訓了,才放他們一馬。

面對共犯結構所形成的企業文化,西門豹不直接大刀闊斧硬幹,他採取的是迂迴的方式,先假意配合,從中發現間隙,以之因勢利導為對自己有利的局勢,這麼做的好處是,他既不會遭到強力的反彈,又能有效隔除既有文化的弊病,甚至,還能進一步消除共犯結構,這樣睿智的作法,堪稱是新任CEO適應企業文化的經典案例。

不是將公司資源全部總攬在手中,而是有效率的控管與分配

經過西門豹改革後的鄴縣,民生開始蒸蒸日上,但奇怪的是,縣務的財務報表卻看不出具體的成果,不僅官倉、金庫沒有相應的財貨,就連兵器庫裡,也沒有儲備的軍械,這就給人抓到把柄,往高層上告。魏文侯親自前往視察,發現情況果然如同舉報一般,於是召見西門豹,要他把事情解釋清楚。

西門豹聽了不慌不忙的說:「我聽說王者使人民富足,霸者使軍容壯盛,只有亡國之君才會使國庫充盈。鄴縣之所以官倉無糧、金庫無銀,兵器庫空空如也,是因為資源都在人民手中,大王若不信,讓我登上城樓擊鼓號令,看看是否會馬上備齊?」魏文侯答應了,於是西門豹登樓擊鼓,兩陣鼓聲之後,百姓不僅披掛上陣,連糧食軍備也都備齊,魏文侯看了之後連忙要西門豹停止演習,但此時西門豹卻對魏文侯說:「當初我把軍備糧食放在民間,就是跟人民約好,一旦號令就必須備齊出征,而今既然已經發出號令,就不能失信於民,所以我想直接率軍出征攻燕,把失去的土地要回來。」魏文侯答應了,西門豹因此率軍伐燕,果然收回許多失地。

西門豹明白,將資源統一,不僅會讓手底下的人做事礙手礙腳,也會影響營運靈活度,所以他將這些資源下放,讓百姓不會困於農時與用度,隨時可以彈性運用;但另一方面,西門豹又能有效控管這些資源,在需要的時候作全方位的利用。公司營運也是如此,如果CEO能將人脈、客戶名單、銷售分析等資源下放,有效控管,反而能將資源做最有效運用,使業績蒸蒸日上。

營運方針遭董事會質疑時,不妨適度地以退為進

西門豹在任時雖然深得民心,但仍不免遭到魏文侯身邊的奸臣散播謠言,因此當年底時西門豹向魏文侯匯報政績,魏文侯一邊點頭稱是,卻一邊命人收回他的官印,西門豹明白,自己一定是遭到讒言打壓,於是他擺出低姿態對魏文侯說:「過去我不知該如何治理鄴縣,現在明白了,請大王再給我一次機會,如果再治不好,甘願受死。」魏文侯答應了,於是西門豹再度回任縣令。

這一回,西門豹一改之前勵精圖治的作法,不僅疏於縣務,還把壓榨人民來的稅收,拿去賄賂魏文侯身邊的奸臣,到了年底,他再度向魏文侯匯報政績,下滑的報表反而得到魏文侯的讚賞,西門豹明白,魏文侯根本不看政績,他只聽別人的評價,於是對魏文侯說:「以往我替大王認真治理縣務,君王卻想收回官印,而今我多方討好大王身邊的人,大王反而對我大加讚賞,這樣的情形請恕我無法為大王再盡心盡力。」說完把官印交還給魏文候,轉身就走,魏文侯一聽就明白自己的不是,連忙挽回他說:「過去我對你不了解,現在了解了,請你繼續替我治理鄴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