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以下文章,為香港新媒體《眾新聞》獨家授權商周.com刊登。《眾新聞》為一非營利的公共新聞平台,提供獨立的新聞解讀和分析,正在進行募資。網址為:https://www.fringebacker.com/zh-tw/projects/truth-matters/

1997這4個數字,是香港人的身分識別。
每一個香港人,對1997都有一份濃濃的感覺;
每一個香港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1997故事。

有一些香港人,1997,
是他人生的轉捩點,
成長路上一個不能忘記的密碼,
是喜也好,是悲也好,
已是20年的光景。

從獅子山上看着看着,
燈光中一個又一個的香港故事,
交織出一道1997至2017的香港風景線。

這20年間,
維多利亞港上空多了一抹紅霞,
彌敦道的繁華多了一陣吵鬧,
夏愨道被賦予了一種全新意義,
銅鑼灣卻多了一陣惶恐。

維園的普選冀盼年復年,
深水埗老百姓望穿秋水,
旺角街頭的年輕男女,在令人眼花的霓虹燈之間,
開始探索2047。

回望1997,
十年人事幾番新,
廿年,翻了幾番,
回頭已是百年身。

陳方安生20年前身穿一襲紅衣,站在會展看著一旗降、一旗升, 有誰知道當時她心情多忐忑。由布政司過渡為政務司, 最後因高官問責制而離開政府,再參選立法會,20年間, 她一直將香港的變化看在眼內。

她說回歸後四年,一國兩制的確成功:「當時還是新華社姜恩柱,你從來無聽過姜恩柱會出來指指點點,干預香港內部,他立下一個非常好的榜樣。」偶爾翻起風波,例如有政協批評港台用公帑鬧政府,但最終都仍能堅持一國兩制、港人治港。

不過,之後卻愈來愈變味:「近幾年特別是CY(梁振英)做了行政長官,你根本縱容他,鼓勵中聯辦干預, 所以現在你甚麼都看到他在指指點點!」或許正是源於出身政府,陳太說這句話的時候,嗓音鏗鏘之餘帶點火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