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公司如何節約成本?

為什麼飛機上空姐比空少多?《經濟學人》揭開航空公司節約成本到極致的秘密

1980年代,當時有一位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的機組人員發現,乘客大部份都很喜歡吃機上的沙拉餐盒,但是有將近四分之三的乘客不吃餐盒裡頭的橄欖。當時公司的老闆羅伯特.克蘭德爾(Robert Crandall)立刻就把橄欖從菜單上取消。事實上,航空公司支付給空廚的費用是以沙拉中的食材數量為計算基礎:四道菜的話是60美分,五道菜則是80美分。橄欖正是這第五道菜,因此這個舉動每年為公司省下了4萬塊美元。

1994年,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聽從了一位空服員的建議,決定不繼續在垃圾袋上印製公司的商標,因此每年為公司省下了30萬美元的印刷費。在航空業裡,顧客總是挑三揀四,利潤又如此微薄,究竟當今的航空公司還有哪些節約成本、同時仍符合業界規範的方法呢?

這些航空公司首先模仿了超級名模的作法――這些名模不僅忌口,對體重更是到了錙銖必較、關注到小數點第二位的程度。航空公司捨棄了機位前滿滿一袋的雜誌,換上比較輕薄的毯子,食物也改用輕量的紙盒包裝。

有一些航空公司直接卸除了飛機的水面緊急降落配備,因為這些航線並不會飛過任何的水面。機上的座位也變輕了。地中海航空(Air Mediterranée)是一間法國的航空公司,而這間公司替換了他們空中巴士(Airbus)A321客機上的220個經濟艙座位。這些座位原本每個重達12公斤,而在改用鈦等輕量材質之後,每一個座位的重量只剩下4公斤左右。

走吧航空(GoAir)是印度的一間廉價航空,這家公司只聘僱女性的空服員,因為女性平均來說比男性的體重輕了10到15公斤。如此的撙節措施確實看到了成效。燃料費用一般占航空公司的三分之一成本,而機上每減少一公斤,客機每年就可以省下100塊美元的燃料費用。

即便當今的飛機已經不像從前一樣這麼耗油,一些設計上的小改良還是很有幫助。西南航空估計,在安裝了小型機翼(也就是翼尖帆)之後,由於降低了機身阻力,公司每年省下了5400萬加侖的燃料。易捷航空(EasyJet)是一間歐洲的廉價航空公司,他們使用了一種特殊塗料,減少了機身在空氣中承受的微撞擊,讓飛機能更輕易通過氣流。而西南航空表示,這麼做也確實節省了燃料。

當今在國際上,飛行員都傾向在起飛時不將油門開到最大,並且會盡快將飛機進入巡航高度(在這個高度上空氣比較稀薄,阻力也因此相對較小)。如果在降落時跑道夠長,飛行員會傾向讓飛機自行放慢速度,而不再將引擎切換成反向推力模式。印度的香料航空(SpiceJet)和其他類似的廉價航空則試著將自家飛機使用得淋漓盡致。香料航空使用龐巴迪的(Bombardier)Q400渦輪螺旋槳飛機來提供小型城市之間的航班,而這些航班的飛行員會加速飛行,藉此從每一個航班裡省下幾分鐘的時間,而這使得香料航空每天可以再多塞進一個航班。雖然加速飛行會提高燃料使用,但是和增加的航班收入相比之下還是相當划算。

不過雖然航空公司願意承受這麼大的壓力,但是每年光是在歐洲,登機時間延誤就造成了高達十億美元的損失。空中巴士公司認為他們已經有了解決辦法:他們已經取得一項分離式機艙的專利,機艙內部的座位配置就和一般客機一樣。這個機艙模組會停靠在登機門前,讓乘客和行李完成登機,接著這個分離式機艙會嵌入一架空的飛機當中,就像火柴盒平順地滑入一樣。然後飛機會飛抵目的地,而在降落之後,分離式機艙就會脫離飛機,並由另一個機艙模組取而代之,模組裡已經坐好了新的一批乘客準備要起飛。這個未來感十足的設計可能得花上數十億美元研發,而且還需要好多年的時間――也許永遠不會有起飛的一天也說不定。而在那之前,航空公司仍將繼續精省那些不必要的橄欖費用。

為何大面額紙鈔恐將走入歷史?

為什麼飛機上空姐比空少多?《經濟學人》揭開航空公司節約成本到極致的秘密

大面額鈔票沾染上不少負面新聞。2016年二月,歐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表示要對面額500歐元紙鈔的使用情況進行調查(歐銀同年五月宣布,擬於2018年底廢除500歐元紙鈔)。沒多久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資深研究員冼博德(Peter Sands)也發表報告,主張回收這類大面額紙鈔,不光是500歐元,1,000瑞士法郎乃至100美元紙幣都該停止流通。為什麼大鈔逐漸失寵不討歡心?

對大多數人而言,大額鈔票並非資產而是負債。坐落在瑞士第一大城蘇黎世(Zurich)市中心的奢華名店,接受顧客拿大鈔購買高檔鋼筆,但店家備有特殊機器來辨識鈔票真偽。要是你試著掏出大鈔付計程車車資或買巧克力棒,對方只是掛著嘲弄的表情回應已經算走運,最慘的是直接被打槍,人家拒收你的大鈔,歐洲大部分地方不接受500歐元紙鈔,根本連瞧都不瞧一眼。縱使如此,歐洲央行統計卻顯示大鈔特別受歡迎:流通在外的瑞士法朗貨幣,60%是紙幣1,000瑞郎;歐元流通的現金中,30%是面額500歐元紙鈔。有人不禁懷疑,大多數大面額鈔票恐怕不是被害怕朝不保夕的人存起來,而是落入為非作歹的人手裡。

確實掌握現金流向這檔事本來就很棘手,這正是大鈔受作奸犯科者青睞的原因之一。不過現在執法者可以肯定的是,大面額紙鈔具備不占空間又容易藏匿的優點,是犯罪者的首選。有一起事件讓人擔心大鈔在資助恐怖主義上的角色,2014年一名伊斯蘭聖戰士的女信使,將40張面額500歐元大鈔(總額二萬歐元)藏在內衣裡,前往土耳其企圖闖關被捕,若是這二萬歐元全換成面額100歐元的鈔票運送,她得穿大一號的短褲才塞得下。各國協同防止洗錢犯罪的國際組織「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小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FATF)執行秘書大衛.路易斯(David Lewis)表示,大面額紙鈔主要還是用於販毒、販賣人口、洗錢、勒索等不法行為。曾任英國渣打集團執行長的哈佛研究員冼博德主張,回收大額紙鈔可打擊現金支付工資的逃稅手段,有助充實國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