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會議中收到一個朋友傳來的簡訊,「小蜜這次段考全校第二名耶!真不知道是怎麼了!」看這文字就知道傳來的人喜孜孜的,我彷彿都可以看到這位父親笑瞇了眼,卻一邊又要掩飾著。因為這位父親一向主張,成績不重要,學校功課也不要太在乎,要追究真學問實知識。然而,這個全校第二名,還是讓父親歡欣鼓舞。

別說他了,連我看到簡訊都開心了起來,忍不住就想在會議中說––各位,小蜜的國中第一次段考竟是全校第二名耶!––而忘記追問:怎會知道排名呢?不是不能排名嗎?更別說什麼『不要被排名牽著走,要關注孩子真正學到什麼』的理念了。

當我驚覺了自己的開心,也更明白了真的不能排名,實在是因為,太有效,太有影響力了。它的有效就來自於簡化的評價,將焦點放在名次,而不是學習評量。排名如果能鼓舞人,主要是因為打敗他人,而它如果會讓人沮喪,也是來自輸給別人,而不是沒學會。如果我們總是用這種方式「激勵」小孩,恐怕,是激「偏」了。不只是因為把學習焦點弄偏了,我們還打壓了除了第一名之外的所有學生,想想看,就算學會了九成也無法有成就感,因為可能輸給了五個人。

教育是要激發人的學習動力與信心,而不是讓99%的人覺得自己不夠行。

傳簡訊的爸爸,是堅強的反對升學主義者,小蜜上國中不補習、不夜讀,弄完作業早早睡覺,睡足八小時。也許,這是小蜜爸爸歡欣鼓舞的另一個原因。像是用資本主義打敗了資本主義。即使如此,我們還是受了舊文化影響,需要檢視那股「由衷」的喜悅。

在人本教育基金會2013年學生生活問卷調查報告裡,五都國中生中大約有六成到七成表示學校會公開排名。當然,如果去問教育部,他會說禁止排名。去問學校,學校會說,家長要求。學校公開排名,就是違反規定,這是可受監督,可被要求的。而家長呢,是不是也可以多些心思,不要依賴最粗廉的排名,而是要求學校能夠發揮教育專業,真正面對學習與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