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比較密集上主管培訓,課堂間,從主任級到經理級的學員,大家在管理員工上,認為最頭痛的狀況之一就是:「問他他不說,叫他他不動!」你也遇到這個問題嗎?但我的學員小慈,今年25歲,標準的新世代上班族,她聽到這些主管心聲,有話要說。

小慈在台北教育大學國文系畢業之前,她就立志不當老師,沒有跟著同學去實習,拿教師資格證。「因為覺得當學校老師工作太無聊,不斷重複同樣的事情。學生也不好帶,不聽話!」年輕但飽讀詩書的她,認為探索世界是非常重要的事。專科念英文系,大學轉念國文,早早就見過世面。她去過北京交換學生半年,自己也闖蕩上海三、四個月。到美國自助旅行20天,也曾經到澳洲去打工遊學。

她一直秉持「自己學費、自己賺。」從專科開始,就半工半讀,不讓家裡操心。即使到國外去生活,也是帶著少少的錢,省省的花。真的撐不下去,就想辦法打工賺生活費。獨立﹑有想法、不怕苦、困境中求生存的能力,讓我對小慈印象非常深刻。她的言談當中,有著超乎同齡女生的成熟,和她說話,聽著聽著,你會忘不了她所展現的世故。

小慈畢業後,到家附近的一間補習班擔任櫃台人員。

櫃台人員!?我聽了,非常非常驚訝?怎麼選擇了一個和學校很像的工作?這,不是之前她很詬病的嗎?唉,現在的小孩,到底在想什麼?她自己說了:「我想要就近照顧媽媽!」原來小慈的母親罹患乳癌,懂事的她,想要代替父親角色,扛起那超出她年齡該有的責任。

但,這匹脫韁的野馬,適合上班嗎?

「我的老闆,根本一天到晚都不在補習班。一個星期出現1天。每天開門是我,晚上11點下課關燈關門也是我,這到底是誰的公司呀!」我安慰她,「一定是妳老闆很信任妳,覺得妳是一個可以交辦的人,所以他就全權授權給妳。」「授權個屁!」小慈不屑的回嘴,「他是想要自己過好日子,然後等著收錢!」哇~小慈講話相當直接麻辣呀,但,也不是都不可信。

「今年暑假說要招生,會考的時候要我們到各個考場去發DM,問題是,會考同一天開始,同一天結束,他要我們3個人跑50間學校,把2萬份文宣發完,他瘋了嗎?一間學校要發400份,一個人平均要跑16-17所學校,交通上和時間上,根本都不可能做到!」這,的確是。

「那妳跟老闆說這件事了嗎?」「說了有什麼用?!他就拍拍大家肩膀說,我相信妳們都可以做得到!加油!」小慈翻了白眼。「這種摸摸頭的話,誰不會說!跟他講,根本就沒有用!」5月會考結束,小慈發了4千份DM出去,其他1萬多份全部載到回收廠去丟掉。主管如果知道了,應該會七竅生煙吧!

「會考前,考試比較差的學生,我還教他們到晚上11點,結果,竟然被大樓管理員鎖在大樓裡。我一直到天亮才回去。我跟我主管講這件事,他竟然只有說,誰叫我自己雞婆!」小慈10支雞爪手,用力一張,回想當時的狀況,看起來還是很有情緒。

「然後我老闆說,他以前就特別輔導學生,結果被學生家長抗議。還說,講這些是為我好。拜託!不要這麼好心,在公司當我的爸爸媽媽好嗎?!真是的!」小慈氣呼呼地說著,「他至少可以安慰我一下,或者謝謝我對公司的付出,結果,就只是教訓我!」白眼一翻,「我在做一些根本不是我份內的事,他不懂嗎?」最後一個尾音,往天空拉長而去,一個25歲女孩子,正在向她的職場人生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