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八仙塵爆,我的3個女兒一度同時躺在加護病房,令我心如刀割…,但在最痛苦的時候,一位因此失去孩子的家長悽悽然地對我說:『至少妳3個都還在』這話有如當頭棒喝,給了我堅持下去的力量。」八仙塵爆三姊妹的母親回憶事發當下的心情,雖心疼傷疤註定要跟著心肝寶貝一輩子,也感謝老天爺聽到身為一個母親最最卑微的渴求:我要我的孩子活下去,一個都不能少!

雖然很難面對,但因為從小將3個女兒視為掌上明珠般小心呵護,那一夜,是三姊妹媽媽親自開車把當時分別年僅15、20、21歲的寶貝,送進八仙樂園跟朋友會合,參加彩色派對的。且因擔心派對結束後時間太晚孩子沒車可搭,媽媽還守在樂園外附近等著再接女兒回家。

一聲巨響後舞池陷入火海


「找不到她們,我也回不了家了」

三姊妹中的老二說,其實她跟小妹在八仙塵爆發生的前一年,就曾與朋友到八仙樂園參加同性質的彩色派對,就因那時留下的印象是「很安全、很好玩」,所以次年才力邀個性內向的大姊一起去玩,哪知偏偏就出事了。

她說,粉塵爆炸時,大姊及小妹就站在舞台區的前排,身為連續奪下4年全國跆拳道冠軍的國手,她則選擇站在1公尺外的距離保護著姊妹。然而「轟」的一聲巨響後,整個舞池瞬間陷入火海,她被震得跌倒在地,卻顧不得烈焰焚身的巨痛,她本能彈跳起身尋找姊姊和小妹的身影,「當下我只想到,若找不到她們,我也回不了家了。」

之後的情況不消多說,媽媽接到電話,立即驅車將全身都近55~70%二、三級燒燙傷的三姊妹送到林口長庚醫院。大姊說,當車門打開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完了」,因為車外早有一整排媒體在等著她們,而坐在最靠近車門位置的她自是首當其衝;一陣刺眼的閃光燈不由分說迎面而來,她很想遮臉自保,卻連舉起手的力氣都沒有。

三姊妹雖然住在同家醫院,但因八仙塵爆傷患實在太多,三人在加護病房再見到彼此,已是事發1、2個月之後,那種恍若隔世,既心酸彼此慘兮兮的模樣,又慶幸還好大家都還活著的心情…,真的是百感交集。

父親從未有過的擁抱


讓她第一次感受「我真的還活著」

大姊說,他們是典型嚴父慈母的家庭,加上爸爸是跆拳道教練,天生就有一種不怒而威的氣勢。所以,雖然她很清楚爸爸心裡很疼愛她們姊妹,但自她有記憶以來,就沒有跟爸爸有過親密的肢體接觸。

然而好不容易在浩劫中倖存,又在加護病房孤單害怕地躺了1個月,終於等到爸爸可以穿著隔離衣走到病床前,她再也ㄍㄧㄥ不住地對爸爸:你可以抱抱我嗎?「被爸爸緊緊擁在懷裡的那一刻,是我受傷後第一次深刻感受到,這不是夢,原來我真的還活著!」

「沒經歷過,就無法感受妹妹萬分之一的痛」兩年了,她們靠愛走出八仙惡夢
一向嚴肅的父親,逐一擁抱女兒,展現慈祥的一面。(風傳媒蘇仲泓攝)

住院4個多月,因為生活還是無法自理,三姊妹又歷經陽光基金會陽光家園中途之家的照顧,才終於回到她們位在桃園朝思暮想的家。但一般人哪能想像,媽媽每天光是要為三姊妹換藥,日復一日面臨的就是怎樣的戰場?

「我願意陪她們一起痛」


止痛針也難減緩的傷口 只能靠著親情熬過去

媽媽說,因為嚴重燒燙傷的傷口會反覆沾黏、攣縮,每次換藥都是一種「酷刑」,卻又不得不換,加上女兒們受傷的皮膚面積都遍及全身,因此她每天最晚都務必要在下午1點前開始,一個輪一個地為孩子們進行換藥的工作,而等到換完最後一個,幾乎都已是凌晨時分。

「沒經歷過,就無法感受妹妹萬分之一的痛」兩年了,她們靠愛走出八仙惡夢
媽媽說,每天最晚都務必要在下午1點前開始,一個輪一個地為孩子們進行換藥的工作,而等到換完最後一個,幾乎都已是凌晨時分。(風傳媒蘇仲泓攝)

「燒燙傷口真的很痛很痛,那種痛即使打止痛針、注射藥用嗎啡,也無法減輕多少,沒有親身經歷過的人,真的很難體會…」三姊妹中年紀最長、卻被妹妹們公認最瘦弱、嬌柔的大姊說。

即使如此,大姊坦承,她曾暗暗想過,若沒接受妹妹的邀約跟著去玩,家裡少一個孩子受傷,爸媽的負擔或許會減輕不少;然而果真如此,她只能在一旁扮演陪伴的角色,永遠無法切身感受到妹妹身上萬分之一的痛楚,「想到這裡,我就很慶幸我也有去,因為我願意陪著她們一起痛。」

最後17歲的小妹代表三姊妹,以及許多她們接觸過的八仙塵爆受難者發聲說,事發後他們感受到許多來自社會的關愛,以她們三姊妹來說,更要特別感謝林口長庚醫療團隊及陽光家園的悉心照護。

「能詛咒黑暗,也能點亮蠟燭」


酸民攻訐不斷,也罵不倒她們的希望之聲

然而長期以來,網路上也一直有很多對八仙傷者不負責任的批判在流竄,什麼「你們都有錢買這麼貴的門票去玩了,如今出事了,竟還好意思叫國家拿錢賠你們?」、「這些會去什麼彩色派對的,都是些閒閒沒事做、成天只會玩的年輕人啦!」…,舉凡此類惡意的攻訐、貼標籤的內容,非但完全偏離事實、極不公平,對他們心靈造成的傷害更不亞於外表的傷痕。

「沒經歷過,就無法感受妹妹萬分之一的痛」兩年了,她們靠愛走出八仙惡夢
長期以來,網路上不負責任的批判與謾罵,對她們心靈造成的傷害更不亞於外表的傷痕。(風傳媒蘇仲泓攝)

而極其可愛更可貴的是,三姊妹在簡單的控訴之後,還是決定要化一己之悲憤為大愛,並於今年母親節前夕,與友人共組了《從你我開始Help&Hope》臉書粉絲專頁,希望藉此號召更多眾人的力量為弱勢族群發聲。畢竟我們可以詛咒黑暗,更可以點亮蠟燭,不是嗎?

【相關新聞】

1.還記得八仙那一晚?2年過去,緊急醫療系統浴火卻仍沒重生
2.「有幾個家屬捨得親人體無完膚踏上黃泉路?」 八仙效應 大體皮膚捐贈率創新高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沒經歷過,就無法感受妹妹萬分之一的痛」兩年了,她們靠愛走出八仙惡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