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研究發現有錢會讓人喪失同情心,且較不會關注他人的需求,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刊登最新研究發現,感覺權力也會造成類似的行為差異,長期下來甚至會導致腦損傷。

歷史學家Henry Adams將權力描述為「以殺害受害者的同情為目的的一種腫瘤」只是一種隱喻,但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心理學教授Dacher Keltner一項長達20年的實驗證實,在權力影響下的受試者,行為就像遭受創傷性腦損傷一樣,變得更具衝擊力,更少的風險意識,且更重要的是,無法以別人的觀點看事情。

加拿大安大略省麥克馬斯特大學的神經科學家Sukhvinder Obhi則發現大腦也出現變化,他透過頭顱磁刺激機器觀察有權力者和較無權力者的大腦,發現權力實際上損害一個特定的神經過程,即掌管同情的鏡像神經元組,呼應Keltner的權力悖論神經學基礎,認為人類一旦掌權,就失去原先獲得的一些能力。

這種能力的損失已經以各種方式彰顯,2006年一項研究要求參與者在其額頭上畫E字,以供其他人查看,這是一個需要從觀察者的角度看待自己的任務,那些感覺強大的人用自己的視角畫E的機會比其他人高3倍,但其他人看是反的。其他實驗發現,有權力者在辨識圖片中的某個人感覺,甚至猜測某位同事如何解釋某個言論時的表現較糟。

人們傾向於模仿上級的表達和肢體語言可能加劇這個問題,因為較無權力者沒有什麼可靠的東西可以讓人模仿。當別人笑的時候笑,或當其他人緊張的時候緊張,能夠讓人感受他人正在經歷的感覺,並提供一個進入他人心境的窗口,而有權力的人停止模仿他人的經驗,導致他們缺乏同情心。

鏡像是一種細微的模仿,無意識的存在我們的腦海裡,當我們看著某人執行一個動作時,大腦中掌管同情反應的區域就會開始運作,人們就會開始模仿,這是一種替代經驗。感覺有權力者的鏡像反應不是壞掉,而是麻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