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越來越接近香港回歸中國20週年,最近有越來越多活動、節目或紀錄片出現,在歷史上這個特別時刻,反思或討論「不屬於英國殖民地」20年之後香港的位置。

經濟上現在有變好嗎?人權?民主?在過去20年發生了哪些事情,以及香港現在跟中國的關係如何呢?

時間真的過得很快。突然之間,就已經20年了。

幾個月前,一群新創公司創辦人受大型國際投資銀行之邀,參加香港一場論壇,討論現在亞洲年輕的創業者在忙什麼項目,以及他們對於亞洲商業未來的想法。

我們那場座談是唯一一場屬於小型年輕公司的,其他多數座談都由來自金融、製造、進出口貿易或高科技的業界領導者組成,多數的參與者都來自有和中國和香港做很多生意的大公司。 隨著7/1日子接近,來自中國或香港的商務講者在座談會上,常被問到他們對於移交20年後的影響和想法。

我和幾位年輕創業者和一些歐洲的生意人、銀行家坐在同一桌。在整個早上的會議中,那個問題被問了不下五次,先是一場商業界的座談,然後是香港銀行家的座談,然後製造業廠商,最後到教授學者的座談。

最常見的答案是什麼呢?

「喔,這絕對是非常正面的,對於香港的經濟回報非常好,而未來更緊密的整合對於香港的未來是非常好的路徑。有了中國,香港進口增加,有更好的基礎建設投資和在觀光業有更快速的成長。我毫無疑問地認為,一國兩制對香港來說是非常有效的,看不出今後香港不繼續這樣做的理由。

我記得當第一次聽到這樣完全片面、幾乎毫無灰色或遲疑的答案時,在我那一桌有些外國人彼此互看,皺著眉頭然後有點想笑的樣子,彷彿他們不太相信這個答案代表了多數香港人的想法。我們等了一整個早上,看看有沒有另外一個相反的觀點,一個反駁的意見,但令我們驚訝的是,完全沒有。

在會議其他時候,只要這個答案針對香港業界領袖提問,答案都是100%正面。

當會議要結束我們準備起身離開始,有一個坐我旁邊的德國銀行家,開玩笑地低語:

「如果是一個外國人,之前從來沒到過香港或中國,對其歷史議題一無所知,而這是第一次在一場香港的活動上聽到移交意見的話,你大概會認為每個人都如此開心,現在這個政治體系完美極了,所有的公民都把過去20年看做是很大的成功,並希望未來能夠加一體化。但我過去3年都住在香港,大部分當地人的感覺是完全相反。」

幾個小時後,我跟幾位我們的香港同事去一個大型國際媒體的香港總部開下一個會。我提到早上的經驗,並與他們分享會議議程。

他們看了看,然後搖了搖頭。每一個人都有完全反面的意見:

「所有在媒體或是大型公開活動上講非常正面評論的人,多半跟中國有非常大的商業利益,不是想要繼續增加這些經濟利益,就是想要跟政府立場一致,因為他們這樣可以在未來得利或是保護自己。

但對於普通公民來說?沒有人相信政府的任何消息。看到許多原本被敬重的意見領袖、業界領袖在政治壓力下願意去做、去說,去改變他們的評論,以便保護他們的利益是很令人遺憾的。而在20年後,政府所作所為和人民所相信所說,兩者之間的巨大鴻溝越來越深,則是令人感到擔憂的。

當理想上應該是由人民所選出並代表著人民的政府多數官員,所作所為常常人民所想要的完全相反,而且這個差距每年還越來越大時,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在路透社最近一篇關於移交20週年的報導中,一個香港大學的民調顯示,在20年前18-29歲的香港公民中,有31%的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現在?數字下降到3.1%。

隨機訪談10位在1997年出生的香港年輕人,他們代表著年輕世代,沒有見過英人統治或是記得移交的事情,這10個人,包含一個剛從中國移居過來的人,全都說他們認同自己是「香港人」,而他們忠於這座城市,隨著北京直接或間接控制香港的地下行動越來越多,這種觀點也越來越普遍。

我們作為外部觀察者,同時也因為我們常常辯論和討論,關於獨立地做出台灣自己的選擇和認同,所需要的不同選擇和有難度的平衡,我們還應該要觀察什麼,還要小心什麼?

當整個早上業界領袖會議得到完全一致都非常正面的答案,到了當天下午,一般普通市民卻有完全相反的負面回覆時,不覺得非常奇怪嗎?

一國兩制被承諾要維持50年。在1997年時,50年看起來似乎還很久。

現在,突然間,已經過了快要一半的時間。

當近看我們的鄰居以及他們所做的決定,或看看他們依然在努力去抉擇或挑戰的命運,當我們依然還有時間和空間去做自己的選擇時,我們該考慮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