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的下午,台北市豔陽高照,氣溫應有36度以上,我簡直沒有辦法呼吸,汗流浹背在路上走著,搖搖晃晃,快要昏倒。

不知什麼原因,世界末日的念頭在我腦海中浮現,大概是感覺到生存的辛苦,不僅是氣候變遷帶來的勞頓,更包括外在環境對我們造成的影響,台灣在國際舞台生存的空間快沒了。

我想到一幅畫面:炙熱的太陽把大地烤乾,池塘幾乎乾涸,有幾條魚在剩下一點點的泥漿中無力跳動,正在做垂死的掙扎。

The Doors的歌曲在我耳邊響起:「This is the end……」

兩個禮拜,兩個台灣最有權勢的人,紛紛遭遇到他們人生前所未有的挫折。

第一個是蔡英文。台巴斷交完全出乎她的預料,讓其措手不及,她的冷靜和優雅不見了,聽說她在總統府大發雷霆。

就像男女分手的情節,但這屬於最難堪的一種狀態,女方一直被蒙在鼓裡,直到正式宣布前幾小時才知道。

事前不是沒有徵兆,但女方一直不願意認清現實,相信男友不會劈腿,不會殘忍地拋棄她,相信愛情的力量。

但這不是最糟的部分,巴拿馬總統對外宣稱,他曾告訴台灣,若兩岸結束「外交休兵」,將會與台灣斷交。另外他受訪時表示:「我看到新的世紀機會,中國對巴拿馬而言,是『正確的國家』」。

這等於在台灣的傷口上撒鹽,小英一直對全世界宣稱,是中國單方面破壞台海之間現狀,但巴拿馬無情打臉小英,直指這是台灣的問題。

重點在哪裡?不管中國如何蠻橫霸道,全世界沒有什麼人同情台灣,都認為這是必然的趨勢。

正當我們仍在療傷止痛,川普上周會見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時,明確表態美國願意參與中國的「一帶一路」,他期待與中國加強合作,共同對付朝鮮。

稍早之前,日本首相才剛表達加入「一帶一路」,也對中國主導的亞投行表達積極意向。

「聯美日抗中」是小英上台後的重大戰略,至此可謂完全破功。不僅如此,「一帶一路」還徹底瓦解小英「新南向」政策,因為東南亞各國以及美日,都會尊重一中立場,不願得罪中國。

第二個遭遇挫敗的人是台灣最有實力的企業家郭台銘。他一心想買下日本東芝半導體,出了最高價,並且結合美國蘋果、亞馬遜等大廠,沒想到由於日本經產省官員從中阻撓,雖然進入決選,最後仍飲恨敗北。

郭董氣炸了,在股東會上當眾將標題為「鴻海出局」的報紙撕爛,強調這場競逐還沒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