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30秒就好,請大家稍微試著想像一下。

自己還能繼續工作幾年?

退休後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當因為生病、意外、照顧父母、裁員等原因而必須辭掉工作時,該怎麼辦?

年金會完整支付嗎?有足夠的存款嗎?有人可以支援自己嗎?

辭掉工作後,我們一樣可以過著健康且有文化的生活嗎?

目前在日本,已步入高齡期(65歲以上)但仍持續工作的人不斷增加。

誠如各位所知,日本已經邁入過去不曾經歷過的少子高齡化社會。現在(2015年10月),高齡化比例達到26.7%,亦即四個國民中有一個是高齡者。而在所有團塊世代都成為後期高齡者(75歲以上)的2025年,高齡人口估計將多達3657萬人(高齡化比例為30.3%)。(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調查)

在即將步入「以高齡者為核心的社會」的此刻,高齡者的形象和任務都面臨巨大變革。過去,高齡者非常富有,退休後,可以在家人的包圍下,照顧孫子,並靠著一定數量的退休金和存款,以及不是太多的年金,生活無虞地度過安穩、富足的時光。

但是今後,應該只有極少部分的人能夠如此自在地生活。

2015年10月,日本政府宣告要推動實現「總計一億人的活躍社會」,這句話不只是口號而已。為了不讓自己「下流化」,幾乎所有高齡者都必須做為支撐社會的主要勞動力,在人生的工作時期結束後,馬上以一樣的薪資再度投入勞動。

「安逸的晚年」應該已經消失無蹤了。

往後,我們可能要步入一個「如果不工作到臨死之前就無法生存的社會」。

個案:光靠年金無法生活,將近80歲還是得工作的酒井先生(化名)

第一個案例是酒井先生(男性,78歲)與他的妻子依區女士(女性,76歲)。

80歲老人拚命送報悲歌》「一旦無法工作,只有死路一條!」這是個老人無法生存的社會

酒井夫妻是曾到NPO法人HOTTO PLUS接受生活諮詢的受諮詢者。當時,可以領取的國民年金金額兩人合計每個月只有8萬日圓左右,靠著丈夫酒井先生的送報員工作,勉強可以維持生活。

酒井先生是最近才開始從事送報工作的。從20幾歲時開始,夫妻兩人就一起經營豆腐店。因此,兩人都只加入國民年金,在高齡期必須靠著很少的年金過活。當然,他們之前就知道如果沒有加入厚生年金,就無法拿到足夠的年金。

「我們當時覺得,就算這樣應該也沒有問題。因為我們那時認為,即使變成老爺爺、老奶奶,還是可以繼續經營豆腐店直到80歲。我們一直以為,所謂自營業就是雖然年金很少,但可以一直做到死。」

但是,酒井先生的計畫出現了嚴重錯估。剛過70歲時,妻子依區女士因為腦中風而病倒。

依區女士雖然保住性命,身體左半邊卻出現輕度麻痺。儘管可以慢慢移動身體,但已經無法像過去一樣從清晨工作到深夜。兩人一起經營的豆腐店,光靠著酒井先生一個人是無法打理的,於是不得不終止營業。

從70歲開始的求職活動

把店關了之後,酒井先生的收入瞬間少了一半。

酒井先生雖然有兩個女兒,但因兩人都遠嫁他方,無法立即提供援助。以酒井先生的性格來說,依賴已經另外建立自己家庭的女兒實在有失顏面,所以甚至也沒有找她們商量。

「把店關了之後,我暫時拿存款過活。因為在70歲時大概還有800萬日圓(約合台幣220萬元)的存款,我以為應該沒有問題……」

若是一般日常生活,加上國民年金,或許還能勉強度日。但是,依區女士每個月需要花兩萬日圓(約合台幣5500元)的醫療費,對家庭經濟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負擔。除了年金之外沒有其他收入的這兩個人,壓力一天比一天重。存款逐漸減少,關店後5年幾乎見底。

酒井先生心想:「再這樣繼續下去,我們兩個會一起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