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新聞又在「回鍋熱炒」人才外流現象,引用英國牛津經濟學院在2015年公布的一項預測,指稱2021年台灣將出現全球最大的人才缺口!有一家媒體下的標題是:

「台灣薪水太低,4年後恐怕找不到人上班!」

到時候,台灣的「人才赤字」(talent deficit)是-1.5%,比日本-1.4、南韓-0.9%、美國-0.8、德國與新加坡-0.6%、澳洲-0.5、中國0%都還嚴重。

請注意,這是2年前的報告!當年赴海外工作的台灣人共約72.4萬人,遠高於10年前(2005年)的34萬人,其中超過7成至少有大學學歷,高達58%的人前往中國工作,15.4%前往新加坡、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

2011年時,時任總統的馬英九便說這是「國安問題」;到了今年4月,他在參加一家雜誌的調查發布時,卻改口說,面對台灣人才外流至香港、新加坡,不必過度憂慮,一旦改善台灣環境後,人才自然就會回來。因為民國40、50年代的時候,台灣許多人才都到美國發展,等到台灣發展半導體業後,人才都回流。

馬英九比喻,台灣人才到國外發展,「好比把錢存在外國銀行,等到撤回存款,也順便帶回利息」。

馬先生愛說傻話,大家都知道,這不是他第一次說傻話!民國40或50年,離今天大約60年前,而時代的巨輪飛快向前轉,3年就是一個世代的嬗遞,世界的變化目不暇給,這種白頭宮女的論調,讓人有今夕是何夕的時間錯亂感。

在馬英九留學的那一代,是大學畢業後才出去,多半是去了美國,滯美不歸的學人不在少數,即使回來,也都趕上台灣經濟起飛,搶得先機,占盡優勢,不是位高權重當起大官,就是創業有成,享盡榮華富貴,或是在外商、大企業擔任高階要職,領取高薪。這是學成回國後有利可圖的一代,當然願意回來,站到時代的浪頭尖上。

但是今天,台灣不一樣了!

很多年輕人是在高中畢業後,直接被中國、香港、新加坡等大學挖走,他們在未成年時,在當地就學,接著是就業,然後成家,落地生根,要回來的可能性極低。即使有人想回來,也會找不到回家的路,因為––

「薪水太低!」

薪水低,代表什麼意思?是國家的競爭力,以及國家的前途發展。現在不要說年輕人回不來,父母也希望他們不要回來,因為不知道回來的理由是什麼,大海茫茫,一片濃霧,伸手不見五指,看不到這艘船的定位、前行的方向,也看不到未來要航向何處。

人才赤字,又是什麼意思?就是人才空洞化,企業找不到人才,這也不是新聞!萬寶華在公布全球人力調查報告時指出,在徵才上,台灣的企業痛苦指數全球第一。今年更進一步指出,66%企業對人才外流表示關切。也就是說,企業老早就感受到,少子化與人才外流這兩把利刄,將重挫台灣的企業營運。

另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是,當台灣年輕人往外走時,是被當作人力或人才?依照台灣的外語能力,以及大學生的教育素質來看,競爭力不見得優於東南亞,將自絕於白領精英,改往服務業的方向發展,比如服務生、護士、安親老師、保母等。當一波一波人力出走,政府要擔心的是這一代年輕人被全球「定錨」成哪一種人才,這也是國力的象徵。

馬英九先生已經下台,可以不理他的傻話,可是我們想問的是,現在總統蔡英文怎麼看這件事?我不得不說,這個問題非常嚴重,盤根錯結,棘手難解,需要政府極大的魄力,以及全民的共識,或許還有機會力挽狂瀾,創造一線生機。不過依照台灣的藍綠對立激化,我是灰心的。

我們的下一代,一定要毀在政治手上嗎?

※本文轉載轉載請洽《洪雪珍》粉絲專頁:https://goo.gl/Bbgf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