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人總是能準時起床?為什麼有些人能每天固定運動一小時?是他們不正常,還是每天賴床、在地上打滾的我們有問題?

當你請教這些人堅持的心法,他們往往只會回你「習慣成自然」,「沒這樣做就會全身不對勁」,好像只要忍過了撞牆期,一切問題就會迎刃而解。但即便你一忍再忍,忍到感覺無須再忍,一放鬆,就會馬上變回原本的廢人樣。因此許多人主張自己最有毅力、最能堅持的部分,就是耍廢的那一面。

「毅力」這課如此之難,不免讓人覺得此特質是否和基因有點關係,又或是屬於星相命格中不可改變的一類。但最廢的人,其實也多少有點毅力,只是展現在自己沒注意的地方。

像是每天都走固定的上班路線,或去特定的幾家店用餐,或總是穿某種色系的衣服,又或是覺得物品就是應該依某原理排列、收藏。這些依特定模式操作的行動,也都算是個人毅力的展現,但因為自己覺得太普通,沒有炫耀的價值,因此常被忽略。

不過,從別人的角度看來,或許這種小堅持也很了不起。像每天固定六點起床的人,可能總是自然醒而覺得這不需努力;但看在每天和棉被玩柔道而遲到的人眼裡,就是亙古未有之偉業了。

這種毅力也不單純是數字上的問題,像我這種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人,就是個好例子。作為文字工作者,我習慣每天至少寫個三千字(可以賣掉的文字),不然就會覺得怪怪的,但對於許多同行來說,這是很驚人的量。

多數人會說自己靈感不足、工作時間不夠、身體狀況不好,因此無法維持這種產能,但上述狀況我也都會碰到,而在有這些負面因素下,我依然認為維持三千字的日產能並不困難。

但和真正的「怪物」相比呢?我日前得知小說家倪匡每天固定寫兩萬字(而且是手寫)時,非常震驚。要我一天生產兩萬字,大概只能有三天持續力。但倪匡是每天兩萬字,寫了四十五年,這當然是非常可怕也難以學習的「毅力」。

因此光是靠人與人之間的比較,很難掌握適合自己的毅力標準或原則,是以你應該從自我檢討做起。我的建議是,先在日常生活中找出自己有毅力、能持續下去的行動,然後分析這種行動模式為何能成為習慣,接著再思考這種習慣要如何轉移到你需要更有毅力的行動去。

但很多人會質疑:「我有毅力的地方,只是晚上刷牙時都要從牙膏的後面擠,這要怎麼轉移到每天早上六點起床呢?行為種類完全不同呀!」

這就可以參考先賢的智慧了。大多數人認為毅力就是忍耐力,但這是種錯解。光是忍耐內心痛苦或外在惡劣條件,不足以成就「毅」這種德行。要真正成為有毅力的人,或是在某些向度具有毅力,會有兩種對於行為的明確認知。

首先,是確認自身人格會因為這種持續行動而有所提升。像是在過程中發現自己的精神或肉體狀況更好,更有利於進行接下來的其他行動。因此這種持續行動本身並非你集中精神之「目的」, 而是種明確的「手段」,其真正指向的「目的」是很具體且清楚的。

固定從後面擠牙膏,顯然能提升自己接下來的身心狀況,像是心情更輕鬆,睡得更安穩;而不這樣做,可能會帶來災難性或意料之外的後果。因此要固定時間起床,或許就在於你並不清楚固定時間起床的目的為何。

第二種認知是,這種持續行動所提升的量化、外在部分可能越來越不明顯,但必然有充足的內在價值。

前述的提升很可能是外在層面的,即錢可以估量的特質,但如果準時起床只是為了「錢」,那總會有動力不足的時候,因為不可能每次準時起床都有相同的經濟利益。

但從事持續行為必然能有某種衍生樂趣,這會是錢買不到的內在價值。每天早上固定時間起來,安排一日作息可能更有餘裕,彈性更高而風險更低,這就會產生其專屬的內在價值。而我每天固定寫作,除了有錢賺之外,也是在追求一種自我實現感,這同樣是種內在價值。掌握到這類感覺,就能無視於外界的干擾,而持之以恆。

如果持續、有毅力的行為是種手段,那麼這手段要達成的最終目的,就是其專屬的內在價值。每種持續行動都有其專屬的內在價值,而熱衷、習慣於此道的人,就能自在掌握。你把這種內在樂趣找出來,就不用忍了。

所以毅力不是忍,而是不斷投入自己認為有價值的事情。這道理一句話就講完,但要真正做到,還是得先有一番自我反省的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