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者征,弱者服,千古不變。

當那座城池已經被知名的「慓悍大將軍」以壓倒性的兵力團團圍住,城內的人已經知道,既然自己比別人弱,那就承認吧!

於是,城內派了一人送了「降書」給城外的慓悍大將軍,降書內寫滿了對慓悍大將軍的敬意,以及城內的人多麼願意臣服於慓悍大將軍的髦下,他們今天起決定一生百分之百的獻予慓悍大將軍,男的作工,女的作妾,世世代代的為這個慓悍大將軍服務。

慓悍大將軍讀了信,相當高興。

他,終於等到這一天!

等城內的人將所有武器都繳了,城門打開,讓慓悍大將軍的軍隊開進進來。

才剛剛過了城門口,慓悍大將軍就命令他的部隊,開始「殺戮」。

老的,少的,女人,孩子。

一個也不放過。

有一位多個孩子的年輕媽媽在被殺害前,跪下對慓悍大將軍求情。她顫抖著,淚流滿面,問了慓悍大將軍,她們已經如此臣服,已經願意承認她們之弱,願意當一輩子與世世代代的弱者,求得世界和平、強弱共存,為什麼慓悍大將軍還要置他們於死地?

慓悍大將軍簡單一句話──

「當你們展現了你們的『弱』,更是我『追擊』的最佳機會,」慓悍大將軍冷冷的看著這家即將失去性命的女人與孩子:「這是我馳騁沙場多年的『習慣』!」

冷血的慓悍大將軍和他的手下們,這一晚,被溫熱的腥血沾污雙手,那些淒厲絕望的哭喊聲震動了天地,然而,看起來,天和地仍無法拯救這些「弱者」們的命運。

不過,這時候,有其中這麼一個「弱者」,做了一件重要的事—

這一晚長達數小時的殺戮,他躲在閣樓,用紙和筆記錄下這一天晚上所發生的所有事,鉅細靡遺到每一位將士、每一個受害者的表情以及他們喊叫的內容,當然,還包括慓悍大將軍這個「男主角」的所做所為。

在這個人被發現並殺害之前,他已經將洋洋灑灑幾十張記錄藏在鐵石之中。

過了幾個世紀,這本珍貴的文件終於出土,讓幾百年前的那一場大屠殺得以重見天日、沉冤得雪。

慓悍大將軍,終於從一位民族英雄,被重新的定位,成為歷史大壞蛋!

人類歷史進展,從野蠻漸漸文明,協商取代了君臣之間的服從,不只在國家,也深入到每一個家庭,男女應該平等,老公和老婆並不應有「強者」和「弱者」之分。

不過,當這個老公終於發現,他老婆的脾氣實在不太好,為了家裡的和諧,他願意當那個協調者、溝通者、配合者、甚至順從者…只要這個家庭的氣氛可以「好」,一切就好!

所以,當這個老婆又開始生氣,老公總是盡量「讓」著她––

某天,老婆突然氣沖沖的撞進浴室,對著正在洗澡的老公,大聲大吼:

「你一天要洗三次澡?」

老公愣住,看著老婆。

這不是她第一次這麼生氣,但她今天生氣的程度好像比以前又更誇張,而且非常突然。

「我一天到晚在洗你的衣服!」老婆說,怒氣讓她好像頭頂在冒煙:「說!你一天到底要洗幾次澡?」

天啊,怎麼兇成這樣?

老公嚇到了,所以回答得吞吞吐吐──

「我…我…我剛剛去打球…所以…所以…衣服…又…。」老公說。

老公被老婆罵,聽起來好像一個小孩子在被媽媽罵呵。

小時候他媽絕對沒這麼兇,小時候也絕對沒想到,長大後會娶到這麼兇的老婆。

「所以,你到底洗了幾次??」老婆仍繼續質問,怒瞪著老公。

這時候,老公笑了起來。

「我今天真的沒有洗三次!」老公開玩笑說:「我是洗『四次』!」

明顯是想打圓場的老公,想藉由幽默一句話讓老婆「消消氣」。

但,老婆並沒有跟著笑。

然後,老婆一整天都沒有跟老公講話。

這種「冷戰」本來就經常出現在一般夫妻關係裡,一天沒講話之後,到了冷戰第二天。

老公下班後,還在廚房忙碌,削了幾種水果,擺在桌上給老婆和孩子們享用。

沒想到,突然間一陣風,老婆出現在老公面前,擋住他的去路。

「你剛剛切完的東西,不會丟啊?」她怒瞪著她老公,大聲的說:「你的砧板?」

老公又再一次被突然間的暴怒給嚇到,老婆手叉腰,怒爆著站著──

「砧板跟果皮,你沒有處理耶?」老婆說:「你是什麼意思?你是什麼意思?」

老婆眼睛圓睜,正像一位慓悍大將軍,怒瞪著她的老公。

而老公連續兩天這樣被罵,實在想「頂嘴」,因為老婆自己的碗盤也都還沒洗,全部疊在那邊。「唔,你自己的,不也還放在那邊?都還沒洗,不是嗎?」

被打臉的感覺,令老婆更怒,怒到要爆──

「我會收!但你有收嗎?」她吼叫,繼續追殺:「你切完水果,為什麼不會馬上收好?」

老公還是試著對這個暴怒中的老婆微笑,表示他追求「和平」的決心。

但今天,也就是冷戰第二天,老公發現,他心裡已經有一個「洞」了。

當老婆把他當小孩一樣的罵,一罵再罵,他心裡當然就有一個洞了。

心裡有個洞,當然就「笑不出來」了。

但,他還是沒生氣。

然後,老婆又不說話了,冷戰繼續來到了──第三天。

第三天,老公將花瓶搬移至另一張桌上,路走到一半,突然…

「砰!」

他嚇一跳!

不是花瓶掉,而是她用力的摔掉手上的物品到桌上。發出巨大聲響。

這種亂摔亂扔的動作,就是她又要「開罵」的前兆!

「你真的夠了咧!」老婆大吼。

非常有威儀的吼聲,震躡住老公,將他「定」在原地,動也不敢動。

「那個東西,你放那邊怎麼會找得到?」她大吼:「你白癡啊!」

老婆的言語真狠,猛噴侮辱的話,讓老公感覺到他心中的那個洞又更大了。

還沒來得及補上,老婆好像又想起什麼,冷冷的問──

「你去拿玩具了沒?」

老公又是愣在那邊,不敢回答。

老婆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你給我現在立刻下樓去拿!」老婆大罵:「現在!馬上!」

老婆指向門口,要他「OUT」,現在,老公心中不只是一個洞,他實在快要崩潰了。

被罵到快要崩潰,當然,會趕快想辦法讓自己好過一點。當你覺得自己戰不過(或不想戰)強悍的對方,那,你就應該承認自己弱,當個弱者。

弱者就是求情。

弱者就是順從、配合。

求求強者別再罵了,已經烏煙瘴氣三天了,該休戰了…。

「是,老婆,」老公小小聲:「我聽到了。」

但老公心中,是無盡的失落。

他的沮喪,寫在他的臉上,一般人看到,總會有些「憐憫」吧?但他老婆不是。他老婆反而像那個慓悍大將軍,既然你已「示弱」,她當然要「趁勝追擊」啊!

「為什麼你們昨天不準備好?蛤?」老婆趁勝追擊,咄咄逼人的指著老公,手指已經頂到老公的額頭,嚇得老公後退好幾步:「你現在就給我去處理好!立刻!馬上!」

老公聽話,馬上衝出門。

這就是他們夫妻冷戰第三天。

到了第四天,你想,都已經冷戰四天了,就算還有什麼脾氣,應該也都發洩光光了,而且對手(她老公)都已經「投降」了,都已經示弱了。

應該沒有脾氣可以發了吧?

不,你錯了。

到了第四天,更慘!

老公和孩子看電視看得好好的,突然老婆衝過來,「啪!」關掉了電視。

「哎呀!」爸爸和孩子同時驚喊:「現在正精彩!可以打開再讓我們看一下嗎?」

答案是「NO」,她怒瞪著老公和孩子。

「拜託…拜託…。」爸爸和孩子一起求情,雙手合十,哀柔著求著她,就好像戰敗者跪著求慓悍大將軍,給一條生路吧。

電視節目快來了,剛剛看到一半,拜託拜託!

但,老婆果然又「更生氣」─

「要看,你就『出門』看!」她說。

出門看?

「我本來就沒有說你不可以看,」她酸言酸語狠狠的說:「你要看,可以出門去看。」

「出門…要去哪裡看電視?」老公說。

「沒錯啊!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佔著電視一直看,是要我出去?」她大叫,粗暴的一把抓起小朋友的手:「沒關係,走!我們出去!今天帶你去住外公家!」

老公靜下,不敢再說話了。

這時候,來到了夫妻冷戰的「第五天」。

老公已經完完全全的順從了,他抱著一絲希望,明確的開口問了他的老婆—

「可以不要這樣了嗎?」老公說,然後,說著說著,一個大男人,竟然流下眼淚:「已經第五天,我已經好苦了。」

老婆看了老公一眼。

這次,她竟然沒出罵了。

她點了點頭。

「好,你去倒水!」老婆說。

水倒過來了。

「你去開燈!」老婆說。

燈也開了。

「過來。」老婆說。

老公愣了一下,難不成,她要抱抱他嗎?他不確定,所以還站在原處。

「過來啊!」老婆再說:「我叫你過來你沒聽到啊?」

老公連忙走過來。

「跪下!」老婆說:「然後說,我錯了,以後不會再犯!」

老公愣了半天,但,還是跪了下來。

就好像城民跪在慓悍大將軍的跟前。

他說,他不會再犯,雖然他還是不知道他到底犯了什麼?

然後,這個老婆,一臉滿意的滿足的「勝利表情」,拉起孩子,帶了幾件衣服,走出了家。

「喂,」老公追出去:「妳不是說妳好了嗎?怎麼又要離家出走?」

但老婆已經不理他,走得遠遠的,丟下老公。

這下,又不知道要幾天才會回來了。

不過,這老婆並不知道,老公這個「弱者」,在這五天的冷戰之中,竟偷偷的做了一件事。

這件事,老公盼望,可以像歷史上那些屠殺之中勇於拿起筆記錄的人們一樣,讓事實重見天日、沉冤得雪。

讓他可以在最終打敗了「慓悍大將軍」—

猜猜看,老公做了什麼事?

很簡單,他設定了一台「針孔攝影機」,架在家裡的正中心。

這五天來,老婆的一舉一動、一字一句,都躲不過這台針孔攝影機,全部都錄進去了。

他打算拿這個影片記錄來「報案」,理由是:家暴。

暴力不一定要肢體,而是言語。

暴力甚至也不必言語多粗暴,只要一直連續的罵你、嫌你、吐你,就會讓你崩潰。

連續五天,錄了這麼多令他崩潰的對話,這一定是暴力了吧?記錄下來,沉冤得雪了吧?

這些影片,警察、律師、法官,全部看完了。

「有必要這麼生氣嗎?」

老公聽了,聳了聳肩。

「我也不知道我老婆為何這麼生氣。」他說:「她好像有發不完的脾氣,一天又一天的加碼上去…。」

「不,」對方說:「我是說『你』啦,先生。你有必要這麼為這影片裡的這些事情生氣嗎?」

老公傻眼,看著其他人。

「對啊,先生,你太太只是稍微兇了些,說真的,還沒有『我家那一個』兇咧!哈哈。」

「她這樣罵,你就嗆回去啊?看起來好像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先生,單憑這個影片是無法做出家暴控訴的,我們看了,頂多好像只能算是稍微激烈一點的對話而已。」

「你只有這些影片嗎?沒有更暴力的嗎?」

這個老公傻眼了。

連續五天,不斷的不斷的,讓一個人(他)已經體無完膚,他的心幾乎已「崩」了,然後,竟然還沒人感覺到他所感覺的?

「唉。」

他嘆了一大口氣。

他領悟了。

慓悍大將軍的故事,雖然後來慓悍大將軍因為一本記錄,被翻案而變成歷史大壞蛋,但,那是全部的人都已經往生「幾個世紀」之後,才得來的正義。

事實是,慓悍大將軍在他自己的一輩子裡,還是享盡了榮華富貴、兒孫滿堂,強者一輩子都是強者,快快樂樂活到很老。

而那個弱者,早在那個殘忍的晚上,就已經失去了他的生命。

所以,這個老公,嘆完了氣,還是將那支影片好好的收藏在鐵石盒中,埋在地下。

然後,走回家,繼續和老婆第六天的冷戰,乖乖的做,一輩子的弱者吧。

以上的諷世故事告訴我們,有些差勁事,拍不下來、錄不下來,所以,不會有「外面的人」幫你沉冤昭雪的。

真正能夠幫你一吐怨氣的,只有你自己。

社會上、家庭裡,有的時候,你的溫謙恭儉讓,並不一定能讓「那個地方」變更美滿,「讓人」並不是絕對能夠換來更好的結果。

很多時候,你犧牲自己來達成協議,對方不但不感激,反而看出了你的「弱」,然後,很可能再趁勝追擊,想要「再下一城」!

所以,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你對他/她「示弱」的。

協商也要選擇「對」的人來協商。

讓步也要選擇「對」的人來讓步。

強者一生都是霸道,弱者一生都是懦弱。

世道向來都是糊里糊塗的,所以,當你每次感到被欺壓,第一個跳到腦海的念頭,千千萬萬不要是「讓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