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巾幗曾就讀北一女中,而後移民加拿大,西門菲沙大學電腦專業畢業。做為一個全職母親,幾乎承擔了半個老師的責任,她就像許多普通媽媽一樣,在家輔導孩子的課業,陪伴孩子學習探索各種才藝。于巾幗夫婦的兩個孩子,女兒蕭宇琪文靜聽話,兒子蕭宇陽古靈精怪,愛玩愛哭,從小就給父母出了各種教養難題,但兩姊弟長大後表現同樣優異。

姊姊蕭宇琪,16歲時獲加拿大總督獎,以優異成績被哈佛大學提前錄取。擅長鋼琴、小提琴、水球、滑雪運動。大二時,創立科學研究領域社交互動網路平台,以先進的網路科技,連接全世界的科學研究人員、機構、實驗室、藥廠,致力於最新科研成果快速有效的產業化。大三時,獲PayPal創辦人、臉書第一個投資人彼得‧泰爾(Peter Thiel)所創立的泰爾奬學金(Thiel Fellowship),離開哈佛,休學創業。2016年,接受美國國家廣播公司 NBC專訪,被譽為全美最年輕的亞裔女性 CEO。《今日美國》、《赫芬頓郵報》、《波士頓環球報》、《溫哥華太陽報》,以及《明報》都有專訪報導。

弟弟蕭宇陽,16歲時,代表加拿大獲得世界奧林匹亞化學競賽最高銀獎,同年以優異的成績被哈佛大學提前錄取。擅長鋼琴、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水球、滑雪運動。2015年,就讀哈佛大一期間,入選12人哈佛新生學生會並擔任財務長。大一結束時,獲哈佛成績優異書卷奬(Detur Book Prize)。17歲,就讀大二時,休學創業,與哈佛同學創立科技醫療設備公司,與波士頓兒童醫院合作,以最新科技的虛擬實境技術 VR (Virtual Reality),治療有關眼睛的各種疾病。

兩個孩子個性、天賦完全不同,家長媒體都在問,怎麼教出這麼優秀的孩子,而且兩姊弟同樣出眾?

近百年來,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我們也明白科學教育的重要性,但似乎仍改不了中國人對「優秀」這個名詞的「統一」定義。只要在某種競賽出現一、兩位揚名國際的傑出華人,華人家長便一窩蜂的送自家孩子去學習那樣才藝,奧數、鋼琴、網球,全是這個原因而成為東方孩子必學的課程。但試問,就音樂天分而言,到底能有幾個郎朗?就興趣來說,到底有幾個孩子,對奧林匹亞數學有學習的熱情?

美國及加拿大都是新興的移民國家,他們立國之本就在於「創新」。 北美的頂尖大學,在選拔入學新生時,首重「創造革新」,凡是獲得美國「英特爾國際科學與工程大賽」(Intel International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Fair)的頭等獎,就是美國各頂尖大學爭相錄取的優秀青年。原因很簡單,因為在這種富有權威性的大型科學創新比賽中勝出,直接的證明獲獎學生對科學的熱情及創造力。

在美國頂尖大學中,充滿著來自世界各地的辯論高手,大學校園中,以辯論為基礎的模擬聯合國(MUN, Model United Nations)也十分盛行。主要的原因,就是北美的教育非常重視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透過「辯論」,可以清楚知道學生對不同的議題,是否有清晰獨到的見解。

美國常春藤學府希望招收並培養帶領人們走向新世紀的領導者,而不是尾隨人後、企圖複製別人成功經驗的跟隨者。哈佛大學招生審查官在評審新生時,最重要的考量就是「獨特性」。在無數傑出高中生中,哈佛大學要招收有獨立思考能力、不斷創新,並對自己參加的所有活動,擁有高度熱情的青年。這正是許多傑出華裔子弟被美國頂尖大學拒收的主要原因。

「奧數、鋼琴、網球」成了「優秀華裔子弟」的代表,父母或許會為自己的子女感到驕傲,但在外國人眼中,只覺得為什麼華人孩子,全會一樣的東西。

東方的無數鋼琴家

國際鋼琴大賽有個獨特的現象,那就是參賽者80%都是華人,再加上10%的韓國人、6%的日本人,剩下的,只有4%的白人,但最後進入決賽,並且勝出的,卻不成比例。而我認為,無數的華人父母視彈鋼琴為最重要的才藝,拚命逼孩子練琴,是華人自己為孩子製造了這樣的惡性競爭環境。可憐許多華裔小鋼琴家,卯足了勁天天練琴,卻往往在大賽中慘遭淘汰。

另外一點令外國人無法理解的,就是很多的華裔青年鋼琴家,天天練琴,到處參加比賽,但卻不打算學音樂,一心想藉由鋼琴這門特殊才藝,進入名校。

事實上,所有常春藤大學,都有好幾個校園交響樂團。為了創造高品質的音樂,他們每年都要招收各種樂器的傑出演奏者,例如,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豎笛、黑管、單簧管等交響樂團的樂器演奏者,唯獨不需要招收鋼琴演奏者。因為多數交響樂團的曲子,並沒有鋼琴的部分。反倒是冷門的樂器,像是中提琴及黑管,因為很少有人會,不但參加各大音樂比賽容易勝出,更因為是校園交響樂團不可或缺的重要樂器,演奏者往往會受到常春藤大學招生官的青睞,以黑馬的姿態被選入美國頂尖的大學。

除了音樂,體育也是同樣的道理。從孩子很小的時候,我便為他們報名多項社區體育活動。在溫哥華這個充滿華人的城市中,可以很清楚看出華人家長對子女參加體育活動的喜好,是偏重「個人才能」,遠離「球隊運動」。網球、羽毛球、游泳、跳舞的練習場上,隨處可見中國學童,而外國人鍾愛的美式足球、曲棍球、水球,則少見到東方孩子的身影。外國人重視團隊精神,連體育活動,都偏愛「個人才能」的華裔子弟,要如何證明自己有團隊合作的精神?

夠獨特,還要有團隊精神

由於出國的早,我和先生的觀念比較西化,雖然也像傳統的華人父母一樣,送孩子參加各種才藝班及體育活動,但我們非常重視孩子的團隊活動。記得宇琪宇陽學鋼琴後沒多久,我們便想到,彈鋼琴進不了溫哥華青少年交響樂團,彈得再好,也只能獨奏,能結交的音樂朋友有限。如果學小提琴,就可以加入樂團,與眾多喜好音樂的朋友們一起演奏悠揚的樂曲。只是當時沒想到中提琴的聲音更純厚動聽。宇陽在溫哥華青年交響樂團多年,除了拉小提琴及大提琴,更在樂團指揮的鼓勵下,自學了中提琴。熱愛音樂的宇陽說,他還要學薩克斯風和黑管,希望將來能在樂團裡與精通管樂器的朋友,一起「玩」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