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樹林裡有兩條岔路,而我--
我選了一條較少人走過的路,
而這讓一切變得如此不同。
-- 佛洛斯特(Robert Frost)

〈未走之路〉 ( The Road Not Taken )

4月26日,新聞中傳來在尼泊爾登山的台灣小情侶失蹤47天後終於被搜救隊找到,一死一傷。我遠在以色列看到新聞,找了英文版寄給年輕時熱愛登山的雅爸。他看了新聞,回答我說:「這兩個人真是不容易!」

► 從小鼓勵冒險的以色列教育

也許這種因為旅行冒險而傳出失蹤或死亡的消息在台灣並不常見,但在以色列,卻是時有所聞。

以色列這個國家的年輕人,在當完兵後通常都會先出遊半年到一年再回國找工作或升學。每年在海外的背包客人數極多。而且大部份的人不選擇歐美或日本做為長期自助旅行的地點,反而是南美、東南亞、尼泊爾、印度這些國家佈滿了以色列年輕人。去這些國家,一來相對比較便宜,二來在文化上跟他們原來的環境差異較大,讓他們好奇。

也有的年輕人,乾脆買一張全球機票,自己決定路線。雅爸退伍幾年後,曾經決定放下當時「雞肋般」的工作,買了全球機票,除了拜訪位於全球的親戚,也認真的在尼泊爾和印度各逗留了一個多月。

「走在語言文化不同的街道上,你會很快的重新認識自己,知道自己是誰。」雅爸回憶起那段旅行,這樣告訴我。

而這個國家之所以有如此高比例的自助背包客,則可以歸因於這個國家鼓勵孩子冒險的教育,以及社會與家長對於小孩冒險的寬容與接受。

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父母總是會面臨要不要讓孩子去學習或從事一些危險度較高的運動與活動的抉擇:像是爬山、騎馬、潛水、滑雪、爬樹、野外求生。

而在以色列,不管是國家,社會與家庭教育,幾乎都是有志一同的認定教會小孩冒險犯難的精神是重要的。大家相信這對於培養小孩的獨立性、自信心與開創性有極大的幫助。

「這種教育的認知其實是在以色列建國之後才有的,並不是來自於舊的猶太傳統。」雅爸跟我解釋說:「以色列建國後,認定歐洲猶太人的專業,白領、書生或商人形象,是種失敗的面貌,是造成希特勒有機會執行猶太大屠殺的原因之一。他們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強壯、堅毅、頂天立地、不畏任何挑戰。」

當然,以色列長年的戰爭,每個孩子到了18歲都需要當兵,都有可能上戰場。在這種狀況下,父母能夠提高小孩在戰場生存下去機率的方式,就是培養出強健體魄以及能夠在各種困難處境下生存下去的小孩。

在學前教育階段,我們就可以看到老師鼓勵小孩在野外散步或戶外教學時,找到不同的步道路線,試著去鑽一些草叢和看起來沒有路的地方。

「小孩在這個過程中受些擦傷是好事,他們會更學會如何控制自己的身體以及團隊合作。」我上幼教課時,教授這麼說。

等到孩子上了小學,每年的校外教學中,在大自然中行走與求生,一直都是重頭戲。小孩學會涉溪,爬山,再大一點學會紮營與生火,如何撿柴,學會如何睡在野外(而不是五星級的露營營地)。如何分辨野生動物的足跡,以及碰到野生動物時該如何反應和自我保護。

我住的社區,在孩子13歲(七年級)的那一年,會在進行三個月的訓練後,選一天將所有同年級的小孩帶到野外過夜。大人留下食物、水、睡袋和戶外求生設備後就離開。小孩們必須在手機收不到訊息的地方,自己升火,輪流守夜過一晚(而其實大人在營地的另一邊用望遠鏡看著小孩的狀況)。類似這樣給青少年的活動,在以色列到處都有。

► 學會面對危險與害怕

當然,從事危險度較高的活動與運動是有代價的。比起在家裡吹冷氣玩電動的小孩,在野外露營的小孩自然要多面對被毒蛇咬到、在山谷滾翻的機率。

「不要因為開車在路上就有被車子撞到的可能性而不出門吧?」我家老二學騎馬時有次從馬上跌下來全身擦傷,我跟雅爸提到這件事後,他不以為然的這麼說。跟她學腳踏車時跌倒一樣,雅爸很快的就讓她回到馬上(腳踏車上)。

「在害怕以及對於恐懼的想像侵蝕你控制世界的能力之前,要用新的成功經驗取代掉失敗的經驗。」雅爸這樣告訴我。教會小孩面對自己的害怕並且陪著孩子克服害怕,是猶太父母做得十分成功的教養功課。

但是,這也不代表開車的人可以無照駕駛或是可以在馬路上橫衝直撞。

像是在以色列,沒有潛水執照不能下水,也每隔幾年就得更新執照。所有和體力、技能和身體狀況相關的執照,都一定要定期更新,包括駕照。

而學校與家庭則是從小帶著小孩做各類的體力與技能訓練,男女皆同。

「登山不需要全套黃金級的配備,只需要一個知道如何在高山行走的身體和腦袋。」雅爸來台灣時和我去爬玉山時,看到很多人帶著全套登山配備,從登山裝和枴杖時,這樣跟我說。

雅爸在尼泊爾自助旅行時,曾經有一個多星期自己一個人穿著涼鞋,背著睡袋在三、四千多公尺的山中行走,晚上走不到預定要去的住宿點,就去敲當地居民家的門,看誰可以收容他一晚。

「有一次睡在雞舍,我裹在我的睡袋裡,一大早一隻雞跳飛到我的額頭撒了一灘屎,我就這樣開始我的一天。」這是雅爸在尼泊爾的旅行的經驗。「對我而言,黑暗與孤單並不可怕,人比較可怕。黑暗與孤單不會害你,但人會。學會與大自然相處,比人相處來得容易而美麗多了!」

而像雅爸這樣的以色列人,到處都是,每個人身上都有屬於自己獨特的旅行故事。不認識的一群人坐下來談起旅行,大家都有很多故事可以說。

另外,大家在旅行時一定都會買旅行保險。在高山旅行的人們,也一定都有搜救保險。

「出發前要自己評估好風險,知道有問題時如何救自己,而不是把責任推給國家。」雅爸細數當年他買的旅行保險種類後告訴我。

2015年的尼泊爾大地震後,以色列三大保險公司同步派了救援小組前往,就是因為他們的顧客都買了意外險。

► 在旅行中學會互助合作

而在這些人煙較稀少的地方旅行,交換各種旅行訊息與留下自己的行蹤是重要且負責的做法。在曼谷,我曾走進有著希伯來文菜單的餐廳,留言本上留著各種旅行訊息,一看就知道這是以色列背包客交換信息的中心。以色列年輕人也從不排斥和其他陌生人一起旅行,在特拉維夫的背包客中心,常會看到有人在牆上留下自己的旅行計劃和電話號碼,詢問是不是有人要一起參加。

這種習慣在海外和本國旅行客聯絡和留下資料的做法,在大災難發生時特別起作用。

2015年4月的尼泊爾大地震,靠著少數人的衛星電話,以色列旅客傳報了他們的所在地、當地所有以色列人的名單與情況,二百五十多名本來在地震後失聯的以色列旅客,在三天後除了後來一個被證明死亡的年輕人之外,全部被以色列政府找齊。

而因為軍隊訓練與旅行,我覺得這個國家的年輕人對同儕更是信任和樂意幫助。

「你在軍隊中學會的是在戰場時不要丟下同儕。」鄰居一個剛從南美旅行回來的二十歲美眉這樣告訴我:「就算是他受了傷,你最好把他扛走,因為留下他之後成為人質,不只是他受苦,整個國家跟著一起受苦。」從建國之後,為了鼓勵將士作戰,以色列政府一直鼓吹「不能把我們的孩子拋棄在戰場上」的原則,當有士兵被敵方俘獲成為人質時,政府也一定會盡全力讓他活著回家。所有當兵的年輕人都必須想盡辦法和自己的團隊同進同退。

這些訓練使得退休後的以色列年輕人在海外旅行時,也特別照顧同行的人。這些年碰到一些台灣來以色列自助旅行的年輕人,我都會開玩笑的跟他們說:「走到比較難走和危險的路段時,如果有碰到以色列年輕人,就跟緊一點,如果你碰到困難,他們一定會留下來幫助你!」

► 孩子發生意外,全社會一起幫助

今年(2017)2月12日,以色列21歲的女生Zohar Katz在秘魯旅行時突然人不舒服而前往當地醫院就醫。醫生診斷她是被某種罕見的昆蟲咬傷後引起血液感染疾病,狀況危急,需要全身輸血。她每天需要十一到十五袋的血袋,治療需要持續15天左右。秘魯當地沒有辦法提供如此大的捐血量,血庫告急。消息傳到以色列,馬上成了各大新聞媒體當天以及接下來幾天的頭條。Zohar 的家人以及以色列慈善機構自動發起捐血活動。新聞傳出的四天後,2月16日以色列緊急救援組織Magen David Adom (類似紅十字會)帶著來自以色列民間捐助的一百袋符合條件的血袋,以及血液科醫生,一起飛往秘魯。3月2日,狀況回覆穩定的 Zohar 搭機回到以色列繼續後續治療,目前已經恢復健康。

我當時連續追蹤了幾天的新聞和臉書貼文與留言,吃驚的發現這個社會中大眾的行動力以及同情心。

「為什麼發生這種事,大家不會抱怨年輕人退伍後不唸書,不工作卻跑去奇怪的國家旅行才會被奇怪的昆蟲咬到?」我疑惑的問。

「Winnie,在以色列當兵是非常高壓而且生離死別的事情。當完兵後旅行其實是最好的療癒和整理,有助於釐清思緒,思考未來。再說,孩子都上過戰場了,世界上還有什麼地方比戰場還糟糕的呢?」雅爸說。而他其實也是在全球旅行的那一年之後,才決定要去唸大學。「旅行中本來就會發生很多奇怪的意外,以色列有那麼多小孩在外在旅行的父母,碰到這種事自然是感同身受。他們也會希望如果今天是他們的小孩碰到這種事,大家也能夠幫助他的小孩啊!」

► 你會鼓勵小孩走不同的路嗎?

在看到Zohar在以色列受到的待遇後,看到台灣那對在尼泊爾受困的小情侶在男生脫困之後,受到網友的質疑與責難,我真的覺得非常的不捨。

「在沒有外援的狀況,他們能夠撐這麼久,真的是不容易;也真可惜都這麼努力了,兩個人沒有辦法一起活下去!」雅爸在看完新聞報導後,下了這樣的結論。我想這個結論,也是所有鼓勵孩子冒險犯難的大人們會有的共同結論。

你呢?你會鼓勵自己的小孩在長大後,走與別人不同的路嗎?

本文獲人本教育札記授權刊載,原文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