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在幼兒園大班時,某個週日的清晨,突然衝進我們的臥室,表情驚慌地問還在被窩裡睡眼惺忪的爹:「爸爸!爸爸!你看我的小雞雞,它變成大雞雞了!怎麼辦?怎麼辦?我是不是生病了?」只見孩子的爹張開眼,瞄了兒子的雞雞一眼,繼續躺回枕頭,語氣懶散地說:「男生的雞雞在早上剛睡醒的時候,本來就是會變大,那表示你的身體很健康啦!」兒子驚慌的表情,瞬間溶解為標準的週日輕鬆表情,轉身衝回玩具窩裡了。我們與兒子之間家庭性教育的啟端,就在那個週日的清晨,悄悄展開了。 

「媽媽,什麼是幹你娘?」 

在沒有髒話的環境中長大的兒子,上小學一年級,才沒有幾個星期,就帶回這個疑問,因為有同學這樣罵他。 

我知道,家庭性教育的課程必須正式開課了。 

我翻出我寫過導讀文章的一本繪本書:「我從哪裡來?」把孩子抱在懷前,與他一起看著書,我唸著文字,他看著有趣生動又寫實的圖畫,較難理解的文字,我自然把它童言童語成六歲的孩子可以理解的語言。非常有趣的是,等上完這堂課,把繪本蓋上了,孩子問了一個結論式的問題:「所以,妳和爸爸做過愛喔?」正解!我確定孩子聽懂了我們剛剛一起讀的這本書。 

有了基礎概念,我便可以來解釋什麼是「幹妳娘」。我跟兒子說:「幹,有很多種意思,這裡是指做事情的意思。罵人家幹你娘時的幹,就是指做愛這件事,你娘,是指你媽媽,也就是我。所以,你那位同學,很奇怪,他可能在生你的氣,生什麼氣,我是不知道,你知道嗎?不過,很多人在生別人氣的時候,都會說這種要跟別人的媽媽做愛的話,來讓人聽了不舒服。你覺得很奇怪,對不對?因為,很多人不曉得生氣的時候,應該怎麼說出來,只好用這樣的話,算是侮辱別人的媽媽,來讓別人難受。」 

有一天是玩具分享日,兒子回家告訴我:「今天那個胖胖的楊小漢哭了。他帶一隻毛毛小熊來,有很多人笑他是女生,才會玩那種玩具,沒有人要跟他交換玩具。下課後,我聽到他打電話回家,他一邊哭一邊講電話,說大家都笑他,沒有人要跟他玩...」我問兒子,他覺得呢?他說:「其實我覺得那隻小熊很可愛,也可以玩啊!可是因為大家都在笑他,我就不敢跟他玩,怕也會被笑。」 

我告訴孩子,他的感覺是對的,玩具哪有分男生女生玩的,只要好玩的,大家都可以玩。後來,孩子告訴我楊小漢轉學了。我告訴孩子,我聽了覺得很難過,因為大人沒有好好教小孩,這樣嘲笑別人是不對的! 

兒子讀到小學二年級的時候,一回從學校帶回這樣的話:「媽媽,我告訴妳喔!王大明和陳小華在搞Gay喔!」 

於是孩子小學二年級時,我跟他談什麼是同性戀。我問他:「你知道什麼是搞Gay嗎?」兒子答:「當然知道啊!就是男生愛男生,女生愛女生啊!」「你覺得這樣很奇怪嗎?」「搞Gay很變態啊!」  

我正色告訴孩子,他認識的小芳阿姨和如如阿姨就是一對女同性戀情侶:「你會覺得她們變態嗎?」孩子臉色難得不再嘻皮笑臉,變嚴肅了:「不會...所以,媽媽,同性戀也沒有什麼,是這樣嗎?」「是的,有人愛女生,有人愛男生,只要沒有傷害別人,那是身為人的自由與權利。如果連愛什麼人的權利,都被限制,被嘲笑,那日子過得下去嗎?你想想看,如果小芳阿姨她們知道你這樣笑她們,她們心裡會怎麼想?」 

後來,我們還一起看了一部影片,一位男同志被三個年輕人群毆,後來綁在杳無人煙的鎮外,被發現時,已死亡,是在美國發生的真實故事。我看完悲傷到痛哭流涕,兒子在旁一直遞面紙給我。 

小學五年級時,孩子又丟了一個震撼彈給我:「媽媽,什麼叫SM?」我對孩子會提出這個問題,先是訝異,後來想想,那一段時間,因為有案件,媒體常提到,也不奇怪了。「我們班那個李小傑說他在家裡,自己上網查什麼叫SM,結果他爸爸剛好進來他房間,看到他在查SM,什麼也沒說,巴掌就呼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