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經常被問到同一個問題,乾脆剪一個回答版本。

「在封閉、抄襲、保護主義的情況下,為何中國互聯網商務走得比其他國家更快?」

我的回答完全就不能說是標準答案,只是隨便聊聊自己的意見:

這個很複雜耶,首先我覺得有很多外國網站是優於中國網站的,你看UBER能夠打到滴滴求和就知道,UBER可以說在官方圍剿下仍然以戰逼和。谷歌也壓倒性的優於百度,包括安卓系統、AI,百度是一點都跟不上。阿里是很好的公司,但他是遠遠被亞馬遜甩在後面,雲服務、大數據等,亞馬遜都是絕對領先。

但是中國人有一個特色,就是他們很能改良,例如微信就長成一個完全不同於Whatsapp等其他通訊軟體的優越物,中國人很有「平台」的企圖心,就是任何一個APP他都想要統一天下,因此裝上了各種支付、閱讀、營銷等附加功能的設計,使得APP的發展變得很有趣、難以預期。這也長出各種有趣的結果,可以說是一個封閉市場下比較寬裕的實驗場。許多矽谷CEO跟我講過,他們現在會在矽谷總部之外,放一個深圳的服務中心,專門負責更新APP版本,或者完善支付等各種功能。

但這些情況在外國市場是不可行的,因為外國消費者比較討厭「平台型APP」,對一般外國市場的消費者來說,工具型、簡單的APP會比較好,而且對於隱私洩漏的情況能有所控制。例如Whatsapp要長成微信那樣,是不可能的,他在個資法規上就有海量問題,而且外國消費者並不喜歡一天到晚黏在一個APP上。最有可能變成一個微信的是臉書,但臉書也不會讓APP長成像微信這樣,這裡面有很多技術問題,包括功能太多用戶會在APP裡面迷路之類(這是技術問題,我們在設計UI的時候講究不能讓用戶回不到主頁面,這樣會「丟掉用戶」,微信為此非常頭痛,所以開放出「小程序」區塊,實驗可能的發展方向,但現在仍是無方向可言)。

總之中國市場是一個非常奇怪的市場,我認為是一個抄襲別人創意,卻又能成功完善別人創意的市場。

台灣將來跟中國最好的關係,應該是作為創意實驗室,做一些創新類型的prototype,賣給中國去擴大實驗市場。例如谷阿莫,你現在隨便打開視頻網站,都有幾百個山寨谷阿莫了。以後最好就是我們做一個創新型的樣本,賣給中國公司去落實就好了,這種會有比照的valuation,一個公司成功了,下個公司能賣更貴,有估值預期,就能越賣越貴。很多以色列創業公司跟矽谷之間的關係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