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代職場中,「堅持」看來通常不會是件好事。因為面對工作,永遠都會有新的工具要學,新的SOP要寫,新的客戶與協力者要面對,太過堅持,會讓自己失去了生存所必須的彈性。

以作家而言,早已進入「大打字時代」,就算作家自己堅持手寫,完稿之後也還是要靠打字人員幫你輸入,反而增加書籍製作成本成本與他人的困擾。因此就算是前輩作家也往往基於便利或是體諒,已自行轉換成電腦輸入為主的創作方式。

但某些道德原則和美學理念似乎不應隨變改動,若隨波逐流,人會失去自我的認同,甚至連打亂原有的生活秩序。有些作家就是由這種角度出發,仍堅持在創作時全數用手寫的。不說別人,即便是在今日的大學課堂中,我也堅持學生要手寫隨堂作業,甚至期中期末報告也都是用手寫。為什麼呢?

這可以從「手段」和「目的」的概念區分來切入。「手段」的價值,來自於是否能幫助你達成目的。若你「目的」是「止餓」,那吃雞排或米粉就都是「手段」,都可以達成這個目的,你要選哪種手段,真的是看你高興。

但有些「手段」看似本身已有一定價值或負價值,像是「殺人」。某些倫理學家認為無論如何都不可以殺人,但大多數倫理學家則認為「要看狀況」,像是自衛殺人就有其道理。其區別原理是近代倫理學分派的重要因素,各方吵了幾百年,到現在為止還是沒有標準答案。美學方面的爭議也是一樣,同樣不存在一鎚定音的標準。

因此,某些人覺得應該堅持的倫理或美學價值,其他人可能會不太認同。小到蚵仔煎是要放白菜還是豆芽菜(美學價值),大到婚姻是一男一女,還是兩男也可以,又或是復古的一男多女,還是創新一點的多男多女(倫理價值),大家都有自己的堅持,也認為別人的堅持很沒必要。那該怎麼辦呢?

有個中國傳統的德行叫「剛」,似乎可以為這種爭議找到某種方向。「剛」在多數的語言脈絡中比不過「柔」,但還是種正面的行為模式。剛的表面定義基是「堅持」、「堅強」、「挺得住」,但如何才能挺得住,又要為何而挺呢?

大多數人的「剛」,都只是外在的「不變」,很少考量到內在的判斷機制。其實要撐出外在的剛,需要內在的「無欲」。無欲則剛是人人都知道的成語,但到底要怎麼才能做到呢?真的不能有欲望嗎?

答案並非「沒欲望」,而是先確定自己的「目的」,就能排除其他不必要的欲望。我們可能有各種人生目的:想衝業績,又想拍老闆馬屁,更想把總機妹妹。每個目的對應的手段可能是分裂的、甚至是矛盾的,如果無法在目的之間先有個抉擇,就會造成外在行為變來變去,由旁人看來就缺乏「堅持」,若碰到困難的挑戰,更可能會輕易放棄(因為產生新的目的)。

因此,若在行動之前先確認各種目的之價值,並安排先後次序,你自然就會清楚相對應的行動(手段)為何。這樣一來,要堅持就沒那麼困難,旁人看你,也會認為你堅守原則,有「剛」的特質。

所以清楚自身目的,就能無欲(排除其他的目的),也就能貫徹堅持。這種堅持就是有價值(包括道德與美學)的「剛」。你老是覺得自己撐不住,就是對於當下的目的性有所混淆,或拿不定主意。

回歸職場現實,人當然沒必要事事硬撐,所謂的「意志力」其實也很空虛,沒人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你得先弄清楚自己真正目的是什麼,相對合理的手段為何,那就不需硬撐也能「自然撐」。人家說一句話就改變想法或初衷,那當然就一天到晚「轉彎」。

那我為什麼堅持要讓學生手寫報告呢?

因為手寫時,就算要抄別人的東西,也會很累,學生就必須消化所看到的內容,以最有效率的方法表達(我並不限字數),這樣就能達成我所設定的學習目標了,而且遠比電腦打字更有效率。所以我並不是因為「手寫」具有某種美學與道德上的珍貴價值,才會這樣規定,而是這種手段最能達成我所設定的教學目的。

相對來說,有些人堅持手寫,是因為想保持手寫字的藝術技法,又或是單純讓他在表達前思索得更加精鍊,這都是有明確目的性的堅持,也有其值得肯定的一面。

所以,並不是只講句「該硬的時候硬」就在那亂硬,而是清楚自己是「為何而硬」時再硬,才是能說服自己與他人的「硬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