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台灣父母會讓孩子參加各種各樣的才藝活動,特別是讓學齡前的孩子,可以去放放電,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我家三歲的女兒也不例外。

在女兒兩歲左右的時候,我們發現她對音樂很有興趣,常常音樂一下就開始擺腰扭臀,所以我們便問她要不要上跳舞課。因為我太太也喜歡跳舞,女兒覺得可以跟媽媽一樣超酷的,也就這樣答應了。我們家附近有個體能開發學校,兩歲多的孩子就可以在家長陪伴下,接觸一些歌曲,也讓他們練習配合音樂做一些簡單的動作,因為家裡還有另外一個小寶寶,所以我就負起了周末帶女兒去上跳舞課的責任,也跟著她進教室唱唱跳跳。

不過,第一次進教室,大概五、六位小朋友全部都是女生!除此之外,所有的同學都是媽媽帶去上課的。當然偶爾也會有小男生來,或是由爸爸陪同,但非常少見。甚至上課時當老師請小朋友跟家長一起做動作時,總是會說「小朋友,現在可以去牽著『媽媽』的手,走到這邊排隊!」

這種時刻,我心裡總會有個OS:「ㄟ,老師你難道沒有看到我嗎?」

女兒上跳舞課上得還滿開心,但是我們後來發現女兒細緻的動作很靈活,但是大一點的動作就比較小心一點,所以我便常帶她去公園踢足球,她也展現出高度興趣,我們就幫她報名了一個運動中心的足球課,最近幾個周末都帶她去踢一踢。

第一次上課,我照例觀察一下來上課的小朋友們,發現同學的組成跟跳舞課完全相反。這個足球課的班級,除了我女兒之外全部都是男生,而大部分帶兒子去上足球課的家長,是爸爸或阿公。

除了學生跟家長的組成之外,我發現其他的家長對班上同學的反應,也很容易落入性別刻板印象。

像上個禮拜上課,教練叫孩子先跑開,然後教練一發球,小球員就得趕快轉身接到球,再踢回去教練。每個孩子做這動作時,旁邊家長都會用一些簡單的詞評論孩子的表現,幫他們加油,譬如說一旁家長都會幫忙喊「不錯」、「跑好快」或者「踢得好大力」。輪到我女兒的時候,家長們的評論卻非常不一樣,像坐我旁邊的爸爸看到我女兒跑步的樣子就說「這個孩子心裡應該比較想要上芭蕾課!」我簡直白眼要翻到後腦勺了!「從跑步的樣子可以看出孩子想上什麼課,你是算命的嗎!」

跳舞課與足球課這兩個故事,到底告訴我們些什麼呢?

許多台灣家長幫孩子安排才藝活動,主要是從孩子的性別決定讓孩子參加什麼活動、或學習什麼才藝,如果孩子是一個女生,就讓她上類似跳舞課這種比較溫柔的活動,但是如果家裡是一個兒子,就讓他學習像足球比較激烈的運動。

台灣的才藝班讓孩子感覺到社會對男生女生有不同的期待,也灌輸孩子男女在社會中扮演不同的角色。女生上跳舞課,所以就要比較溫柔比較美麗,男生上足球課,所以要比較堅強、比較強壯、也比較可以接受競爭的壓力。

而家長的參與,更加強化性別刻板印象,什麼行為算是「女生」的行為?一個「男生」到底可以玩什麼活動,「男生一國,女生一國,女孩子的課程當然是媽媽陪,要不然爸爸多彆扭?」女孩子看到某件事都只有媽媽在做,便誤以為這真的是只有女生在做的事,刻板觀念也就更根深蒂固了。

也許讀者會覺得這沒什麼,男生女生本來就不一樣。但是才藝班告訴小孩,作為一個女生,行為要比較溫柔、要比較愛漂亮、要比較願意為別人著想,而男生呢,就是要比較堅強、要勇敢一點、不能表示自己的弱點、也要勇敢的面對競爭。

等到孩子大一點,這種社會期待也會投射在孩子的興趣發展上,數理機械相關的行業好像非男孩莫屬,一個女孩子要是很有修理機器的天分,恐怕也會被大人勸退,「女孩子當黑手不好吧?」;而對於有愛心、喜歡照護弱勢的男孩而言,這社會恐怕也覺得,「哪有男孩子在當護理師的?一定是娘娘腔!」「社工這種工作還是適合溫柔的女孩子吧?」本來有數理天分的女孩,或許就在這樣的社會期待下,就此埋沒她的天分;而一個可以造福許多弱勢家庭的社工師也不會出現。這樣僵硬的性別角色,一方面可惜了一半的人口資源,一方面也剝奪了孩子探索自我興趣的機會。

在性別的刻板印象之下,男生女生被限制活動的種類,孩子探險的空間也被約束了。如果我們可以讓孩子自由的多嘗試不同的活動,不也能慢慢磨練出自己的興趣以及自己的認同嗎,而孩子自主選擇過程中的思考,更是成長過程中的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