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不動產估價師朋友M約了喝咖啡,外頭下著大雨,我看著手錶,M已經遲到30分鐘。

「哐啷~」咖啡店門開了,M濕著頭髮,滿臉歉意地說:「子房兄抱歉,剛剛法院那邊作業延遲了一個小時,我辦完趕緊衝過來。」

「沒關係,不急。」我接著問,「現在仍需要排法院的法拍估價業務呀?」M離開外商估價事務所獨立開業一年多,因為業務量有限,得去爭取法院的估價業務,做每份只有數千元的估價報告,告別以前動輒十萬起跳的委託估價報告行情。

「是呀,雖然錢少,但量多也是足夠養活我跟助理了。」M笑著說,他早就放棄當年補習班說不動產估價師年薪千萬的美夢,務實地發展自己的創業之路,前陣子還去進修無形資產鑑價的課程。

我們談論近期業界的變化,話題轉移到近期內政部擬修法讓實價登錄門牌全都露的事情,M很認同地說:「實價登錄只揭露區段價格,有些強勢的業主,都會拿著該區域最高價格,希望我們認同,實在不尊重專業。」M接著說,「之前做過幾個大型估價案,業主的態度讓自己像是個橡皮圖章,乾脆就不做了,還是單純幫法院做法拍資產估價報告容易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