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覺得一身長才,卻沒有人欣賞嗎?你覺得上司關愛的眼神總是投不到你的身上嗎?先停下你不太好的心情,先設身處地想一想,如果你是上司,你是一個好帶的員工嗎?容易溝通的人嗎?如何在上司心中建立品牌,塑造形象?如何「向上管理」呢?

「我知道我不是一個好帶的人!」建華一劈頭就定義了今天談話的調性。我看著他,立刻感受到他的堅毅,和...霸氣。他習慣看人的時候,眼睛由下往上打量對方,也因為這個看人的角度,讓人覺得有威脅感。他有一雙老練的眼睛,讓年紀只有29歲的他,有著說不出來的城府,也有著讓人敬畏的氣場。的確,他的說話邏輯清楚,條理分明,沒有準備好,連我都不太敢輕易開口和他對話。

「我覺得我的老闆在這個位子已經超過5年了,他應該可以分辨出,我另外一個同事,就是在偷我的點子,就是在打混!」他忿忿不平地說著。

「她外務很多,聽說下班之後還去補雅思,之後打算出國留學。」我不解:「她考雅思關你什麼事?你為什很生氣的樣子?」我試探地問著。

「因為心不在公司,而這個專案是我和她兩個人在負責,每次固定星期一晨會要報告進度,我都很緊張,因為她負責的部分我都不曉得狀況。她常常星期天晚上才在趕隔天開會要交的資料,急就章的情況下,交不出有品質的內容,而我也不清楚到底她寫了什麼,隔天開會,一翻兩瞪眼,我才知道我的市場分析和她的解讀不同。然後我老闆就會對著我問,『你們兩個沒事前會過嗎?』她又不歸我管!」建華一口氣說完,感覺似乎如釋重負,但似乎情緒也上來了,兩個耳垂發紅。

「你有試著和另外一位同事溝通嗎?」我好奇地問。畢竟,建華的老練成熟,我覺得應該是可以直接談的。

「我不但跟她談,我也直接跟我老闆攤牌!」

攤牌?!

「這個專案牽扯到整個台灣生技產業的產值評估,不能只是把藥廠的研發現狀納入進去,還必須考量到醫院、私人機構、國外相關機構的研究單位及人員。過去4個月,我讀了超過80篇原文報告,每天熬夜在一堆數字裡面找機會點、威脅點,很多點子都是我主動提出的,她不能偷了我的想法,然後,讓老闆覺得這是她的產出。」這麼辛苦的投入,我了解,但是,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