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4日10:45AM更新,「全面檢視「前瞻計畫」聲明連署」已於6月14日早上6:24達到2468人,郝明義表示,不須60天就能達標(原文連結)

5月19日我去訪問林全院長,結束的時候送了他五本書。每本書的書名都是《海市蜃樓》,共五集。「海市蜃樓」指的是那些存在我們身邊,遠望儼然,實際荒廢的蚊子館,或蚊子園區。

每本書裡是100所蚊子館。所以5本書共500所蚊子館和園區。

這是藝術家姚瑞中花了6年時間,自費數百萬元策劃出版的,從實地調查到攝影到寫作編輯,都由他帶領國立大學美術系學生的團隊所執行。

我問他500所是否已經齊全,姚瑞中說還有500所可以做。

姚瑞中是很鑽到底的人。他不只是實地調查、拍攝台灣荒廢的公共設施,同時也對形成這些問題的政經背景有透徹的研究。綜合起來,姚瑞中不只是「台灣廢墟研究」的領航型人物,政府的公共工程委員會也要經常根據他的研究和出版物來更新或調整公告內容。

所以我把姚瑞中的書送林院長,就是希望林院長能仔細閱讀這500所蚊子館和園區留下的慘痛教訓,以免「前瞻計畫」重蹈覆轍。

我發表林院長接受我訪問的內容後,也就問了姚瑞中的看法。他講了四點。

姚瑞中說:蓋好荒廢的蚊子館和園區,只是A型。工程延宕追加預算也是某種蚊子館的方式,可以說是B型。

根據工程會公布的資料,因為多數標案都是以最低標得標,結果5,000萬到2億元工程追加預算高達67%,2億元以上的公共工程追加預算更高達82%。

此外,許多標案的時程不合理,5,000萬到2億元的延宕比例高達86%,2億元以上的公共工程延宕比例更達95%。延宕的模式是先停工再改約,議會通過追加預算。所以追加預算與延宕幾乎已成常態。

因此姚瑞中說的第一點是:前瞻計畫裡這麼高比例都是在做工程,8,800億一定不夠,必定會追加預算。

姚瑞中問:政府怎麼保證不追加預算?怎麼保證不會延宕?

這次的城鄉建設,林院長說是採競爭型計畫。姚瑞中說過去扁政府時代遺留下來的許多蚊子館,就是競爭型計畫的產物。他特別舉了一個花蓮縣環保科技園區的例子。這個園區當初在行政院環保署大力推動下促成,「以永續發展為理念,期望達到閒置工業土地的活化、發展國內環保產業、資源循環等目標」,聽起來十分耳熟。

而姚瑞中他們所拍攝的這個園區,不只20棟廠房,加三連棟的行政大樓都荒廢的影像驚人,看他們描述的氛圍更嚇人:

不像一般印象中那種廢墟,建築本身都還很新,內部設備也很完善,沒有積水、沒有蜘蛛網、沒有累積過厚的灰塵,廁所的燈照常亮著、乾淨的水從水龍頭中流出來。桌子、椅子、門、窗,沒有一樣是毀壞的。

走出建築,映入眼簾的是園區規劃完善的道路、斑馬線、紅綠燈。傍晚當天色逐漸暗下,園區內的路燈倏地亮起,而警衛也會遵守一定的時間騎車巡邏,甚至我們後來發現,建築內牆上的時鐘,顯示著跟「現在」一致的時間,一分不差。

『這正是最詭異的地方,這裡的一切彷彿在營造一種正常的假象,以一種規律、一種常態歡迎我們這些難得的訪客。但當你置身在這裡好一會兒,是不可能不去注意空氣中瀰漫著的一股死寂。』14張照片及詳細說明,請看底下。

反對前瞻計畫草率通過》郝明義:花蓮環保科技園區已經淪為「蚊子城」,政府還要浪費錢打造更多個嗎?
反對前瞻計畫草率通過》郝明義:花蓮環保科技園區已經淪為「蚊子城」,政府還要浪費錢打造更多個嗎?

所以姚瑞中說的第二點,就是政府怎麼保證這次的競爭型計畫不會重蹈覆轍?怎麼不再浪費公帑,出現這種死寂的、活僵屍式的蚊子館園區?

第三點,和究責有關。

這次前瞻條例沒有究責條款,林院長接受訪問的時候說,是因為「過去的究責條款沒什麼用,監察院本來就隨時可以追究。」

姚瑞中看了之後第一話是:監察院要查幾年?

他說公務人員雖怕彈劾,可是彈劾很難成案。一般都是糾正案, 但糾正案只是參考而已 。除非重大弊案會走司法途徑,但一拖數年甚至十幾年並不少見。並且,一旦進入司法程序,為了保留證據,工程通常無法繼續進行,又必然延宕。

因此他問林院長的第三點是:林院長期待監察院怎麼隨時追究?說過去有究責條款都不管用,現在沒有究責條款又會如何?

第四點,姚瑞中認為政府要刺激景氣,但不應該是為了刺激工程公司的景氣。何況台灣工程界的圍標、重重轉包等幾十年累積下來的惡劣習氣,是造成公共工程品質低落的元凶。

所以姚瑞中想問林院長:政府現在要推這麼大的基礎建設計畫,有沒有想到如何趁機導正公共工程的劣習?

底下,就從姚瑞中拍過的500座蚊子館和園區中,挑一座花蓮縣環保科技園區的例子來看看實況吧。這是價值8億6,000多萬元的一座「蚊子城」,也像是一部超現實的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