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大型巴士的窗戶往外望,車子在狹窄擁擠的街道中穿梭,緩慢前進,像是一個大塊頭穿了一件不合身的衣服。

我們來到蘇州,參加「玉山科技協會」蘇州分會的成立大會。玉山是全球最大的華人科技平台,發源於矽谷,總共有8個分會,蘇州是中國大陸繼深圳之後第二個分會。

近期兩岸關係不佳,政府停止交流,民間協會扮演起橋樑的角色。科技將改變未來的世界,因此玉山的功能相對重要。

1994年,新加坡李光耀在蘇州成立「中新工業區」,奠定了外資在長三角「中國製造」的基礎,帶動大批企業從珠三角北移,蘇州變成早期中國吸引外資最重要的城市。

半導體曾是蘇州的重點產業,代表者為台灣聯電的和艦,當年曹興誠為了這個項目,和扁政府鬧翻,最後出走新加坡。

台灣的半導體產業雖仍領先大陸,但差距正迅速縮小,三星、英特爾把最先進技術擺在中國,大陸也砸重金投資、挖角人才,全世界只有台灣仍採防堵策略。

去年台灣封殺大陸紫光投資台灣三家半導體封裝廠,最近已嘗到苦果。兩岸關係惡化,大陸保護聲浪增溫,大陸商務部上周退回日月光和矽谷的合併申請。

假如矽谷一開始就和日月光合併,不會有那麼多問題,但其寧賣給紫光,也不願攜手日月光,造成兩岸一系列角力,最後吃虧的還是台商。大陸已非吳下阿蒙,對於任何影響其全球競爭力的行為,都會出招,台灣和大陸只能合作,不能對抗。

台灣拒絕陸資投資半導體,企業只好把根移過去:台積電在南京打造晶圓生態系,聯發科將子公司賣給陸企,並將轉投資公司在A股上市,結果導致產業和台灣逐漸脫鉤。

這次還舉辦了一個座談會,由大陸海協會會長陳德銘主持。陳會長曾擔任蘇州市書記及大陸商務部部長,對台灣非常了解,他表示大陸不只專注科技,對基建也很興趣投資。

聽了他的話我立刻舉手,我說「台灣正在推動8800億新台幣『前瞻基礎建設』,由於欠缺詳細規劃、資金分配不均,引起很多爭議,我要回去跟小英建議,請她允許將一半的錢由大陸出資,這樣我們就有更多空間,可以有效分配。」

台灣的基建很奇怪,和中、美都不同。美國因為現有基建過於老舊,需要改造,屬於存量;中國大陸則是為了一帶一路,把基建連結周邊國家,屬於增量。

台灣地方很小,卻要在各城市內建一堆疊床架屋的輕軌。其實不論是把錢拿來整修蘇花公路,或興建一條兩岸跨海大橋,都會更有效益。

全世界所有城市都在為明日布局,蘇州也不例外。過去蘇州是半導體重鎮,但當和艦提出擴建計畫時,蘇州卻婉拒,聯電只好將新廠改設在廈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