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為了一支果凍筆,網路上爭議不休,正反兩方都有龐大的支持者。當我看到果凍筆的圖片時,愣了一下,這支筆早幾年前同事就借我過,和發文的小學老師一樣,第一個感覺是握起來好舒服,一股幸福感躍然心頭。

我伸出中指,摸著鼓起的硬繭,無限的抱憾,如果小時候就有果凍筆,我的奶油桂花手應該完美無敵到可以當「手模」吧!花200元買它,值得呀!

大人都生了一種病:欲望恐慌症

可是,這位老師在意的不是這支筆好用,而是它的價錢,他擔心小學生因此變得虛榮浮華,也擔心買不起的孩子會產生自卑,在心裡留下陰影。為了禁止把果凍筆帶來學校,老師舉了兩個例子問學生;

「你會不會因為用了果凍筆,寫字就會比較漂亮?」

「你會不會因為用了果凍筆,考試就會比較高分?」

學生當然搖頭說不會,是啊,這是一支果凍筆,又不是一支魔術棒。後來有人加入討論,指稱老師是要教學生一個道理,「不問你擁有多少資源,而是要問你努力有多少」,大人的腦袋還真複雜,就是一支筆,想到哪裡去了?

對於這些憂心忡忡的大人們來說,這一支果凍筆是有象徵意義的,是無窮「欲望」的化身,也是一隻肚子永遠填補不滿的怪獸,恐懼讓他們有了無限的想像,擔心在物欲橫流的時代裡,下一代什麼都想要、什麼都想買,超過能力負荷時,會被欲望吃掉,掉入犯罪的深淵,鋌而走險。是的,他們擔心,欲望是罪惡的淵藪。

連談戀愛都沒有欲望

然而,最近有一個24歲的年輕人來找我談話,卻是另一種典型,完全沒有欲望。聽了他對生活的描述之後,我一時恍惚了起來,不知道究竟是哪一種比較令人擔心,是欲望高到超過負荷的年輕人,還是欲望低到幾近零的年輕人?

我:「平常的日子,你都在做什麼?」

他:「我不太出門,想不出來出門要做什麼。」

我:「去交朋友啊!」

他:「我的朋友很少,兩三個國中同學,在網路上聊一聊就可以。」

我:「難道你沒有女朋友嗎?」

他:「沒有,我連談戀愛的念頭也沒有。」

我:「那麼,你最想做的事是什麼?」

他:「泡在浴缸裡,看哆啦A夢、蠟筆小新,一直狂笑。」

大前研一:日本是低欲望社會

我有點惱火,認定他是來鬧的,怎麼會有人什麼都不想要,沒有一點欲望,生活在最低限度還怡然自得,怪哉,是哪個外星球來的奇異生物?

說到這裡,你一定以為他的外表邋遢,像街頭遊民,完全錯了!他身高180,白淨好看,像極了王力宏,態度斯文有禮,畢業自名校的理工第一志願,擔任軟體設計師。他察覺到我臉上飄過的一絲不耐,便怯生生解釋:

「雖然我的生活過得很平靜、很自在,可是心裡覺得怪怪的,所以想來問您,我是怎麼了?」

後來我查了資料,才知道這樣的年輕人並不少,已經構成一個社會現象,是我大驚小怪了!去年經濟評論家大前研一說,日本已經成為「低欲望社會」,但不是因為老人多,而是越年輕越低欲望,失去物欲與成就欲,不想買房、不想買車、不想結婚生子、不想變成大富豪,在公司升遷時,只想升到課長,不想升上社長。

「這不就是台灣的翻版嗎?」

我在心裡驚呼,台灣的年輕人在低欲望這個社會面向,並不是落後,看著日本的背影,踩著他們的腳印,而是根本就是走在日本人的旁邊並肩前行。

誰要買法拉利?坐捷運就好了!

我有一位朋友任職高階主管,他的部門有30名屬下,男生占八成,有一次他問這些年輕人,有沒有想要追求的目標?結果,大家看著他,露出一臉迷惑,像是在說「怎麼有人在問這種八股問題」,輪到我的朋友震撼不已,忍不住追問:

「起碼有想過買輛法拉利吧?」

「不必呀,坐捷運就好了,更方便!」

「你們沒有想到要像郭台銘一樣當首富嗎?」

「不必呀!我賺的錢只要養活自己,不需要養父母。」

老一輩是從匱乏時代走過來的,總是擔心現在年輕人賺得少,花得多,以後老了怎麼辦,徐重仁今年4月的失言風波就是這麼來的,他在機場看到年輕人出國旅行,拿著最新的手機,便認為這個社會的誘惑多,年輕人太會花錢,應該要做「自己能力範圍內」的事。

愛玉加點果凍,才不會化掉

顯然的,這些大人們忽視了在光譜的另一個極端,存在著一群沒有欲望的年輕人,他們是在對這個社會失去希望之後,自我演化的劃時代新物種。

旅日作家劉黎兒說,年輕人不是全然無欲望,而是不敢有欲望,被迫降低欲望,才能忍受貧富差距不斷拉大的社會結構。欲望的代價都太高,讓人熄火,燒不起來,於是不出門、不消費、不結婚生子,儘量減少人生風險,使得拋卻擁有物質慾望的「斷捨離」或「極簡約」大為風行,無慾望DNA早早滲入年輕人的身體裡了,成了基本性格。

既然長大之後,只能夠偶爾小確幸一下,刷一刷存在感,那麼在歡樂的童年時光裡,擁有一支果凍筆並不為過,奢侈一下又何妨?否則以後成了沒有欲望的青年,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什麼都沒有興趣,什麼都沒有熱情,父母才會想哭吧!

夏天到了,大家都愛吃愛玉,真的愛玉不摻果凍粉,天然可口,可惜缺點是一下子就化了,什麼都吃不到;摻了果凍粉,雖然不天然,卻撐得久,也彈性有Q勁。有欲望是好事,讓人有活著的意識,有動機,有目標,有意義。比起沒有欲望,我寧願年輕人有欲望,不要再壓抑他們,也不要再苛責他們。

如果大人們希望新一代年輕人多多努力,就讓他們的欲望燃燒起來,別澆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