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商愈高,社會競爭力就愈強嗎?

為什麼我對創新和創造這個話題這麼感興趣?就是因為它太神祕。我們一般都認為,創新和創造出於人的大腦活動。大腦很輕,只有1500公克,而且每個人都有。但是,這裡面到底是怎麼回事?別看腦科學搞得熱熱鬧鬧,其實到現在進展還是有限。

前不久,我在一個微信群組裡看到一篇文章,叫〈人類的腦科學還缺乏一個牛頓〉。什麼意思?在牛頓之前,人類的物理世界是一團糟,直到牛頓出現,在黑板上寫寫畫畫,寫下那麼幾個公式、幾條定理,於是萬物歸位,複雜的物理世界,就變成了簡單的幾個原理。

人類的腦科學也是一樣。各式各樣的研究成果車載斗量,但是連一些基本的東西都還沒搞清楚。比如人類的大腦裡面,到底有多少個神經元?有人說120億個,有人說800億個,還有人說1000億個。連這樣的東西我們都沒搞清楚,何況那些更高級的大腦神經活動呢?比如知覺是怎麼來的?情感是怎麼來的?夢境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些就更搞不清楚了。而創新、創造這種人類大腦最簡單的活動,到底有什麼機制?我們依然一片混沌。

但是人類的科學有一個特點,就是搞不清楚它的內在機制沒關係,還有一種研究方法叫「灰箱研究法」,就是根據輸入和輸出,總結出一種規律。

從十九世紀開始,人類有無數科學精英,都在搞這套東西。其實,我們從小就知道這個現象:有的同學就是學什麼會什麼,就是有創造力,有的同學看起來卻是笨笨的。能不能透過我們已經掌握的進化論原理,把這種優生優育、智商高的人的基因往下傳?

所以,從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上半葉,全世界都流行一門學問──優生學。而優生學的底層邏輯,其實有那麼一點點殘忍。現在,人類進入現代社會了,大家生活水準提高了,那些笨傢伙原來應該被餓死的,可是現在餓不死了,僥倖逃脫了進化論殘酷的「天擇」剪刀。怎麼辦呢?你本人可以繼續活,但是別生孩子了,把生孩子的權利交給那些聰明人、優秀人種吧!這樣數代之後,人類的整體素質不就提高了嗎?這就叫優生學,或者叫「積極的優生學」。

這套原理在今天看來簡直慘無人道,就是搞歧視,但是二十世紀上半葉,德國納粹的理論不就是這個嗎?德國人的雅利安人種、北歐人種是最優秀的,法國人、義大利人、西班牙人這些地中海人種差得好遠,再往東邊的斯拉夫人就是垃圾,更不要說什麼中國人了,這些人種都不行,最好都淘汰掉。

我們千萬不要以為這些搞優生學的科學家是相信納粹主義的,他們是本著一種非常嚴謹的科學態度,覺得自己是帶著全人類的正義感在研究這門學問,只不過今天在政治上已經不正確了。

其中一個人叫推孟(Lewis Terman),這個人不是德國人,也不是納粹,他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美國人,而且他一生做的事都帶有強烈的商業味道──智力測驗。如果我們把人的大腦看成一個灰箱,想辦法搞出一套客觀的標準來進行測試,這樣不就可以把人們區分出級別了嗎?

比如,75分以下,幹點粗活就行了;75~85分的人,可以做技術工種,比如理髮師;85分以上的人,應該去搞創造性活動。如果你想出人頭地,成為社會精英,你的智商一定得是115分、120分以上。推孟一輩子就想搞出這麼一個計畫,不僅是一個科學研究,也是一個商業項目:每一個人生下來之後,長到一定歲數,就到他那兒測一下,拿一個分數,然後進入社會分工。

如果這套方法可靠,那還了得?整個人類社會的協作成本將會大幅降低。我們今天大量的工作都是在甄選別人,如果智力測驗可靠,那大學就再也不用進行入學考試了,直接按照這個分數錄取,大公司招聘也就簡單了。

當然,推孟本人是一個非常嚴謹的科學家。在那麼早的時代,他就做了可說是當時人類最漫長的一個社會實驗。這個實驗從1921年開始,一直做到他去世的1956年,前後長達35年。

這個實驗是怎麼做的呢?他先跑到美國加州,選了一萬六千個兒童做智力測驗,其中1500個兒童的智商在151分以上。他幫這些兒童建立了檔案,然後長期追蹤。這些兒童甭管是上學還是工作,是跳槽還是升職,或者發表一篇論文,全都追蹤記錄,一直追蹤到1956年。此時,這些人的歲數已經挺大了。

他得出三個結果。第一,這些人的平均創造力,並沒有優於平常人。第二,這些人的智力雖然都很高,但是有的人還是混成了今天說的魯蛇。他們做著普通的工作,甚至還有住進精神病院的,這怎麼解釋?

更要命的一點是,他淘汰的那些兒童當中,反而誕生了兩個諾貝爾獎得主。而且更有趣的是,也許推孟在長期追蹤的過程中,跟這些小孩建立了感情,或者他也希望這些人有更好的成就,所以在漫長的35年中,他經常跳出來幫助這些人,幫他們上好學校或找更好的工作等。

即使這樣干涉,實驗結果仍然令人失望。推孟臨死的時候,留下這麼一句話,應該被我們認真的汲取:「看來智商和社會成就沒有什麼關係。」

書籍簡介

羅輯思維:我懂你的知識焦慮

作者:羅振宇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7/04/24

羅振宇

1973年生,「得到」APP創始人,自媒體脫口秀「羅輯思維」主講人,網路知識型服務嘗試者。曾任CCTV「經濟與法」、「對話」節目製片人。2012年底打造知識型脫口秀「羅輯思維」。每日堅持60秒語音,現已不間斷地死磕了1500多天。

他對商業和網路的獨到見解,影響了當代年輕人對知識結構與網路的認識:人類正從工業化時代進入網路時代。新的時代將徹底改變人類協作的方式,使組織逐漸瓦解、消融,而個體生命的自由價值得到充分釋放,未來將屬於基於用戶體驗的「手藝人」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