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李開復直指「台灣已經沒有機會做AI創業」,引來非常大的討論;阿里巴巴技術委員會主席王堅很快回應「台灣在AI領域絕對有機會」。

讓我們先回到李開復的原意來看。李開復認為:「台灣錯失了軟體、互聯網、搜尋引擎、社交網路四波重大變革,台灣的銀行思想非常古老,法律非常落後!沒有技術、資金、應用情境、實驗場域,以及能識別並幫助創業的VC(創投),更沒有大數據及市場可推動AI發展!」李開復在後續訪談中強調,台積電跟鴻海一樣有機會在AI應用的硬體領域取得一席之地,但AI創業不可能了,而被AI取代的大量人力將轉向服務業。

關鍵是,AI創業。李開復非常清楚,一個國家想搞AI創業需要的不只是技術,還必須還能兼具法律面、資金面、市場面等「企業本身以外」的條件。

王堅的回應非常有意思,總觀而言,他認為:「人工智能一定要數據,但不是數據不是你的,就不能做任何事,這是兩句不同的話。」換言之,王堅整篇文章說的是「沒數據不要緊,一樣可以玩出花樣」,強調的是「大家都還是有機會」。這跟李開復的討論,根本對不到焦、討論完全不同層次的問題。

結論是,王堅(以及許多批評者)根本沒弄懂李開復說什麼。李開復強調的是,從「產業」格局來看,台灣有沒有機會透過「創業」,成為AI這個大趨勢的贏家。要成為一個時代的產業贏家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真正算得上贏家的,大概就是那一、兩個國家。例如,台灣真的在社交網路趨勢下完全沒有吃到任何營收嗎?當然不是,買伺服器都還是得找台灣廠商。但台灣是「贏家」嗎?事實上,台灣就是沒有能堪稱贏家的新創企業啊。

整體而言,我個人很喜歡王堅採訪最後一段的標題「沒有不可能,除非一開始就否定自己」;然而,這句話看起來很熱血,卻不是事實。唯一影響人類能否奮力向前的是「希望」,真的,人只要陷入絕望就會自我放棄,但只要有一絲希望,就會往前走。自我肯定跟自我否定,可能不是重點。因為,這世界上有一種自我否定叫做破釜沉舟,有一種自我肯定,叫做取暖討拍。

偏偏台灣的絕望感,就來自於取暖討拍;台灣人一直覺得「我們還有優勢」,正是自我阻礙的最大因素。我這樣一說,一定又有人急得跳腳想罵我「台灣哪有這麼差」云云。是啊,我本來就沒說台灣很差,那幹嘛跳腳?從心理學的角度看來,這不正是被刺到痛點的反應嗎?

台灣其實真的可以抱持希望,客觀看來,台灣有這個本錢。然而,台灣卻一直沒辦法透過正確的自我評估,建立自我肯定、進而創造希望。什麼是正確的自我評估?不只是知道自己有什麼,更要知道自己沒有什麼,懂別人有什麼、也懂別人沒有什麼。知道這些事情之後,就要開始強化弱項,透過行動讓自己持續成長,進而自我肯定。

換言之,從「自我評估」到「自我肯定」到「希望感」,其實是一個透過理性思考進而產生行動,再透過行動反覆得到正面回饋,最後自然創造出正面思維的過程。台灣在理性思考這段就出了問題,自然沒辦法採取有效的行動;更糟糕的是,十幾年這麼空轉下來,創造出一個負面回饋機制,時常在自大跟自卑之間擺盪,有人說台灣好大家就開心、有人說台灣不好大家就生氣或者自我放棄。

王堅的樂觀來自於對台灣的不理解,李開復的悲觀來自於對台灣的理解。關鍵不在於結論樂觀或者悲觀,重要的是「理解」。法律不行?那就修法律。資金不行?那就引資金。順境時不狂喜,逆境時不絕望,持續透過理解、行動,調整自我狀態,這種文化上的心理素質,對於創業是否能扎根,是很重要的事情。

可惜的是,台灣在這個「文化的心理素質」上,實在很弱;而這個問題,我認為比法律面、資金面、市場面、技術面都還要嚴重得多。要想變強?永遠有機會。但最重要的第一步,我們能心平氣和、沒有憤怒也沒有絕望地承認,我們沒有優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