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 你未來有什麼志願? 」演講者在快結束前,問勇敢走到臺前的學生。

「我未來想要……」

「太棒了!記得有夢就要去追,徬徨是青春的特權!失敗是年輕的本錢!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鼓勵這位勇敢追夢的同學!」

演講者在如雷的掌聲中走下臺,空氣裡彌漫著直銷大會般的亢奮與激情,但我的一顆心卻high不起來,因為我害怕,害怕「假性志願」。

記得國中前,我的志願是當畫家,因為畫畫是唯一讓我廢寢忘食的事。高中時,我的第一志願是念法律─「我要把壞人全部抓起來!」

後來因為三民主義考不及格, 連最後一個法律系志願都填不上, 只好照著分數填,因為英文莫名其妙考了高標,就填了英文系。等到34歲到學校圖書館服務,隨手拿起架上的六法全書一看,才驚覺根本是外星文,完全無法讀進腦子裡。趕快打電話,請教當時已是臺灣保險法第一律師的高中死黨:「哈哈,你這麼善感的人,本來就不適合硬梆梆的文字,還有,你那麼濫情,不適合念法啦!」哇!所以我當年沒考上法律系,是運氣好!所以我當年一廂情願的志願,是資訊不足下產生的「假性志願」?或是我想像中的理想志願?

一月回到臺灣的Bear,和我聊起他當年的「假性志願」:

「你清大物研所為何不念了?」

「因為我對物理根本沒熱情。」

「那你大學為什麼填成大物理?」

「因為我高中時,物理考很高分,就以為我喜歡物理。」

Bear休學後到處旅行,最後愛上烹飪。

Bear告訴我:分數不一定等於興趣、也不一定等於志願。然而興趣也可能不等於志願─Rita是朋友的孩子,剛自高職餐飲科休學,她決定不再把興趣當志願。

「老師,我念錯科系了。」

「怎麼可能?妳不是從小就立志走這一行嗎?」

「以前常和家人住好的飯店,心想以後一定要在這麼舒適的地方工作。實習後才發現,這行業真的不是人幹的!切菜、打掃、送餐…每天要搞到晚上10點才能回家,第二天早上10點又要到班。原來觀光餐飲,根本就不如外表看到的光鮮亮麗。」

學生常常在「資訊不對等」的情況下說出「我的志願」,因此師長不應一味鼓勵學生往單一志願前進。若可能,則應在學生說出「我的志願」時,提供具體的職業試探建議。例如Rita在進入餐飲科前,可先到現場實習三天,若真的堅持下去,熱度未減,那就是真的志願了。

每當有學生問我該選什麼志願,我會回答:「堅持解決問題的所在。」因為問題代表困難,問題代表退縮,若沒退縮,仍堅持與問題奮戰,代表你對此有熱情,代表可累積專業與不可取代性,代表那是一生志願、職業與志業的所在。

2017年美國聯合大學申請表common app有七個提示,其中包含:「解決問題的經驗」 ( Solving a problem)與「從困難學習」(Learning from obstacles),這兩年幫學生填寫哈佛、麻省理工與高麗大學推薦信時,都被要求要說明該生解決問題的經驗。

最近波士頓姐妹校Pingree School招生中心主任Eric來訪。和他討論到招生標準時, 他舉出兩個字: Grit (恆毅力)和Perseverance(耐力)。「我會看他在什麼地方有所堅持,解決過什麼困難,而不是他曾經有什麼成就。當眼前問題愈來愈多,我看過太多聰明而有成就的學生無法堅持,最後垮掉。」

祖克柏創立facebook網站,是因為想解決哈佛大學學生線上交流的問題。創業過程中不斷被告,還差點被退學,但他一直停留在願意解決問題的所在。

《哈利波特》作者J·K·羅琳參加牛津大學的入學考試,未被錄取,大受打擊。她曾自嘲為「我見過最失敗的人」,但她說:「失敗代表摒除不必要的事物,我不再自我欺騙,不如忠於自我,投注所有心力完成唯一重要的工作。要是我以前在其他地方成功了,我也許永遠不會有這樣的決心,投身於我相信真正屬於我的領域。」寫作永遠是J·K·羅琳堅持解決問題的所在,也是真正屬於她自己的領域。

我曾告訴一個對拍片打死不退的學生:「別管國立、私立了, 填電影相關科系吧!進了這個領域,你就是王,因為以後沒有人會比你更專、更精。」他被視為聯考的失敗者,因為考上私立大學,但是他後來得了臺中市微電影首獎,拿了100萬獎金,還成為全臺第一個錄取世界排名第一、英國影劇學院導演組的學生。我也曾對一個分數上國立大學廣告系的學生說:「念這個系會浪費你的生命,因為這兩年觀察下來,在社團裡,你最怕問題、最不願動腦,甚至作品最少,你只是大考分數高,廣告系會是你的假性志願。」果不其然,這位學生大學順利畢業了,卻因缺乏核心能力,一直待業在家。

今世,志願不應再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廉價浪漫。志願是有邏輯的,師長不應再給孩子沒思辨、沒邏輯的志願。村上龍在《工作大未來—從十三歲開始迎向世界》中提到:「13歲是成人世界的入口,國中階段是孩子進入成年人的預備期,學校及父母若能激發學生對職業的關心與好奇,學生就會理解要投入不同職業需要不同的學習。」

然而在臺灣, 很少師長會認真地與13歲的學生談他的志願,師長常跳開耗時的職業試探,讓學生用「直覺」在作文課寫〈我的志願〉,或天馬行空地將「我的志願」丟進學校提供的「時光膠囊」。這樣的「時光膠囊」裝進去的,是錯過的學習時光。根據2016年清大對大一學生的普查發現,學生對所讀科系很滿意的只有一半;而2015年1111人力銀行調查發現,大學以上學歷的上班族有五成四自認學非所用。

一樣自認學非所用,有人憑著好的態度與原生家庭的支持,「迷路原為看花開」,生命急轉彎後,還能「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但更多閉著眼睛,跟著升學口號前進的部隊,待發覺深陷維谷時,前有「助學貸款」追兵,後無「富爸爸」補充糧秣,甚至已是「四十、五十而無聞焉」的尷尬中年,進而陷入「回首向來蕭瑟處」的惆悵與徬徨。在21世紀中產階級萎縮、好工作減少、階級幾乎停止流動的年代,能承受選擇「假性志願」巨大成本的年輕人,愈來愈少。

我常幻想,會不會在一場熱血的演講後,13歲的我衝到臺前,拿起麥克風,大聲說出:「我以後想當畫家。」然後那位講者會因為擁有足夠的素養,便對我說:「很棒喔!那表示你身上有創作的基因,創作會讓你快樂。你可以以創作為圓心,向外畫圓,在藝術、建築、寫作、電腦繪圖等相關的領域,參加社團、實習打工或做專題研究。遇到問題時,找到你堅持解決的所在,那將會是他人攻不進的疆界,也是你王冠的所在,只屬於你的,第一志願!」

書籍簡介__學習,玩真的



作者:蔡淇華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7年4月18日

蔡淇華

1966年生,淡江大學英文系、彰師大教研所畢業
曾任貿易公司專員、廣告公司文案、東海大學兼任講師
現任臺中市立惠文高中教師兼圖書館主任
 
曾獲時報廣告金像獎、民生報大專影評獎首獎、臺中市文學獎首獎、新北市文學獎首獎、臺中市詩人節新詩首獎、2014年師鐸獎、2016總統教育獎主題曲首獎
 
著有《寫作吧!你值得被看見》、《有種,請坐第一排》、《一萬小時的工程:隱形的天才》、《寫給年輕:野百合父親寫給太陽花女兒的40封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