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實永遠是最佳策略。但這不代表你要用很爛的方式表達。

在社會上打滾,不免會有隨俗說謊,做人虛偽的時候。這也讓多數人困擾於...說謊的程度該如何拿捏,是要說七分,三分,還是一分謊呢?其實最好連一分都別有。就算日子難混,你還是不應該提供對方虛假的資訊內容。為什麼?單純因為這在道德上是錯的?自己也可能被騙?

謊言的確都會對說謊者本身造成傷害,但卻是以很少人發現的方式:當你只思考如何說謊時,你就失去把實話說得更好的能力。好像越講越玄了,不如用點例子來說明。

因為做政治公關出身,我在某種程度上可算是「說謊專家」。如何讓政治人物撐過選舉期(選後大爆炸比較沒差),是非常困難的工作,因為幾乎每個政治人物都是一身的「包」,不是不爆,時候未到。

最常在爆與不爆之間走鋼索的,就是「陽光型」的政客,這種形象幾乎無一例外,全是假的。你看到的「陽光大哥」,通常沒多久就都成為「爆米花大哥」,爆緋聞、爆財務、爆貪污、爆不當言行,或是直接打爆家人的頭。

為這種事件擦屁股(又稱危機處理)久了,我悟出一個道理,就是你不想讓別人知道的事,人家本來也不見得會在意,但正是因為你不想讓別人知道,所以別人才會在意。這就是「騙」所產生出來的問題,你明擺著給人家看,人家還不想看。這也是為何「做自己」類型的政客越來越多,原本大家所設定的政治人物理想形象,也慢慢產生轉變。

這或許才比較接近「誠」的本意。我們一直是「誠實」兩字連用,「實」的意思慢慢蓋過了誠,好像科學的事實才是這種德行的根本支撐。但讓誠實具有道德意義,甚至成為「上策」的,是「真誠」的內的態度。

誠就是展現自我。「展現自我,不也可能有虛偽的成分嗎?」不,你只要思考展現自我這四個字,就會發現,若是真的展現自我,那就不會虛偽了;就算你的「自我」一直很虛偽,但「展現自我的虛偽」,和「以虛偽的方式展現自我」,明顯是兩回事。前者沒有攻擊性,反而是示弱,而後者存在濃濃的不友善意味。

展現自我也非什麼都攤給人看,你可以選擇某些部分不公開,像是可能傷害到他人,或是與他人相關卻未取得同意的部分(如性關係)。

誠實之所以是最佳策略,在於有效的展現自我後,就能取得更廣泛的信任與支持,讓當事人得以在人類合作體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困難之處在於,雖然人人都想追求真誠,但一用了某種表達技巧,就好像變得沒那麼真誠。

這想法也是有點太過執著。我個人的看法是,在大多數的狀況下,我們不會陷入需要說謊的處境,只要不開口,當然就不會說謊了。說謊主要是來自於逃避的心理,或是想走捷徑時的自我放縱。

像是客人怎麼試穿都不好看,店員心中想的是「這客人的身材比例不好,當然怎麼配都像笑話」,不過說出口的卻是:「這一套比起剛才看來更有精神哦!」「我想您個人第一時間的感受會最準哦。」

這種謊言若總是輕鬆出口,你就永遠不會有說真話的能力。那該怎麼辦,直接告訴客人是因為他腿太短嗎?其實「誠」有幾個思考方向可以參考。

第一,是大方承認自己的能力不足。像是表明自己不擅長搭配,只會幫忙整理和收錢。這類示弱的話很難說出口,但反而能讓對方覺得你「直白」的很有意思。

第二,是發掘對方真正的優點。一直想著對方腿短,當然就怎麼看都不對勁,但如果從「他是喜歡漂亮衣服的人」這類正面態度出發,或許就能找出解決的可能性。

第三,是將對方的需求視為自身的目標。如果你的目標只是「賣掉」,那任何的行動都不免顯得急切或虛偽,但若真心為顧客需求著想,就算最後仍沒做成生意,你們的交流仍是有價值的。

想想下面兩位碰到客人大量試吃的店員。一位是謊稱:「之前試吃過的客人都很喜歡,都帶了三包以上哦,現在一包兩百,三包特價五百哦。先生你這麼喜歡,要不要直接帶三包。」另一位則是說:「這一次吃那麼多會太鹹,請等一下,我幫你準備茶水。」作為旁觀者,哪一位會讓你在心中「打勾」呢?

不管是哪一種謊言,都只能讓你渡過眼前的小難關,卻可能製造出人生的大困境;而真誠在表面上看來會輸人一截,但少了這種功夫,總是很難逆轉人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