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週前,我們公司受邀去紐約出席一場由我們董事會成員舉辦的數位媒體創業研討會。結束後,我在搭午夜班機飛回台北前有幾個小時空窗時間,約了一位研究所老同學一起晚餐。

晚餐後他提議開車送我去機場,讓我驚訝的是,當我們走到停車場時,我發現他的車是一台有點老,至少10年以上的釷星(Saturn)休旅車。

對於許多熟悉汽車產業的人來說,現在已經越來越難在路上看到釷星的車了,不管是在國際上或是美國本土,不管是什麼型號都很難找到,因為最後一款釷星的車是在8年前生產,已經要回溯到2009年了。這個品牌在2010年正式停止販售,終止營運。

當我們上車並開往機場時,我朋友解釋: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我要開這台車,最簡單的原因是,小時候,我父母的家庭用車是一台釷星汽車,我對那台車有非常多很好的回憶,所以我對自己發誓,有天當我可以買自己的車時候,我絕對要買一台釷星。諷刺的是,當5年前我第一個小孩出生,我們終於需要一台車的時候,釷星已經停止營運了,我其實需要特別去找二手車,這樣我才有辦法買到一台釷星汽車。」

我念研究所的時候,釷星這個品牌剛宣布他們很快就會結束營運,那時候常常被當作是一個警告性故事,告訴我們當背後有一家大公司的包袱下,要打造新技術、創新和生存要注意哪些事情。

美國第一台釷星汽車在1990年代初期上市,非常大張旗鼓且很出風頭。那時候在美國汽車市場上,是日本車廠如Toyota和Honda在價格、油耗和可靠性上都非常成功的時候,尤其是在小型車部分,美國車品牌大幅度的失去市佔率。

釷星,代表著美國對於這些日本競爭對手的回應,特別打造來和他們競爭的,同樣有低油耗、簡潔設計,性價比高,和當時大多數美國車又大、耗油和笨重的形象截然不同。釷星的母公司通用汽車,甚至有許多口號像是:「讓日本人害怕的新車品牌」或「日本,小心了!」

為了做到這一切,這個新品牌必須要盡可能的獨立。為了釷星這個品牌,他們聘用了新的工作人員和領導人,打造新的工廠,和原有通用汽車既有品牌像是雪佛蘭、別克或凱迪拉克完全不同。在最初幾年,這是成功的,新車拿到正面評價,銷售一片光明。

但幾年後,母公司的問題開始出現。通用汽車內部有許多人對於這個小汽車公司獲得那麼多資源,並且如此獨立感到不高興,許多人認為從其他更重要的專案中拿走太多資源,慢慢地產生生氣和怨憤,最終在通用汽車中發展出不同派系,試著要破壞、打亂或控制釷星。

一步一步地,原先讓釷星如此與眾不同而可以和更小、更靈活和省油的日本車競爭的特質,就這樣年復一年的消失了。在10年內,工廠營運和其他通用汽車工廠合併,汽車設計開始跟其他品牌越來越類似,只是有個釷星的logo在上面。

2008年金融危機時,面對稀少的資源和金錢,通用汽車宣布他們想要專注在核心汽車品牌上,很快就要賣掉或結束掉釷星。在很多方面,讓這個品牌死亡的內部原因,跟糟糕外部市場環境帶來的影響是差不多的。

相信我們多數人在看不同的商業新聞或是財經頭條報導時,常常會質疑為什麼其他大公司不會快點去思考,或是快點去執行一些非常明顯的點子?

為什麼Tesla相比於其他舊汽車公司更有創造力和更快速?

為什麼Yahoo或微軟沒有打造出臉書、Snapchat或Twitter?

為什麼原本非常成功的雜誌或電視媒體企業,在轉換到數位內容或是行動載具上面的動作那麼慢?

這個釷星的案例在學校裡面非常知名,因為它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說明良善意圖常常因為沒有完全的獨立或因為不斷被干擾而失敗,有些時候甚至是來自於母公司的內部政治破壞造成。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大公司通常很難轉彎。

簡單地說,有太多內部利益、有資源的資深員工和面子之爭,最終導致派系鬥爭、怪罪其他專案失敗、爭奪控制權,或從母公司派遣資深管理人員去「觀察」等等。於是,讓這個新公司、團隊一開始非常特別的關鍵因素徹底消失。

這就是為什麼突然、快速和真正創新的新商業模式,常常來自於非常年輕的新創團隊而非大公司,而大公司們在之後試著要仿造這些新創公司,採用一樣的團隊設定和想法但沒有真正獨立,最終總是會失敗。

這也是為什麼一個只充滿強大企業,卻不鼓勵年輕人開始新點子和作法的社會和國家,在創新和改進部分常常是非常糟糕的。

許多創投和創業家都常重複同樣的故事:在一個大公司中有年輕人受到啟發後,產生一個很棒的創新點子。他帶去找他的老闆或是一路談到高階主管。他們會聽,然後搖頭,微笑說:

「這是個好主意,但因為底下100個(或1000個)內部政治或公司傳統原因,在這個公司包袱下是不可能做到的。

許多資深主管會說:為什麼我們要給一個獨立團隊資源,而這個團隊有天可能會搶走我們的資源,或是削弱我自己部門的業績營收?

如果你對你的想法很有熱情,如果你真的想要試試看,那個點子只能夠在一個大公司外面才會成功。你願意放棄在這邊的工作,全心專注在這個點子,把你的身家都投注其中嗎?」

就像人生中許多夢想和點子一樣,遲早,我們還是要面對並回答這個問題:

如果我們真的相信我們的想法,想要完全的獨立好獲得最大的成功機會,那我們敢不敢跳出去,勇敢的自己去嘗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