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別人不一樣,是不是就不配擁有幸福?

在15年前,國小畢業的我,在畢業典禮完,班上同學來家裡玩,大家圍在一起輪流聊起班上喜歡的人,第一個講完,換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我突然在心裡驚覺,「為什麼大家喜歡的都是和自己不一樣性別的人。」

那一刻讓我開始知道,自己和別人不一樣。

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和別人不一樣,也擔心我會不會是生病了,所以開始找答案,我想弄懂我到底怎麼了,在網路剛萌芽,還很不發達的年代,我搜尋了關鍵字:「女生喜歡女生。」開始探索。我在圖書館裡,兩性分類的那個書櫃前,徘徊很久,行為偷偷摸摸,只因為怕被同學看到,以為我在看色色的書。

爭取平權的路上,總是被燃起後又被澆熄,然後又被燃起,又再度被澆熄,面對這種循環輪迴,我總覺得爭取婚姻平權不敢想像,這條路上,好似永遠都看不到終點。

婚姻平權的夢,逐漸在眼前清晰可見

「我們好像快要可以結婚了!」

「你明天會去立法院青島東嗎?」

「天啊!就是明天,好緊張睡不著。」

來自不同群組的LINE對話框,在螢幕前此起彼落的跳出來。從大法官釋憲結果出爐的前一天晚上,身邊的朋友,大家屏息以待,很多人緊張得睡不著覺。

這只是為了一件很簡單,卻也很不簡單的事:「結婚。」

大法官釋憲當下,我正在上班,無法到立法院現場支持,但也坐立不安的等在辦公桌前,邊工作邊戴上耳機,電腦背景開著直播默默的、謹慎的聽著。

這幾年,不管是任何立法院的程序,像是立草案、審查法案,又或是辦過好幾場的公聽會,面對每個過程或階段性的結果,同志朋友總是小心翼翼的期待等候,深怕一個不小心希望泡泡就被戳破。但是,每每的關鍵點,總是知道結果後,期待再度落空,好像白忙了一場,卻什麼都沒改變。有好多次,在電腦視窗前的我,灰心的哭了,覺得幸福好難。

而身邊一些原本相處友善的同學,看到我發表支持同志PO文後,因為虔誠信仰,常收到他們私下傳來訊息,從他們的口中,聽到自己的存在,是不堪的、是被否定的、是不被祝福的,也幾次在訊息對話框前,激動的氣哭了。又更別說看到網路上鋪天蓋地,抹黑同志各種難聽、莫名說詞的無力感。

大多數的時候,內心充滿著無奈,總是問著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我是同志,也不是一開始就會關注同志議題

我從以前是個有戀愛談就好的人,對自己的權益漠不關心,「關起門來談著自己的小戀愛,不曾走上街頭。」某天和Apple聊天,好奇問她為什麼會去台灣同志諮詢熱線當義工,我印象很深刻她跟我分享,「她去做義工,看到熱線進入學校講100多場的『認識同志』。有大多數的小同志,都是在學生的時候,發現自己跟大多數的人不同,如果能讓他在那時候看見這世界的寬闊,能避免多少獨自在角落的灰暗與摸索,讓他們知道自己不孤單,是多麼重要的事情。」

我聽完想起那段,躲在圖書館前鬼祟摸索「自己是誰」的日子,不想要看到再一個年幼的自己,對著追求幸福失去信心,也因為這個緣份,我很菜的開始關心每一次的同志運動,在身邊朋友誤解時,為婚姻平權發聲。

婚姻平權的終點,逐漸在眼前清晰可見

那個曾經覺得沒有終點的婚姻平權,現在,終點就近在眼前。

感謝一路上,發起同志運動的前輩們,曾經在對抗反對方最激烈時,Apple寫下這麼一段話:「那些未曾見面過的前輩們,花了畢生努力才爭取到至今,我們能獲得的一點尊重。一個人的一生,在歷史長河中多麼渺小短暫,而我有幸能在這個時代,或許能目堵多少光陰血淚所要爭取的那一刻。當明白了自己所處的時代位置時,就沒辦法捂著耳朵假裝沒聽見那些人,是怎麼踐踏你的人權與人生,就沒辦法不站出來戰鬥。」

這是台灣,也是亞洲婚姻平權歷史上,一個新里程碑。在大法官解釋違憲後,FB上一片欣喜之氣:「終於!妳/你們紅包都準備好!」此時此刻,在同志心裡,追求幸福好像開始沒有這麼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