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有時不過是弱者的擋箭牌

什麼時候,善良變成了不用講道理的擋箭牌?做一個善良的人,比做一個講道理的人輕鬆。

雖然世上很多人都有自私的一面,但我發現身邊很多人,完全不問事情的起緣,就自顧自地站在看起來比較弱勢的那一方,動不動就標榜善良,然後給別人套上「你應該善良一點」的枷鎖。

下面的場景,或許很多人都聽說過,甚至親身經歷過。

你買東西的時候一個年長的人插隊,當你和他理論,身邊就有正義哥站出來說,做人不要太斤斤計較,又沒什麼,讓他一下不就好了。你的工作夥伴事情沒做到位,給你帶來很大的困擾,當你因此發飆的時候,她流淚飛奔出去。那麼,不用半天,你嘴不饒人、把人活活罵哭的名聲可能就傳遍了全公司,然後有一群正義姐會來告訴你,都是同事,你應該大器一點。

「他都那麼可憐了,你就不能善良一點?」

「我已經給你賠笑臉了,你還想怎麼樣?」

真奇怪,什麼時候善良,變成了不用講道理的擋箭牌?

當年我讀大學的時候,曾經與人一起合租。合租的那位算是富家女,據說上大學之前都是住在家裡,連垃圾都沒有倒過。所以從合租的第一天開始,她不打掃房間,不叫瓦斯、不付水電費、不洗碗,更不用說刷馬桶,簡直就像住旅館一樣,她是一位傲驕的公主,而我就是她的服務生。

後來我生病了,在床上躺了一週,她就讓垃圾在家裡堆了一個禮拜。我實在忍無可忍了,爬起來把屋子打掃了一遍,扔掉了所有的垃圾,把堆在水槽裡的碗盤全洗了。結果她帶了外賣回來,吃完之後,照樣杯筷碗盤全堆在水槽裡。

我一下子怒火中燒,發了飆。結果她四處跟人說,我多麼不近人情,她那麼可憐,長這麼大第一次離開爸爸媽媽,本來就什麼都不會,而我從小就獨立生活,什麼都會,卻不肯對她包容一些。於是有同學來勸我:「你應該寬容一點、善良一點。」我哭笑不得。你可以想像,我除了無語,還能解釋什麼?

後來我出了社會工作,我發現這樣的事情越來越多。有些人,根本就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只要站在可憐的那一邊就好了,多麼簡單!我想,他們之所以標榜善良又給別人套上善良的枷鎖,因為做一個善良的人,比做一個講道理的人輕鬆。

我有個好朋友,談戀愛的時候男友劈腿。幾年之後,前男友和新歡結了婚,似乎過得不幸福,而且還不幸得了病。反正結果就是他來找我的朋友借錢,說是要救命用的。

我朋友不假思索就拒絕他了。然後,也有人跑來勸她:「你應該善良一點,無論以前發生過什麼,現在畢竟是救一條命。」

跟我說起這件事的時候,朋友敲著桌子大罵起來。我知道她為什麼要罵。那年,因為他劈腿,兩個人分手,萬念俱灰之下她自殺了,還好家人及時發現,送她進醫院搶救了回來。她自己這條命,也是命!

現在互聯網發達,看得多了,你自然也就明白了。那些新聞評論裡總有人說:「如果有錢,誰會去搶劫呢?」其實這些見別人被搶劫、被欺騙、被背叛、被壓榨,號稱仍舊應該寬容的人,當自己利益被觸犯的時候,往往是最跳腳的那些人。

他們希望這世界上越來越多的人不懂得據理力爭,這樣等他們想要不講道理的時候就沒人反抗了。有些人覺得反正被傷害的又不是他們,正好可以借機宣揚一下,自己有多麼深思熟慮和心懷慈悲。

無知即惡。這世上有些東西,起因比結果重要,但有些事情,真的是結果永遠重要大於原因。比如,傷害他人;比如,侵占他人的利益。

想通了這個道理以後,我就選擇不要將自己的善良送給不講道理的弱者做擋箭牌了。

我不再想聽誰說,他是無心之失,他是好心,他只是不知道、不懂,所以我們就應該理解他、原諒他、善意地對待他。

我只要做一個講道理的明白人,我只在意真正的善或者真相。我不想順從某個人的勸說,然後沒有原則地從眾而行,做那個既委曲自己,又縱容「弱即是有理」的人。世上最可笑的,莫過於真正負責任且善良的人,居然因為所謂的善良之名而寸步難行。

書籍簡介_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



作者:慕顏歌
出版社:采實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4月27日


慕顏歌

一個選擇擁抱世間溫暖的心理諮詢師,一個行走在文字世界裡的靈動舞者,感情細膩、喜歡思考、長期致力於心理研究,著述和譯作頗多。

作品包括:
《讓未來的你,感謝現在拚命的自己》
《這一生為自己而活》
《人生有多殘酷,你就該有多堅強》
《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