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怎麼昨天妳沒來跟我們一起唱歌?」一進會議室,雅雅滿臉笑容,劈頭就問。「啊,我有一份跟超商進貨的報價和宣傳提案書沒有寫完….我在加班趕工啦!」小菲抬起頭,趕緊回答。認為自己適應力很強的小菲,從外商公司轉到這個本土企業,其實一直都有適應的問題。

小菲在大學織品服裝系畢業後,到美國紐約拿了MBA學位。在美國工作3年,因為爸媽年邁,經過深思決定還是回台灣定居。小菲回到台灣之後,在法商化妝品公司擔任企劃經理。

以工作績效為導向的這家外商公司,非常看重員工的實質工作表現。每年兩次績效考核,外加一次360度員工評量,若是績優員工有機會到巴黎參加為期一個星期的特訓。總公司的主管也會一年一度到台灣來進行員工會談,規劃每個成員的IDP(individual development prorgram員工發展計畫),甚至有計畫地轉調到其他國家。

這是小菲夢想中的工作天堂。大家都很目標導向,有事情開會直接討論,會議產值高,事前的資料準備也讓所有發言相當聚焦。因為是「責任制」,上班不打卡,同事們也甘願地加班,「把事情做得又快又好!」是這家外商的工作哲學,小菲相當認同且喜歡。

體重從回台的46公斤,飆升到63公斤。每天都在電腦前吃早、午餐,吃飯感覺是件浪費時間的事,愈省事愈好,況且,工作催人,讓人很難安心好好吃一頓。

身為「高績效員工」,她為了拚每年去一趟巴黎的機會,自我的目標、時間管理,決不放鬆,15年內從專員升到經理。每次跨部門開會一定發email促成高出席率,最恨開會「議而不決,決而不行」,因此會後的會議記錄、進度報告等,絕沒一樣少的couldn’t be better是國外對小菲的最高評價。

完美的小菲,在公司一次例行健康檢查中,發現罹患第一期大腸癌。長期壓力、外食的結果,身體發出警訊,35歲的她剛結婚,在老公眉頭深鎖的憂鬱眼神中,小菲決定徹底改變。因此,辭掉了外商工作,洗盡鉛華,到一家本土品牌面膜公司上班。

沒有華麗的辦公室,沒有隔板的辦公桌,小菲才上班第三天,就覺得自己講電話聲音太大,好像吵到隔壁桌的同事,在不好意思之餘,總覺得少了一點私密性,怪不習慣的。

星期一的週會,總經理把小菲第一次介紹給大家。並且很直白地說出對小菲的期許:「小菲之前在外商工作做得很好,我們用高薪把她挖來!」小菲聽到這裡,心沉了一下。「你們要學學人家,人家外商來的,工作速度快又積極,說什麼就做到什麼,你們要多學習!今年面膜可是要打進中國東北市場的。趕快趁著夏天,把這個市場開拓出去,難道,你們要東北人冬天敷面膜嗎?」

零售市場是一個產品生命週期短,促銷頻繁,勞力密集的產業。正確且快速的溝通,確認上游製造商的出貨,下游零售商的進貨和促銷無誤是關鍵。由於直接接觸消費者,因此產品使用疑問的解答,換貨的速度和正確性,是身為行銷人操盤的關鍵。

其中,速度更是命脈。但,市場的速度感,到了這家本土企業似乎完全被稀釋掉了。

每天早上9點準時打卡上班後,同事相約出去吃早餐。9點多回到公司,11:30就開始問大家中午要吃什麼。吃完中餐回來約12:40,接著辦公室燈會關掉,大家開始睡個午覺。下午1:00打鐘後,刷個牙醒個腦,真正開始工作大概是2點。難得的開個會,聊天時間大概會花半小時以上,然後圍著主題隨意提個想法,確定自己有貢獻之後,就開始滑手機或打電腦。小菲,上班一個月來,神經緊繃,覺得自己一事無成。事實上也的確,光和藥妝店的換約,就拖了兩個禮拜。

又是星期一早上週會時間,這次換小菲報告中國東北市場的拓點計畫。小菲事前發了會議通知,以及她報告內容的PPT。10點的會,10:20大家才到,隔一分鐘總經理出現後,才好不容易把人找齊。

小菲抓緊時機,開始用PPT報告內容。包括預估的市場胃納量、生產個數等洋洋灑灑30頁圖表。簡報的最後,小菲提高音調下個結論:「由於估算成本過高,因此,我建議透過代理的方式進東北市場。我們貿然直營殺進,失敗機率很高!」這個重磅級結論,把包括總經理在內的同事都嚇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