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ard創業初期,辦公室是在六張犁的一個小巷裡,說是辦公室,也只是團隊成員的租屋處,在一張不到兩坪的白色桌子,擠了8個大男孩,用電腦時,手不能張太開,否則會碰到其他人。

因為窮學生沒什麼錢,我一個月可支用的現金大部分都花在負擔主機費用,當時團隊成員都沒有支薪,幸好大家都對Dcard很有熱情,只有中午會請大家吃我騎YouBike去拿的pizza hut買大送大披薩,就這樣吃了一年多。

除了我之外,團隊成員都是工程師、設計師,但大家平常都有自己的事情,只有每週六會聚在一起,可以投入比較多時間開發與設計,但大家都是最優秀的。

Dcard在這樣的開發速度下,依然找到自己的出路,粉絲團在沒有任何預算的情況下,以每週增加一萬粉絲的速度成長,大家開始在臉書上不斷看到Dcard的文章,帶來了不少流量,也讓不少人開始注意到Dcard,進而認識並註冊,讓會員數也以驚人的速度成長。

Dcard在一個資源非常匱乏的情況下成長起來。以前沒資源,每一分錢都希望用在它身上,只要能多活一天,我就多一天可以為Dcard籌謀,找到讓它存活下來的方法。

後來公司人數漸多,因為手上資金已經較為充裕,Dcard開始尋覓新的辦公室。當初在打造辦公室的時候,我們有許多堅持:

1.天花板要挑高,太低的屋頂會阻礙在裡面工作人的靈感。

2.椅子要最好的,一張一萬多也沒關係,大家要坐一整天,有一張好坐的椅子非常重要。

3.休閒區有美式雙門大冰箱,無限量零食飲料,膠囊咖啡機,堅持午後紅茶等級的飲食標準。

4.另外休息區也佈置得像是咖啡廳,希望不要讓大家覺得像在辦公室。

如果有個地方能讓你忘記是在上班,讓你永遠不會肚子餓,像置身在IKEA,希望大家可以馬上想到一個,那就是Dcard辦公室。

但換個美麗的辦公室後,Dcard依然還是大幅成長。Dcard過去是各大專院校連署達千人以上,才會開放他們學校可以使用。過去幾年內,累積上百間未開放的學校,我們一一開放,會員人數也迅速成長。

許多前輩常說:「舒服的環境,會讓大家養成鬆散混日子的風氣。」

不是說前輩們錯,但是他們真的不懂現在年輕人在想什麼。現在許多年輕人選擇offer,辦公環境確實會是他們的選擇因素之一。他們是怎麼想的?因為每天要在那裡度過除了回家睡覺以外的光陰,面對這樣想的員工,你說辦公室能不好好用心設計嗎?

但如果你問我有一間漂亮的辦公室,真的有這麼重要嗎?老實說,我自己是真的沒這麼在意,但我不在意,不代表其他人不在意,Dcard是我青春時期最重要的一個決定,我們一起踏進殘酷的創業世界,但是其他人呢?他們沒有一起走過那段日子,他們是無法理解的,他們只是過客,而我願意陪Dcard到最後一刻。

所以我們不能一廂情願要求他們跟我們一起受苦。但新創有錢就一定要換個漂亮舒服的辦公室嗎?

其實就是兩個思路,沒有一定對錯。

一是,找到一群願意跟你一起吃苦的夥伴,你就當個慣老闆,把每一分錢都用在公司身上,讓公司可以盡量活得很久,你也有越多時間可以殫心竭慮為公司找到生路。或是打造一個很舒服、漂亮的辦公室,可以讓你較容易找到好的人才,聚集一群優秀的人跟著公司一起快速成長。

這兩種思路Dcard都使用過,前者沒資源對未來抱持著戰戰兢兢的態度,後者則多了一些自信,即使錢會燒得比較快,沒關係,有資源可以打造好的辦公室,聚集了一群最優秀的人,一定可以在錢燒光之前,找到那條通往成功的道路。

如果這座島上真的有個詛咒,給員工一個舒服美麗的辦公空間,公司就會命運似的死掉,我希望是Dcard來打破這個魔咒。

※本文作者簡勤佑為Dcard創辦人,本文不代表公司立場發言,也不代表公司最新狀況。

※延伸閱讀:投資人的幾千幾百萬,憑空燒光...拜訪兩間新創公司,辦公室的差別決定了失敗的命運

※編按:「Op-ed文」指opposite the editorial page,由非媒體的外部寫手或名人,對時事或曾刊登文章進行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