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原,台灣仁本服務集團創辦人暨執行長,1969年生於台北,中學肄業後即一頭栽入殯儀業打拚。年輕時曾被搶生意的同業圍毆、車子被開十多槍、員工嚇到跑光光,但這反而讓他更加拚命。為人海派,五湖四海皆朋友,做事堅持正當賺,憑著一身憨膽和想賺錢的細胞,28歲即創辦「忠誠禮儀公司」,並在萬芳醫院首創五星級往生室,引領殯儀市場革命。

2003年成立「台灣仁本」後,成功策畫台灣首富追思會、知名藝人告別式、重大事故公祭場等備受注目的喪禮,一舉躍升媒體關注的話題焦點。「台灣仁本」堅持不買廣告打知名度,而是以創意來服務客戶、行銷品牌,2012年已躋身國內殯儀通路規模前大三業者,更是成功跨足對岸殯儀市場的第一人。

遭同業圍毆、車子被開十多槍、員工嚇到跑光光...台灣殯儀霸主:比起怕鬼,我更怕失敗
獲台塑集團青睞,承辦創辦人王永在先生的告別式。(圖片提供:圓神出版社)

因為阿爸工作的關係,我從小跟著他四處跑,宴客流水席通常不外乎:婚、喪這兩種。婚禮籌備這方面,能賺的行業不是我做得起,婚紗、新娘化妝這類的工作離我太遙遠了。

於是,我可能會稍微熟悉的,應該是「喪」這方面的服務。這世上有兩件事絕對不會消失:一是一定有人結婚,二是一定有人死亡。我做不了結婚的生意,那我就改做死人的生意。

比起怕鬼,我更怕失敗

遭同業圍毆、車子被開十多槍、員工嚇到跑光光...台灣殯儀霸主:比起怕鬼,我更怕失敗
(圖片提供:圓神出版社)

踏入這一行,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轉變,其中最需要調適的,是待在這一行的自卑感。每天在殯儀館出入扛花圈,都很怕別人看到,因為臉皮薄,我就更想翻轉這一行的形象,改變台灣社會對這一行的有色眼光。在日本,這一行叫「送行者」;在台灣卻被貶得很低,是一種不潔的行業。可是,細想這種刻板印象,很大一部分是來自人對死亡的恐懼。

很多同業喜歡上電視節目,大談這一行的鬼怪靈異經驗。老實說,我做這麼久,從來沒遇過靈異事件,我也無所禁忌。我認為,人只要心存善念,必有好事發生。

比如,人人忌諱七月,我結婚和搬家等人生大事都在七月進行。因為這一行一年四季都忙,只有七月,連死人也不出殯了,我們才有難得的喘息時間。

我為什麼不喜歡上電視談鬼怪經驗?因為大眾對這一行的刻板印象常常就來自這些鬼神傳說,到電視上再講這些鬼怪故事,只是更加深一般大眾對這個行業的恐懼。再者,我不喜歡說謊,我真的沒遇過任何靈異事件,要我上電視編造,我也真的是辦不到。

做這一行的,為了工作在太平間過夜是稀鬆平常的事,我睡了這麼久的太平間,沒見過任何鬼怪。

不過,你問我會不會怕?剛開始一定會怕,那是對未知事物的恐懼,就像轉換工作到一個未知的領域時,那種恐懼是類似的。我是一個膽小的人,但為了工作,太平間多睡幾回,也就不知道害怕是什麼了。

如果要說,比起怕鬼,我更害怕失敗。所以,我能克服各種恐懼待在這個行業裡,任何負面的事,我都讓它轉化成正面的力量。好比,我愛面子,怕別人看不起這個行業,那我就致力讓這個行業讓人看得起。

打造五星級太平間

生死之事,除了警察局之外,另一個最常發生的地點是醫院。意外事故身亡的人畢竟還是少數,大部分的往生者都是在醫院走完最後一程。在都會區裡,很多人在醫院過世後,直接在醫院太平間或是殯儀館辦告別式。

我的第一間醫院合約是台北醫學院附設醫院,可是,我只有國中畢業,讀報紙還常常遇到不認識的字,我一個人要擬合約,根本沒有頭緒,最後我拿著一張上面只有十行字,都是自己想到的幾句話,就要拿去跟人簽約。

當時,醫院有個資深的行政大哥,看到我擬的合約,知道我書讀得不多,便一字一句教我要怎麼寫、寫什麼,還交代要用電腦打字,他唸一句,我就抄一句。直到現在,我還是非常感謝他當時的幫忙,那一刻,我第一次感受到,原來讀書是這麼重要。

拿到第一個醫院合約之後,生意並沒有一帆風順。第一個問題是,病人就算是醫院往生,消費者都非常理性,你的服務不夠好,他們還是會把喪禮服務給別的公司做。

因為不知道何時醫院有病人往生,所以我常常二十四小時守在太平間,或是睡在太平間外面的走廊。當年的太平間燈光昏暗,也沒有人固定打掃,常撲鼻而來就是濃濃的霉味,有時候有人抽菸,就是混雜屍臭的菸味,給一般人的印象非常不好。

我從小愛乾淨,沒案子的時候就會動手清掃太平間。我的太太當時已經在公司幫忙了,她看我在掃太平間,靈機一動:「為什麼我們不把太平間改頭換面,扭轉外人的刻板印象呢?」

我得到靈感,發想做一個「五星級太平間」,把飯店裝潢、經營管理的那一套移植到殯儀服務上。

那時候,公司標到台北萬芳醫院的太平間,開始在萬芳醫院打造一個「五星級太平間」。我們把慘白的日光燈換上了溫暖的光源,把沒有感情的輕鋼架天花板裝上了布幔,斑駁的牆面重新粉刷,貼上壁紙,點薰香,裝置排氣設備,整個太平間看起來就像大飯店的櫃檯。

這樣的裝潢足足花了五、六百萬,下這個決定時,我們也很不安。全台灣沒有業者做這樣的事,沒有前例可循,這五、六百萬對我們當時的小公司來講,已經是一大筆錢,很可能投下去,就一去無回了。

做這個改變,業界也不看好,很多人冷眼旁觀,認為一定會失敗。沒想到,五星級太平間推出之後,收到極大的迴響,媒體報導之後,很多生意主動找上門來,還有大學老師帶隊組團來考察參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