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pper,導師說你上課時把女學生嚇哭了。」

「這是英語會話課,但全班都不講話,所以我才拍了一下學生的桌子。」

「然後桌子就裂了。」我拿起導師給我的碎木片,看著跟藍波一樣大隻的外師:「但是,Chopper,需要這麼用力嗎?」

「Vincent,你不需要對我大聲。」(You don’t need to yell at me.)

「抱歉,我無惡意,我只不過想跟你討論這個工作是否適合你。」(I didn’t mean it. I just want to discuss with you whether this work suits you.)

「我不想跟你討論這些,是你的學生有問題,不是我有問題。」

「Chopper,如果你不想討論這些,我必須很遺憾地跟你說,今天是你在這個學校上班的最後一天。」

「搞什麼鬼,Vincent,你會後悔的!」 (What the hell? Vincent, you’ll regret it.)

2000年,我在台中太平一所新設高中,與外師的一場「討論」,卻帶給我驚悚的死亡威脅。

和Chopper「討論」後的第二天清早,校長和教務主任都在桌上看到一封咒罵我的英文信,想當然爾,是Chopper寫的。但弔詭的是,校長室和教務處的門窗均上鎖,Chopper到底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覺,將信件放進去?

趕快打電話詢問曾經聘用Chopper的補習班,電話那一頭,班主任冷冷地回答:「你知道他以前是美軍的特種部隊嗎?他取名叫Chopper,就因為他用一把軍刀,就幹掉了許多敵軍……」(chopper有剁肉手、切肉大刀之義。)

我那幾天如驚弓之鳥,連走路都得東張西望,害怕Chopper正拿著大刀,躲在某個暗處,等著伏擊我。這段記憶原本已被時光之河沖刷的杳無痕跡,但上週好友《親子天下 》總編陳雅慧和我分享一段文字時,那段不愉快的「討論」,又浮出記憶的水面。

那是管理學大師彼得.聖吉的巨著,《第五項修練》中的文字:「英文的討論(discussion)、碰擊(percussion)、與(腦)震盪(concussion)有相同的字根。」

到底是什麼字根呢?查了好幾本字典與辭源資料,才發覺他們都來自cuss,有shake震動、strike打擊、與conflict衝突之意。Cuss源自拉丁文cutere,discuss的古字discutere意謂dash to pieces,是「撞擊到粉身碎骨」之意,天哪!這樣的「討論」也太激烈了吧!

莎士比亞是第一個將dash to pieces用在文學作品中的作家。莎士比亞在生命裡最後一部「傳奇劇」《暴風雨》(The Tempest)第一幕第二景中,讓米蘭達公主說出這個句子:

“A brave vessel, who had, no doubt, some noble creature in her, dash'd all to pieces.”(一艘搭載貴族的勇敢船隻,無疑地,將撞得粉身碎骨。)

這艘船中,坐著米蘭達的叔叔安東尼奧。當年米蘭達的父親普洛斯彼羅因沉迷法術,荒廢國政,把王國轉交給弟弟安東尼奧代管。沒想到安東尼奧與那不勒斯王聯合起來篡位,然後流放普洛斯彼羅和年幼女米蘭達於大海上,最後父女兩人漂流至荒島。

12年後,普洛斯彼羅習成魔法,而當年不忠的弟弟和那不勒斯王,正往荒島駛來,於是他掀起一場猛烈的暴風雨,讓船上一干人飽受身心的折磨。普洛斯彼羅原可彈指間,讓一生念茲在茲的仇人淪為波臣,但他表現出高貴的自制力,本意不在傷人,只想讓安東尼奧後悔當年之錯。

12年魂牽夢縈的復仇即將如願,為何最後卻重重舉起,輕輕放下?這可能跟莎士比亞晚年的心境契合,莎翁晚年作品常以和解與寬恕面對「衝突」的錯誤,表達自己人文主義的信念,因此《暴風雨》常被人們稱為莎士比亞「詩的遺囑」。

人類因為歧見,必須透過不斷「討論」彼此的利益「衝突」。而這種「討論」,若缺乏高貴的自制力,真的會將人類推到「粉身碎骨」的境地。

例如卡爾·馬克思和恩格斯提出的衝突理論(Conflict theories),在二十世紀被不當應用之後,造成人類最恐怖的鬥爭與死亡。但L.A.科塞在1956年出版的《社會衝突的功能》中,反對衝突只具有破壞作用。他認為比較靈活的社會結構容易出現衝突,僵硬的社會結構會壓制衝突。科塞認為衝突是社會變遷中「改良性的局部社會調整」,而非社會革命。因此一個成熟的社會,一定要有處理衝突的知能,以便對社會產生穩定的積極作用。

但這「處理衝突的知能」說來簡單,很少人能做到。我們最常看到的是,許多同仁在「激烈的討論後」,將對方視如寇讎,甚至老死不相往來。

是的,討論(discussion)、碰擊(percussion)、與(腦)震盪(concussion)都有「衝突」的基因,所有的「討論」都可能把我們帶向一場可能滅頂的暴風雨,但別忘了,當我們彼此手中都握有毀滅對方的法術時,我們可以學習普洛斯彼羅,最後棄絕魔法,回到人類的理性與智慧,回到初見對方時的單純與善良。

就像米蘭達公主的眼中,初見之人莫不美好,當她初見叔叔安東尼奧一行人時,美麗的靈魂引導她說出:「他們居住的地方,必然是個美麗世界啊!」十九世紀的小說家赫胥黎,就引用了米蘭達口中的「美麗新世界」做為他的小說書名。

在21世紀伊始,全球化讓世界階級對立更加激烈,階級間的「討論」幾無交集,好事者咸稱另一場慘烈的「階級衝突」已勢不可免。在未來的衝突中,人類有可能做到莎翁《暴風雨》中「詩的遺囑」嗎?

『我們不要把歷史的不幸重壓在我們的記憶上。』

Let us not burden our remembrances with a heaviness that's gone.

我不知道。但唯一知道的是,人類仍將不斷的駛入激烈討論的暴風雨中,我們是否能夠在安全生還,而不被人類仇恨的魔法擊碎,端看我們是否願用普洛斯彼羅的寬恕,或是與米蘭達公主的善良,去看見仇恨背面才存在的-「美麗新世界」!

Cuss的衍生字:

discuss v. 討論
discussion n. 討論
discussant n.討論者
discussable adj. 可討論的
discussible adj. 可討論的
undiscussable adj. 不可討論的
concuss v.腦震盪;強烈震動
concussion n. 腦震盪;強烈震動
percuss v. 叩診 敲打
percussion n. 敲打;打擊;(樂隊的)打擊樂器組
repercussion n. 反應;回聲;後果